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三百二十八/搶救護士姐姐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濱海醫院,住院大樓。

    杜飛走進大樓,想要尋找張小蝶護士,有一些事情要詢問她。

    可是,找了好久也沒找到她,就在這時,七樓通道迎面走來了一個中年女人,杜飛認識,她是這里的護士長。

    杜飛向她走過去,詢問道:“護士長,請問張小蝶護士在哪?我記得她今晚不是值班的嗎?”

    護士長愣了愣,道:“是的,但她今晚確實沒來。你找她有事嗎?”

    杜飛點頭,晃了晃手中的一本書,道:“我媽出院之前,她教給我很多居家護理知識,很多都不懂,我就像問一問她?”

    護士長呵呵一笑,道:“張小蝶這人確實挺好的,是我們醫院出了名的好護士。不過,她今晚確實不在。”

    杜飛一笑,道:“她今早還答應我,有空登門親自給我媽做頭部按摩呢。醫院有什么‘優秀護士’評選,一定要選她啊!”

    杜飛說完,轉身就要離開,突然又停下腳步,對著護士長道:“她家住在哪?我去找她?”

    護士長點頭,將張小蝶的住址告訴了杜飛。

    這個地方距離醫院不遠,杜飛隨即下樓。來到樓下,坐上方天的車子。

    今晚也沒什么事,方天發動了汽車陪他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概30平米左右的公寓,此時,屋內一片狼藉,花瓶,茶機玻璃通通打碎,地上不滿了碎片,還有血跡!

    可見,剛才發生了多么慘烈的打斗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吳仁星一手揪住張小蝶的頭發,又一巴掌抽在她的臉上!

    “你他媽不是想報警嗎,報啊怎么不報了?”吳仁星眼神陰狠看著張小蝶!

    此時,張小蝶頭發亂糟糟,雙眼無神,面頰紅腫,說不出半句話。

    “耳朵聾了,沒聽到我說話嗎?”吳仁星在她耳邊大聲吼著,一股股酒氣沖進張小蝶的鼻孔,她的頭不斷被搖晃著,啪啪啪又被連續抽了幾下耳光!

    “求求你別打了,別,別打了!”張小蝶聲音低沉,眼淚不斷往下流。

    張小蝶只是一個女人,一個小女人,一個柔弱的小女人,根本沒有還手之力!

    看著她哀求的樣子,吳仁星心里充滿了變態的快感,哈哈狂笑,笑得像烏鴉一樣難聽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賤,一天不抽,不聽話。”吳仁星說完,終于松開了張小蝶的頭發,抬腿一腳踹在張小蝶的胸口。

    張護士嬌柔的身軀,往側面倒了下去,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喝酒去!”吳仁星狂笑,走出門口,又轉身威脅她:“明天記得回家,不然,見你一次打你一次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個地方非常偏僻,方天和杜飛詢問了不少路人,轉來轉去,才找到了這棟白色四層小樓。

    綱走上樓,兩人便看見滿身酒氣的吳仁星搖搖晃晃走下來。

    人渣怎么也在這里?方天和杜飛覺得奇怪。

    吳仁星并沒有發現他們,在方天的身邊走過。

    兩人沒有多想,快步踏上樓梯,走上了二樓。

    鐵門打開著,兩人剛走進去,頓時被里面的場景給驚呆了!

    方天、杜飛,四只眼睛瞳孔收縮!

    地面上散落著各種碎片,護士姐姐,也就是張小蝶渾身無力癱軟在了茶機旁邊,茶機被打碎,玻璃渣子還粘在張小蝶的額頭上。

    此時,鮮血不斷往下流!披頭散發,身上的睡衣凌亂不堪,趴在地上的她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究竟發生什么事情?”杜飛趕緊走過去,緊張問道。

    張小蝶抬頭看向杜飛,露齒一笑,這是她的職業素養,只是,此時的笑容怎么看都是苦笑!

    “張姐,

    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?”杜飛憤怒,小心翼翼將張小蝶扶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用問了,肯定是吳仁星那個禽獸!”方天扶著張小蝶另外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杜飛臉色憤怒,這時候不是該問她跟吳仁星是什么關系的時候,趕緊送醫院才是。

    兩人合力,就要將張小蝶扶出去。

    “別。”張小蝶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方天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讓我換一件衣服再去。”張小蝶看著身上不滿鮮血的睡衣,有氣無力道。

    方天無語,現在去醫院,姐姐你以為去逛街啊?

    張小蝶聲音虛弱,說道:“我的衣服有很多玻璃渣,這樣出去,很容易二次受傷的。”

    方天點頭,趕緊沖進臥室,隨便找了一堆衣服,跑出來,丟在張小蝶身旁。

    “護士姐姐,快點。”方天說完,兩個男人轉過身去,背向著她。

    “你們給我穿上。”張小蝶渾身無力說道。

    我靠,方天和杜飛對視一眼,都吃驚了!男人給女人換衣服,好像不太好吧?

    不過,UU看書 .uukanshu.com 兩人沒有多想,這個時候是救人的關鍵時間,拖下去會失血過多死亡的!

    張小蝶身上的睡衣已經破爛不堪,兩個粗魯的男人,直接將她的睡衣撕爛,丟到一邊。

    然后,方天在一大堆衣服里邊,翻找出了一條大號浴巾。趕緊給張小蝶蓋上,胡亂地圍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,方天、杜飛兩人一左一右抓住她的胳膊,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斷肋骨了,你們這么扶我,我好辛苦!”張護士表情痛苦說道。

    方天點頭,看向杜飛道:“你抬她的雙腿,我托她的后背!”

    杜飛點頭,就要抬她的腿。

    張護士差點暈死,還沒死都要被他們折騰死了!

    “這樣也不行……”張護士搖頭,正確的方法,不知怎么跟他們說。

    這也不行那也不行?方天心里著急,你這護士要求也太高了吧?

    想了想,直接讓張小蝶平躺在了沙發上。然后然后,兩個男人合力將沙發抬了出去!

    此時,外面夜色正濃。

    好在沙發不大,在樓梯之間轉來轉去還算順利。

    來到樓下,周圍空無一人,兩人加快腳步向著汽車而去。

    保時捷停靠的位置并不遠,很快,兩人抬著沙發來到了車子側面。

    打開車后門,兩人將血淋淋的張小蝶放進車后排,車子一下子就被鮮血染紅了。

    雖然,這是價值一百多萬的車,方天也顧不了這么多了,救人要緊。

    關上車后門,兩人就要上車,就在這時,吳仁星出現了!

    他手拿著酒瓶子,搖搖晃晃走過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