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三百一十七/垃圾人渣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方天看著杜飛,微微一笑道:“昨晚,我原本沒打算入侵你的電腦,只能說你的運氣還算不錯,鬼使神差地突然想看看你電腦里邊有什么好東西。就這樣進去看了一下,發現你寫了一篇日志,剛保存的。打開一看,你最近很多事情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不知道偷窺他人隱私是不對的嗎?”杜飛不爽道。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黑客大佬,你還有臉皮跟我談隱私啊?”

    杜飛撓了撓頭,嘿嘿一笑,道:“我的電腦也沒什么隱私,都是跟黑客技術有關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確實,方天看過,他的電腦還真沒什么重要的個人隱私。

    杜飛臉色認真道:“沒想到,你也是黑客?”

    方天喝著雞湯說道:“今早沒事,想過來探望一下伯母,可一打聽,你被警察帶走了。后來,你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杜飛全然明白了,感激道:“謝謝King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,兩人喝著雞湯隨便聊著。

    杜飛說起了吳仁星,把他說過的話都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方天聽著,差點把湯碗砸破!“這種人就是垃圾人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私人會所,豪華包間內。

    此時,吳仁星正坐在桌前,手拿著高腳杯,暢快地喝著紅酒。

    在他身邊坐著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人,吳仁星將大手放在了她的屁股上……

    這兩天,吳仁星的心情非常爽快,先是得到了一大筆資金援助,后是把杜飛送進了看守所。

    此時的他非常的春風得意,喝紅酒玩女人。

    突然,桌上的電話響了。

    吳仁星拍了拍女人的屁股,女人明白,拿起電話,接通,放在了他的耳邊。

    “仁星,有新情況了。”男人低沉的聲音,從話筒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啊?”吳仁星問道。

    “杜飛被律師保釋出去了。”男人急促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吳仁星吃驚了。

    男人將杜飛被律師保釋出去的事情,一一跟他說了一下。

    吳仁星急促問道:“他保釋出去之后,還能送他進監獄嗎?”

    男人說道:“他朋友請來的律師更加牛逼,而且,他的朋友背景我看相當不簡單,是我們不能得罪的。”

    換言之,陷害杜飛失敗了,吳仁星滿臉憤怒。

    接著,男人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吳仁星端起酒杯,將一杯紅酒一口氣喝了下去,媽的,杜飛的朋友是什么人物啊?

    他身旁的女人放下電話,靠在吳仁星的身上,一臉嫵媚道:“大哥,我們進房間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吳仁星一巴掌抽在女人白皙的臉上,怒道:“沒見我正煩著嗎,給我滾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助餐廳。

    方天看著杜飛,關心問道:“其實你媽媽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杜飛搖頭,道:“找了好多醫生,都查不出來。兩天之后就要停藥。”

    說著,杜飛眼神中充滿了深深的憂慮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方天站起身說道。

    杜飛點頭,隨即,兩人走出了自助餐廳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還是個富二代?”杜飛拉開了保時捷的車門,坐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方天笑著搖頭,總不能告訴他是白富美的未婚夫吧?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?”杜飛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空再跟你講。”方天說完,發動了汽車。

    大康醫院并不遠,很快,保時捷開了進去。

    方天轉動方向盤,問道:“杜飛,對于你來說,什么東西最重要?”

    杜飛愣了愣,道:“健康。沒它什么也做不好。”

    方天大笑,道:“怪不得醫院人這么多,像菜市場一樣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,車子才找到了停靠的位置。熄火,開門,下車,兩人向著住院大樓而去。

    來到住院大樓,9樓903病房。

    杜飛的母親依然一動不動躺在床上,不過,從那些檢測儀器來看,她的生命體征還算平穩。

    杜飛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此時,主治醫生站在床邊,給她做檢查。

    方天走過去,詢問道:“醫生,她究竟得的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主治醫生說道:“應該是腦中風!”

    什么叫做應該是,方天無語。

    杜飛眉頭緊皺,一臉無奈。

    方天抿了抿嘴,隨即看向杜飛,飛快果斷道:“杜飛,你給你媽辦理轉院手續!”

    “轉院?”杜飛問道。

    方天點頭,道:“嗯,去濱海醫院。”

    與其在這里等死,還不如試一試,杜飛點頭,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杜飛一來到外面,便看見了那個身穿白色制服的老女人。“主任,我現在要給我媽辦理轉院手續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先把99990醫藥費結賬了。”老女人說話聲音很大,她說話的時候,從口腔里還噴出一些難聞的口氣!

    杜飛都想捏住鼻子了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閉著呼吸,為難道:“先給我辦理,過一段時間我再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哪知道你會不會跑了,不行!不結賬,不能出院。”老女人說話依然那么的口臭,那模樣,就像是欠她幾百萬似的。

    杜飛實在忍不住她說話的口氣,往后退了幾步,還想說些什么?

    方天走過去,將一張銀行卡遞給老女人,笑瞇瞇道:“拿去,刷掉十萬塊,剩下的十塊錢不用找了,給你買口香糖!”

    給你買口香糖,什么意思?老女人不解,也沒問,拿著卡辦事去了。

    杜飛笑了,方天罵人還真有水平。

    杜飛轉身,臉色鄭重看著方天道:“有錢了我一定還給你的。”

    方天擺手,道:“先別說這個,趕緊去辦理轉院手續。”

    杜飛點頭,快步遠去。

    十分鐘后,杜母被推出病房,乘坐電梯一直往下,來到外面,幾名醫護人員將杜母抬上救護車。

    杜飛坐進救護車,方天開著保時捷跟隨而去。

    四十分鐘后,救護車開進濱海醫院。

    濱海醫院位于富人區,每年來自周邊富人的捐款就有四五億之多。無論是就醫環境,還是藝術水平都是國內頂級的,絕不是剛才那家醫院可比。

    幾名醫護人員推著病床,一直來到七樓705病房。

    看著母親送進了病房,杜飛想起了吳仁星,被他陷害進了看守所,好在方天救了自己出來,才把老媽轉院得到了更好的治療,不然,現在死定了。

    這個仇一定要報!杜飛咬著下唇,拳頭緊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