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三百一十九/杜飛加入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杜飛點頭,站直了身體,轉頭看向林院長,問道:“院長,這種病究竟能不能治好?”

    林院長安慰說道:“這種病治療難度很高,但還是有辦法醫治的,你就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陳善美出聲說道:“院長,你務必要全力救治她!”

    林院長點頭:“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的關心,讓杜飛心里倍感溫暖!同時心中深深感覺到,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說話分量就是重!

    陳善美沒有多停留,和院長道別,在保鏢的護衛下,離開了醫院。

    方天看著林院長,笑道:“院長,改天過來我家吃飯,我親手做一頓好吃的宴請你。”

    林院長呵呵一笑,道:“是你來做嗎?是你的號岳母幫你做才是真。”

    方天大笑!杜飛震驚了,那個高貴無比的夫人竟然是方天的丈母娘啊!

    隨后,林院長忙碌去了。

    方天看向杜飛,說道:“你有很多疑問是不?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杜飛點頭,跟隨方天走去。

    兩人一直來到大樓的頂層,放眼看去空間非常寬敞,抬頭看去天空非常遼闊。

    方天背靠在護欄,將一瓶紅牛丟給杜飛。

    杜飛伸手接住,這幾天挺疲憊的,正需要這東西提提神。

    拉開拉環,杜飛小小地喝了一口,問道:“真是讓我意外,你的家庭背景原來這么超然!”

    方天打開罐子,搖頭道:“這些都是表面風光,本質來說,我跟你沒什么兩樣。”

    杜飛眉毛一挑,不解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入贅女婿嗎?我就是。豪門家族里邊的事情很復雜,那些高人一等的家族成員不把你當一回事,只有變強,才能讓他們不敢嘲笑你。”

    杜飛感嘆:“真是豪門深似海啊!”

    方天感嘆一聲:“我在這樣的家族壓力好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裝吧你,我看你比許多人都要過得好。別的不說,至少有金夫人站在你這邊,對你的溫柔,連瞎子都能感覺得到!”杜飛都恨不得自己就是方天了,非常羨慕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她并非是家族最崇高的。還有一個老頭在她之上。這個就不多說了……”方天問道:“你認識白萬鈞嗎?”

    “認識。濱海三大家族之一,萬鈞集團掌門人,超級高富帥!”杜飛把印象中的白萬鈞,描述了出來。

    方天淡淡說道:“他就是我的對手!他時時刻刻都想著把握整死。”

    杜飛震驚了,雙眼瞪大。

    方天將半瓶紅牛一口氣灌進嘴里,說道:“所以,我只有變得更強,才能打倒對手!”

    “記得我們第一次碰見的時候,你跟我說過,你要打造一個軟件帝國,這就是你的夢想嗎?”杜飛問道。

    “對,屬于我的帝國,軟云帝國!”方天斜靠在護欄,抬頭看向天空,遼闊的天空白云朵朵。

    “征服現實世界是不可能的。但征服虛擬世界,完全有可能!”

    聞言,杜飛深深嘆息,道:“虛擬世界在厲害又有什么用,現實不也是渣渣一個。”

    在虛擬世界,他已經成為黑客之王,可現實之中,被吳仁星一次次陷害!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那是因為你躲在暗處,即便再強大,也得不到世人認同。”

    黑客說到底,是一種根本不被人認同的職業,在網絡世界再牛逼,在現實中,依然沒什么地位,半點都沒有。

    想了想,杜飛問道:“你知道這次事件,我最受打擊的是什么嗎?”

    方天毫不猶豫說道:“被肌肉男陷害,送進看守所。”

    杜飛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杜飛苦笑道:“是我一直引以為傲的世界頂尖黑客,

    被你打敗了,輸得一敗涂地!”

    杜飛苦心修煉黑客技術,并且做到了世界最頂級,可是萬萬沒想到,他有一天會反過來被黑了!

    方天大笑,道:“輸給我很丟臉嗎?”

    杜飛愣了愣,微笑道:“輸給King,貌似還真不怎么丟臉。”

    “暗夜殺手,老實說。”方天臉色無比認真道:“你才是世界第一的黑客!”

    杜飛吃驚!“我才是世界第一的黑客?”

    方天點頭,說道:“因為我根本算不上黑客。排除我之外,世界上就沒有比你更強的!”

    杜飛震驚了,完全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世界頂級的黑客,我遇過不少,但要說技術,沒有一個比你厲害的!這也就是我為什么這么欣賞你的原因。”方天說的是事實,連米國FBI都為之頭疼的黑客,世界上有幾人那比得上,如果不是有軟飯王系統,自己根本就找不到他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

    杜飛雙眼炯炯,臉色突然變得無比鄭重,鏗鏘有力道:“King,軟件帝國,帶上我,一起打天下!”

    方天盯著他的眼睛,嚴肅問道:“你確定?”

    “確定!我不想再做現實中的渣渣,我要強大起來!”杜飛眼神堅定,大聲道:“放棄黑客生涯,陪你征戰天下!”

    “好!我等待你這話好久了!”方天語氣激動,伸出右手:“歡迎加入軟云!”

    “啪!”杜飛的手和方天的手緊緊握在一起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的早上,住院大樓七零五病房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氣相當不錯,杜飛走到窗前,將窗簾拉開,柔和的陽光照進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杜母的眼睛緩緩睜開。

    “媽,你醒了?”杜飛轉身看見,大喜,快速走過去。

    “醒了就醒了,大驚小怪!”杜母坐起身,迷迷糊糊說道。

    她想伸個懶腰,赫然發現,手腕上被管子連接著。她正要伸手拉開。

    “別動。”杜飛快速伸手,抓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定神一看,頓時吃驚道:“我現在在哪兒?”

    杜飛坐下來,把這個星期的事情都告訴了她,那當然,被吳仁星送進看守所是萬萬不能說的。

    杜母聽完,終于想起來了。

    接到了杜飛的電話,沒過多久,方天也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伯母,感覺怎么樣了?”方天提著水果籃,走進來,放在床頭柜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杜母看向方天,笑了笑,疑惑道: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杜飛說道:“他就是我剛才跟你說的方天,是他救了我們一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