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二百二十五/老奸臣的搗亂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不知不覺間,幾天又過去,大年初八了。

    天氣相當好,陽光明媚,曬在身上暖洋洋的,很舒適!

    方天吃完早餐,在大院內閑庭散步。

    陳善美的健康已經完全好了,也不用再去療養院。

    此時,她手拿著花灑,正在澆花。

    方天走過去,看著陳善美笑道:“丈母娘,這些讓傭人打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陳善美笑了笑,道:“不一樣,自己培養出來的更有滿足感。每天對著花花草草我挺開心的。”

    方天點點頭,突然想起什么,問道:“對了,過年這段時間,趙永海有沒有打電話給你?”

    當初,方天把他清除出公司之后,他去過療養院找陳善美的,他可不是為了探望病人,目的是為了爭取回去集團。

    當時陳善美病危,他求情沒有成功,可現在她已經好了,他絕對不會罷休的。

    陳善美想了想,笑道:“說起來奇怪,過年有很多電話打來,但還真沒有他的電話。”

    呃?趙永海真的放棄了,不像他的性格啊?方天突然想到了什么,問道::“這段時間,玉顏有用過你的電話嗎?”

    陳善美回想了一下,說道:“大年三十她用過我的電話。”

    方天笑了,玉顏早有預料了,估計把趙永海的電話列為騷擾電話了。

    “干嗎這么問?”陳善美不解問道。

    方天本想隨便糊弄過去的,但想想清除集團元老這么大的事情,她一定要知道的。

    隨即,方天臉色嚴肅道:“過年前我擔任臨時總裁,把趙永海開除了!”

    陳善美驚訝,手中的花灑差點掉下來,語氣急促道:“他可是集團的元老,你怎么可以這樣做?”

    方天沒想到她的反應會這么大,正要開口解釋。

    陳善美一笑,道:“做得好!”

    女人的變臉比翻書還要快啊!方天說道:“董事長,我還沒有解釋呢?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釋。無論是對還是錯,我都支持你。”陳善美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讓我說什么好呢?“方天哈哈一笑。丈母娘真是好到沒話說啊!

    “我很了解你,你要清除他,肯定有你的道理。”陳善美說道。

    方天點頭,鞠了個躬,笑道:“謝謝董事長的信任!”

    “什么董事長,現在我只是園丁!”金夫人輕笑,拿起花灑繼續澆花。

    “那剛才你為什么這么緊張?”方天想起之前她的反應問道。

    金夫人看著方天,說道:“我是緊張你,肯定受了不少壓力吧?”

    方天心里感動,最理解我的還是她,有這么一個人堅信維護自己,還能說什么呢?

    年初八,大多數的企業已經開工了。

    千金集團這樣的跨國企業,春節照樣正常運轉,早已經忙碌不停。

    好久沒來公司,方天抽了抽鼻子,辦公室充滿了紙張墨水的味道。嗯,當然還有辦公室OL的香水味。

    自從把那幫老頑固清除出去以后,整個公司的運轉速度加快了,變得更有活力了!

    此時,方天正悠閑地坐在辦公室,喝著咖啡。

    今天回來可不是為了上班,而是答應了玉顏,跟她說說公司成立的事情。

    螞蟻窩工作室要升級,這需要很大的資金。

    看看時間,方天將最后一口咖啡喝完,放下杯子站起身,向著總裁辦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越是不想見到誰,就見到誰,方天走出去不遠,一個中年男人迎面走來。

    他一看見方天,臉上就充滿了怒火!他是趙永海。

    他回來公司,方天一點都不奇怪,只是他是怎么進來的?

    趙永海停下腳步,

    雙眼冒火,咬著牙道:“金家女婿,新,年,好啊!”

    “國泰民安,都好都好!”方天語氣淡淡道。

    普普通通的新年祝福與,可是,聽在趙永海耳里就是諷刺了!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打傷我兒子。”趙永海緊握拳頭,臉色充滿了憤怒。

    說起這個,方天不由想起趙海云被打腫的兩邊臉。“你怎么不問問你兒子干了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事?不就是有點小摩擦?”趙永海因為憤怒,聲音顫抖道。

    方天一聲冷笑:“小摩擦?叫來幾十號人過來打架,那也叫小摩擦?”

    兒子可不是這么說的,趙永海愣了愣,絲毫不覺得不妥道:“那又怎么樣?你就是該打!”

    長這么大,兒子從來沒有被人打過,只有他欺負人,沒有被人欺負的,可萬萬沒想到竟然被方天給打了。趙永海感覺憤怒無比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樣?你兒子就是該打!”方天將他說的話,UU看書 .uukanshu.com 還了回去。

    趙永海徹底憤怒了,被清理出集團已經夠郁悶的了,再加上兒子被打,心中滿腔怒火。伸出手就要抓住方天的衣領,狠狠給他打上一拳。

    方天側身躲開,趙永海抓了個空。

    方天躲過一招后,趙永海一拳頭打過去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著他一把年紀,方天真想給他的腦袋重重一擊,抓住他的拳頭:“你是怎么進來的,需要我叫保安嗎?”

    聞言,趙永海愣了愣,怒道:“我是集團元老,集團的二號人物,我想來便來。”

    方天一笑,道:“這是以前,你現在已經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趙永海哼了一聲,道:“當年我為集團打天下的時候,你還穿著開襠褲玩泥巴。你沒資格開除我。”

    整天說以前,也不看看現在干了多少亂七八糟的事情。方天不留情面道:“辭退書已經生效。集團跟你沒有半點關系,離開,不然當作擅闖公司處理!”

    聞言,趙永海差點一口鮮血吐出來!

    趙永海一聲感慨,道:“萬萬沒想到我一世英名會……”

    方天打斷他:“你不英明,別污辱這個詞。”

    趙永海那個郁悶死啊,都要走了,感嘆一下都不行嗎?

    趙永海哼了一聲,轉身離去。待會兒金玉顏會在廣場開一個集團大會。到時候,以集團元老的身份過去搗亂一番。

    趙永海奸笑著心想,到時候金玉顏毀在臺上演講,然后沖上臺,上臺抽她一記耳光,罵她忘恩負義,要多毒就有多毒,讓她多難堪就有多難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