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二百三十四/乘龍快婿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以前,趙永海覺得方天就是個入贅到金家,靠女人吃軟飯的窩囊廢,可今天他才知道方天的可怕!

    方天這話已經不是獅子張大口了,簡直是恐龍張大口!

    表面看起來軟綿綿很好欺負的樣子,其實硬起來比誰都要硬!

    方天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,態度強硬:“沒錯,所有股份!”

    趙永海勃然大怒。“砰!”他重重一拍桌子,憤怒道:“我已經讓步,你竟然得寸進尺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樣的要求很合理。”方天臉色嚴肅:“這么多年來,你給公司采購,吃了多少回扣?還有水龍度假村賣假藥材,要是傳出去,會給集團帶來多么嚴重的損失?”

    趙永海看著桌上厚厚的一疊文件,臉部肌肉抽搐,恨不得把他撕成粉碎,可是有用嗎?方天肯定在電腦保留了原始文件,復制一百萬份都可以!

    方天看著呆愣住的趙永海,淡然道:“你好好想想吧,想要自由,還是想拿著股權在監獄呆上十幾二十年?”

    趙永海雙腿發軟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!

    都進監獄了,有股權,有再多的錢又有個屁意思啊?關在監獄十幾二十年,想想就感覺漫長得可怕!

    方天手指有節奏地敲著桌面:“只要你答應了,我保證以后不追究。你可以繼續享受人生,依然是那個集團元老。”

    方天說話相當有技巧,先是把他逼到絕境,又給他希望,換言之,這也是一種誘惑。

    聞言,趙永海神色緩和了下來,感覺有活路可以走了。在集團幾十年,身家也有9位數以上了,做哪些違法勾當,只是貪心不滿足而已。

    趙永海點著了一支香煙,陷入了沉思,擁有的錢一輩子都花不完,有沒有股權已經不重要了,只要把股權讓出去,就可以躲過20年的牢獄之災。

    “不必現在答復我的,好好想想。”方天說完,站起身,就要走出房間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算了。趙永海長呼一口氣,道:“我答應你的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?”方天站著,盯著趙永海。

    “我都一把年紀了,還折騰個什么?”趙永海身心疲累,說話的語氣帶著滄桑與嘶啞!

    方天笑了,道:“趙元老,你終于做出了一個英明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趙永海神情輕松下來,坐回座位,長呼一口氣道:“跟你說話就像是一場災難。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這要看是什么人,朋友和我聊天,過程就會很愉快。”

    趙永海笑了,兩人相視一笑,有種一笑泯恩仇的感覺!

    “待會兒就把股權轉讓的事情搞定吧!”趙永海語氣非常堅決。

    現在,反而是他急著要把股權轉讓,方天笑道:“不急,遲一些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趙永海呼出一口香煙,道:“我累了,趕緊把這事情搞定,然后和兒子一起去瑞典重新生活!”

    這樣對彼此都有好處,再也不用擔心誰會找誰麻煩了。

    方天飛快道:“好!”

    話已經談好了,兩人也沒有多廢話,走出辦公室。

    出去之前,方天把電腦的打印記錄,以及下載下來的文件刪掉,最后,將桌上的一疊文件用粉碎機粉碎。

    趙永海剛走出去,便看見跟隨過來的趙海云。

    “爸,在里邊談了什么?”趙海云看著趙永海問道。

    趙永海深呼吸了一口氣:“我已經把所有股權轉讓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趙海云覺得自己年輕的心臟都要承受不住了,自家老子腦袋是不是出毛病了啊?

    冷靜下來后,趙海云不解問道:“爸,你太反常了,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

    趙永海看著四周無人,

    一五一十將事情告訴了兒子。

    聽完,趙海云渾身無力。“唉,他怎么知道這么多?”

    “這已經不是重點了,既然他愿意放我們一馬,我們就知足吧。”趙永海道:“過兩天我們去瑞典,開始新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在這個地方確實發生了很多的不愉快,離開也是一個好選擇,趙海云沒有反對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從大樓走出來之后,方天回到了會場,此時,會場熱鬧無比!

    演講完畢的金玉顏走下臺,和集團的股東交談。

    她話語雖然不多,但絕對不廢話,說道振奮人心處,全場人一起鼓掌!

    經過這次的集團大會,玉顏這個年輕總裁凝聚力更強了,集團所有人都非常擁護她!

    葉青看著方天走回來,一把拉住他,飛快問道:“你跟趙永海干嗎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你猜?”方天笑瞇瞇道。

    “哼,肯定不干好事。”葉青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隨便你怎么認為吧。”跟這女人誤會也夠深的了,方天也懶得解釋。

    “你的好岳母來了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她還在四處找你呢。?”葉青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賬戶娘也來了?”方天心想,丈母娘怎么突然過來了啊?

    轉念一想便明白了,集團大會是團結整個集團上下的大會,陳善美是前任董事長,不說這個,光是金夫人這個名頭,就足夠有影響力的!

    方天正想找找她,就在這時,陳善美迎面走過來了,一邊走,一邊笑道:“女婿,你剛才去哪了?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回董事長,剛才跟趙叔叔商談事情去了。”

    陳善美輕笑白眼,道:“什么董事長,已經是前任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你上臺演講了嗎?”方天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演講完了。”陳善美笑道。

    “錯過精彩演講了啊!”方天很遺憾道。

    這家伙就是會說好聽的,怪不得金夫人這么喜歡他。葉青心想道。

    “方天,你口才這么好,怎么不上去演講?”陳善美疑惑道。

    方天搖搖頭:“沒必要。”

    葉青笑了笑,大開殺戒,方天曾經清理了一大批集團高層,替金玉顏做了她一直想做又沒做的,在集團他的名聲不好,上臺演講也不會有人擁護他,他為了保住金小姐的名聲,他背上了所有的罵名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趙永海也走過來了。他一邊走一邊高興道:“善美,好久沒見到你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久不見!”陳善美看過去笑道。

    趙永海看了看方天,目光又回到金夫人身上,臉色認真道:“以前,我一直不明白,你為什么要把方天這一個出身平凡的人招進金家。現在我完全明白了,你女婿是乘龍快婿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