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三百四十二/護士姐姐請吃飯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方天那個激動啊!千金集團的產業非常龐大,酒店,旅游,百貨……

    女王這么一個命令,用戶一下子增加了不少就不說了,更重要是,能夠給軟云天使打響品牌啊!

    你看看,人家大集團都在用這個軟件,普通用戶還擔心什么?

    “謝謝金小姐的支持,我代表軟云團隊真誠感謝你!”方天臉色認真,伸出手。

    看著他臉色如此認真,金玉顏伸手和他握了握。

    方天握著溫軟入獄的小手,有些愛不釋手,大拇指在玉顏的手背摸索了一下。

    金玉顏臉色微紅,瞪了他一眼,將手抽了回去。

    方天話鋒一轉,問道:“玉顏,你知道剛才你吃的那個面包,是誰做的嗎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在面包店買的嗎?”

    方天搖頭,笑道:“不是。是我親手做的。”

    金玉顏驚訝,道:“你會做面包?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當然。是不是覺得我很牛?能照顧家,還能打天下?”

    金玉顏輕笑,道:“顧家我能看出來,但打天下,你吹的也太大了!”

    軟件帝國的事情,暫時不能說出來,說出來估計她也不相信的,包括快遞公司也不能說。

    這一切,找一個適當的時機,說出來才有意義。

    現在方天做的互聯網,以及快遞,未來都會跟千金集團的產業完美融合。

    金玉顏拿起筆,開始工作了。

    方天沒有打擾她,起身離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離開了千金集團,方天開車回到了軟云。

    今天心情特好,工作起來也特別有激情!

    短短的兩個小時,把許多事情都處理完畢,方天離開軟云,開車回家吃飯。

    剛一坐進車子,放在副駕駛位的手機響了。方天看看號碼,非常陌生,接通放在耳邊。

    “請問,你是方先生嗎?”從手機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是誰?”方天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,我是濱海醫院的張小蝶護士!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護士姐姐你啊!找我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康復,想請你吃頓飯,你有時間么?”張小蝶邀請道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方天,張小蝶可能就死在家里了,如果不是方天,即便被他人救出來,也逃脫不了天天被暴打的命運。

    她很想答謝方天。

    “約個地點吧!”隨即,兩人約定好在醫院附近的餐館吃飯。

    方天發動了保時捷,向著回家的方向而去,半個小時后,經過濱海醫院,轉動方向盤,車子轉入了雙車道,停在了一家餐廳門前。

    下車,方天走進餐廳。

    此時正是吃飯時間,人挺多的。掃視四周,也沒看到張小蝶,正要掏出電話打過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身穿白衣白裙的女子走了過來,她正是張小蝶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你過來了!”張小蝶走過來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方天看著她的臉,她的脖子,已經沒有任何傷痕,回想起她被打得慘兮兮的模樣,她康復得挺快的。

    方天點頭,笑道:“嗯!有美女請吃飯,怎么不來?”

    上次沒留意,張小蝶也算是個美女了,對美女護士下如此狠手,可見肌肉男禽獸到什么程度!

    張小蝶輕笑,道:“方先生,你說話真是有趣!”

    方天呵呵一笑,道:“對了,怎么沒見杜飛,他同樣救你一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邀請他過來吃飯,他待會兒過來。”張小蝶笑道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那邊請吧!”張小蝶指了指大廳中央的餐桌笑道。

    隨即兩人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方天剛坐下,張小蝶便把菜單遞過來。

    拿在手里,方天略微看了看,將菜單遞還給她,笑道:“女士優先,你來點吧。”

    接過菜單,張小蝶點了四個菜,身為護士,她最注重的是健康,所以點的菜都是以蔬菜為主,只有少量的肉做搭配。

    點完菜,隨即吩咐服務員安排。

    張小蝶站起身,手拿著玻璃杯,親自給方天倒滿一杯茶。

    隨即,遞給方天,張小蝶笑道:“謝謝你的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方天接過茶杯,笑道:“怎么沒有下半句呢?小女子無以為報,只能以身……開個玩笑開個玩笑!”

    不是第一天認識方天了,他的說話風格張小蝶也是非常了解的,不由得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說一遍吧!”張小蝶護士看著方天,俏皮一笑道:“小女子無以為報,只能天天給你打針了!”

    “咳,咳……”正在喝茶的方天被嗆得連連咳嗽!

    張小蝶護士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趕緊掏出紙巾遞給他。方天呵呵一笑,擦了擦鼻子,笑道:“謝謝護士姐姐了!”

    丟掉紙巾,方天看著張小蝶,說道:“你還會開玩笑,看來你身心都好了!”

    張小蝶搖頭,道:“有些事情還是很難忘記的,不過,我懂得心理學,應該不用多久,我就可以重新開始了。”

    方天喝下一口茶,突然想起了什么,問道:“姓吳的還有沒有來騷擾你?”

    說起這個,張小蝶眼神凝重,道:“前幾天,他送進醫院,醫生說,他瘋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瘋了?”方天雙眼瞪大,震驚了!回想起來,雖說和杜飛一起暴打他,但不至于把他打瘋啊!難道是最后那一腳,讓他做不成男人,因此瘋掉?越想越有可能!

    “他怎么瘋了?我好像也沒對他做什么啊!”方天放下杯子不解問道。

    張小蝶說道:“被黑社團追債,從天橋摔下來,摔成了腦部重傷!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。”方天點頭一笑,道:“他就應該有這種下場!”

    張小蝶點頭,道:“聽說,他在精神病院整天自虐呢!”

    罪有應得。讓他自殘自虐一輩子吧!

    方天喝著茶笑道:“現在,你總算是解放了!”

    聞言,張小蝶笑了起來,說道:“真心感激你!小女子無以為報,只能請你吃飯了!”

    方天哈哈一笑,道:“好,不妨告訴你,我最喜歡美女請吃飯了!”

    兩人說話間,服務員將一盤盤菜送上來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來晚了啊?”說話的是杜飛,他從餐廳門口走了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