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三百一十五/絕望的黑客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很明顯了,杜飛的媽生病,現在錢不夠,醫院要把他媽趕出醫院。

    “這怎么行?我媽的病還沒好。”杜飛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久都好不了,我看你媽的病也就這樣了。”老女人冷聲道:“我再給你三天的時間,要是籌不到錢,就要停藥!”

    停藥等于死亡!杜飛心臟抽搐,臉色慘白!

    老女人沒有理會他的表情,轉身,匆匆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現實很殘酷,杜飛長長嘆了一口氣。看著床上的母親,也不知得了什么鬼病?足足花了三十萬都治不好。

    現在不但油盡燈枯,錢包也油盡燈枯了。

    坐著郁悶,還不如出去走走。杜飛站起身,走到了外面的長廊。

    出去買包煙,杜飛從來不抽煙,可今天真想抽一包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迎面走來了一個人,一個面目可憎的男人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身材高大,胳膊的肌肉一塊塊隆起。他正是不久前和杜飛發生過沖突的肌肉男,名叫吳仁星。

    他一看見是杜飛,臉色陰沉道:“紙飛機,真是巧啊!”

    紙飛機,是他給杜飛改的花名。

    杜飛沒有理會他,側身繞過他離開。

    吳仁星大手伸出,把他擋住,道:“這么急去哪,趕著去投胎啊?”

    杜飛惱火,道:“這里是醫院,你想在這里動手嗎?”

    說實在,吳仁星還真不敢,這里有保安有警察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關心一下你。”吳仁星陰陽怪氣,說道:“上次沒有被打殘,自己弄殘自己跑來住院嗎?”

    杜飛沒有理會這種賤人,轉身走開。

    看著杜飛的背影,吳仁星猛然醒悟,道:“哎呦!我都忘了,你他媽好像病得好嚴重,現在怎么樣了,還活著嗎?”

    杜飛心中火苗燃起,沒有回應,死死地握住了拳頭。

    吳仁星假惺惺,道:“讓我去看看他,在病房,還是太平間啊!”

    杜飛一百八十度飛快轉身,狠狠一拳打在吳仁星的鼻梁上!

    “砰!”一聲巨大的悶響,重重的一擊讓吳仁星腦袋后仰,身體后退了幾步。

    什么都可以忍,但有一個人神圣不可侵犯,就是母親。杜飛很小就失去了父親,是杜母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的。吳仁星敢詛咒老媽,天王老子也要跟他拼命!

    吳仁星擦了擦上唇,鼻血像是不要錢似地——不斷往下流。

    “你他媽敢打我!”吳仁星勃然大怒,握著拳頭朝著杜飛打過去。

    杜飛躲避非常及時,對方的一拳打在了空氣。

    一招不行,本想再來一招,可是,吳仁星發現鼻血越流越多,整個下巴都被鼻血染紅了!

    吳仁星怒眼圓睜,惡狠狠道:“小子,你完了!”

    說完,吳仁星轉身趕緊去止血,又突然扭頭道:“應該說,你全家都完了!”

    他眼睛放出兇光,大步流星而去。

    杜飛面無表情,沒有任何畏懼,他有的是硬骨頭從來不畏懼任何威脅。眼下,最關心的還是母親的病。

    三十分鐘后,兩名身穿警服的男人走進903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內很簡單,一個躺著,一個站著。

    警察朝著站在床邊的杜飛,問道:“請出示你的身份證。”

    杜飛聳了聳肩膀,道:“我沒帶來。”

    “警方懷疑你跟一宗致人重傷按有關,請跟我走一趟。”警察聲音冷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重傷?”杜飛笑了,問道:“流點鼻血就是重傷?你把他抬過來給我看看?”

    “廢話少說,回到警局再慢慢調查!”警察說著,走過去就要一把抓住杜飛。

    杜飛側身躲開,確實躲開了,

    可是,還是被另外一個警察控制了胳膊。

    就這樣,杜飛還是被帶走了。走出病房那一刻,他的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床上的母親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!

    去了一趟警局,審問了一番,杜飛被直接送入了看守所。

    到現在,他終于知道大禍臨頭了。

    各種栽贓陷害,那個重傷就快死的混混,說就是杜飛打傷的。

    怎么來的,不用問,肯定都是吳仁星做的“好事”。

    被送進看守所之前,杜飛又接到了醫院的電話,老媽的病危通知……

    剛送進看守所不久,吳仁星便滿臉得意走過來了。隔著鐵窗,吳仁星陰陽怪氣道:“哎呦!怎么進看守所了啊?”

    杜飛大怒,沖到鐵窗錢,恨不得一拳頭打出去!“別以為我不知道,那個重傷的人,是你安排污蔑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別亂說啊,我告你誹謗。”吳仁星又壓低聲音,UU看書www.uukanshu.com 很欠揍說道:“是的,就是要整死你!你能拿我怎么樣?”

    說完,吳仁星得意大笑,那模樣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!杜飛咬牙切齒,恨不得一槍斃了他。

    “這世界還有沒有王法?”杜飛痛恨道。

    “王法?我就是王法。”吳仁星說道:“就你這種要錢沒錢,要權沒權的人,竟然還敢跟我做對,簡直就是作死!”

    “一大堆罪名等著你,好好在監獄過日子吧!”

    吳仁星說完,轉身離去。突然,他又轉身,笑道:“還記得大學時代的校花嗎?你很喜歡她的。她現在已經被窩玩弄成殘花敗柳了,墮胎都墮了五次,要是你喜歡,我踹給你玩玩!哈哈……”吳仁星狂笑而去。

    “人渣!”杜飛咬著牙,一拳打在了鐵窗上。

    杜飛心中滿腔怒火,無處發泄,對著房門拳打腳踢。十分鐘后,他渾身無力,一屁股癱軟在了地上。看著狹窄的房間,杜飛的眼淚不斷往下流,長這么大,第一次流眼淚!真的被逼上絕境了!

    母親病危,即將停藥了,什么也做不了,什么也做不了!只能在看守所等待她死亡的消息!在互聯網世界成了世界頂尖黑客,縱橫萬里,瀟灑而來,瀟灑而去!可是,在現實當中就是渣渣一個!

    無論你在網絡世界多么牛逼,現實的你不堪一擊!想起方天說的話,杜飛猛然醒悟!

    可惜,這一切都太晚了。困在這里,怎么也出不去,黑客技術再厲害,也穿越不出去。

    杜飛雙膝跪地,右手死死地握住左手胳膊,指甲深深陷入皮肉之中,鮮血淋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