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三百二十七/這種人你也敢得罪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想要好運快遞快速成長起來,最簡單有效的方法就是收購。

    前段時間,跟秦峰說過,收購一家快遞公司,目標也已經鎖定了,但一直很忙沒有告訴他。

    現在他等不及了,要自己收購。

    “你看中哪一家了?”方天飛快問道。

    “還用問,哪個最大收購那個!”秦峰爽快道。

    最大那個?收購郵政快遞!還真敢想啊!

    或許秦峰這樣想也沒錯,買下來了,好運快遞立馬成國內第一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方天干咳了幾聲,說道:“不要買那家,那個是郵政快遞,有錢也不讓你買的。”

    秦峰不太了解這些原因,也懶得問,說道:“聽你語氣,你已經有收購目標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!收購馬達快遞。看來看去,這家比較適合我們,快遞網點遍布全國,實力也不差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約個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吧,明天肯定有時間。”方天說道。

    事情確定下來了,明天行動,隨即掛斷電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出別墅,方天開車向著軟云而去,順便去醫院搭上杜飛,一起過去。

    聽杜飛說,她母親的病已經痊愈,今天就出院了,汽車開進醫院停車場,方天下車上去看看。

    來到杜母所在的病房,此時,杜飛母親已經換上普通的衣服,正和一個護士聊著天。

    “杜飛媽媽,感覺怎么樣了?”方天走進去,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杜母看到方天,高興道:“很好,已經沒事兒了。多虧護士們的照顧。”

    說著,杜母看向身前的護士,雙眼充滿了感激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應該做的。”護士笑道。

    方天看向護士,可是,這一看,發現這護士有些奇怪,在她嘴角旁邊有一塊很明顯的淤青,像是被人打過一樣。

    方天有些好奇,點了點自己的嘴角,問道:“你這里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聞言,護士神情很不自然,強顏歡笑道:“被一些東西碰傷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方天點頭,也沒有多問。

    杜飛辦理好出院手續,走回來,那個護士叫張小蝶,杜飛跟她也算是熟悉了,走之前,跟她寒暄了一會,隨后,和老媽離開……

    三人坐上車子,方天發動,先送杜母回家,然后跟杜飛一起回到軟云……

    方天剛離開醫院不久,一個男人走上來了。

    他身穿黑色馬甲,胳膊一塊塊隆起的肌肉,他不是別人,正是吳仁星。

    來到住院大樓七樓,找到了張小蝶所在的病房,他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此時,張小蝶正在病房內,收拾著那些醫療用具。

    當她一轉身,赫然發現吳仁星就站在身后,張小蝶頓時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,你來這里做什么?”張小蝶聲音顫抖道。

    吳仁星指著流血的手臂:“廢話。來這里不是找人療傷,難道來找小姐嗎?”

    剛才他的車撞護欄,吳仁星的手臂被玻璃刮傷。

    “不關我的事,你找別的人。”張小蝶說完,冷著臉,繞過吳仁星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吳仁星伸手將她一把摟在懷里,笑瞇瞇道:“你是我老婆,不找你找誰啊?”

    吳仁星說的是事實,張小蝶確實是他老婆。是吳仁星第五個老婆了,是的,第五個了,前四個都受不了他的家暴離了。

    當初張小蝶給他溫柔地打了一針,從那一刻開始,吳仁星就想方設法將她追到手了,確實也追到,一個月前才領了結婚證。

    張小蝶原本還以為是一段幸福的婚姻,可結婚之后,才知道,吳仁星就是個變態!動不動家暴的變態!

    “我們已經分居,我跟你沒任何關系!”張小蝶想要奮力掙脫,

    可是在吳仁星的熊抱下,絲毫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只是分居嘛,也是我的女人。”吳仁星說著,就要將手伸進護士服里邊。

    “你,這里是醫院,你敢亂來。”張小蝶害怕,臉色煞白。

    吳仁星咧嘴大笑:“不敢?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按倒在床上!”

    張小蝶臉色一陣紅一陣白,絲毫不會懷疑這禽獸真的能干出那樣的事情來。

    “小蝶,趕緊到隔壁的七零四病房!”就在這時,外面有人喊她。

    吳仁星向外面看去,趁此機會,張小蝶猛然用力掙脫,快速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今晚一定要回家,不然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吳仁星惡狠狠警告她。

    走出醫院,吳仁星掏出手機,一連撥打了十幾個電話。結果就是,沒有一個人愿意借錢給他。

    沒錢到賬,公司明天就要倒閉,倒閉也救算了,關鍵還欠下供應商幾千萬的貨款啊!

    幾千萬啊幾千萬,錢從哪里來,越想越抓狂,吳仁星恨不得把手機摔了!

    原本和陳老板談得好好的,也不知是那個女人這么牛氣,竟然把事情給攪和了。

    吳仁星想著想著,UU看書 .uukanshu.com突然,腦海里出現了方天的模樣,想到他就想起了金家,金家有誰?大名鼎鼎的金小姐啊!

    “媽的,肯定是她!”吳仁星吐了一口吐沫,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既然都完蛋了,干脆來個魚死網破,找一幫混混打死那個小白臉!想到此處,吳仁星撥通了刀哥的電話:“刀哥,你找上幾百號人,揍死那個姓方的。”

    “姓方的,是誰?”

    “就是金家那個小白臉!”

    “去你媽的,那種人你也敢得罪!”刀哥罵了一句,掛斷電話。

    吳仁星火氣上涌,手一用力,手機砸進了臭水溝!

    晚上七點鐘,渾身酒氣,喝得爛醉的吳仁星走到了一棟小樓前面。

    白色小樓只有四層,吳仁星搖搖晃晃來到了2樓203房間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吳仁星對著鐵門大力狂拍。

    “誰啊?”從屋內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睡衣的女人將房門打開,她正是張小蝶,一看見眼前站的是吳仁星,她的瞳孔放大!

    趕緊關門,可惜太遲了,吳仁星伸手把門頂住。

    他的力量實在太大了,張小蝶往后釀蹌了一步,氣憤道:“這里不歡迎你,給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賤貨!”吳仁星罵了一句,啪地一聲一巴掌抽在了張小蝶的臉上。

    頓時,張小蝶的臉上出現了五根手指印。

    張小蝶捂著臉蛋,眼中含淚道:“我要報警!”

    說著,張小蝶轉身就要去拿電話。

    吳仁星狂笑,伸出大手一把揪住她的頭發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聲悶響,張小蝶的額頭重重地撞在了門框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