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四百三十七/大坑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他的眼神是那樣的專注,神情是那樣的嚴肅,說得洋妞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排毒養顏這個詞兒,洋妞在很多華夏報刊看到過,對于方天說的話信了七八成!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華夏語言的博大精深啊,方天說的排毒和清理蛇毒是兩碼事。

    洋妞不懂華夏按摩之術,看著方天的那些手法感覺奇怪,心里有點懷疑,但并沒有任何的反感,畢竟這是一線希望,無論方天這庸醫行不行,也要試一試。

    大概一分鐘之后,洋妞就感覺小腿有些不一樣了!

    小腿的溫度不斷升高,那種感覺很美妙,怎么說呢?就像是將腿泡在溫泉里一樣!

    這股熱能從小腿一直往上,穿過動脈血管,進入身體的五臟六腑,到達心臟!

    洋妞感覺身體暖洋洋的,無比地輕松!

    “Oh!太神奇美妙了!”洋妞瞪大眼睛驚喜道。

    那種驚喜就像是第一次來到華夏,第一次看到萬里長城一樣,有種想要大聲歡呼的沖動!

    被蛇咬的傷口,此時,不斷向外流出暗紅色的血液。

    排出來的血液都是帶有劇毒的,方天也不敢觸摸,抬頭看向洋妞問道:“你有紙巾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洋妞微微搖頭。

    之前和綁匪打斗,身上現代的東西都丟掉了。

    方天正想說,不如你再撕下一塊布吧。

    可是看了看洋妞的穿著,剛才撕下腰間的布條的白色T恤,衣服已經沒什么地方可以撕下來了。

    再說,從山上滾下來,上面也沾染了很多黃泥水,用來擦傷口也不適合啊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看,山坑內除了雜草,就是枯枝落葉。

    方天看著不斷往外流血的傷口,立刻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撕破。

    就這樣,兩個人一男一女衣衫不整,不知道的,還以為發生了什么事呢?

    此時,洋妞的小腿都被帶毒的血液覆蓋了。

    方天趕緊把撕下來的布條,伸手過去快速擦拭。

    布條是存棉材質,擦起來非常干凈,將所有的帶毒血液都吸在了布條上面。

    擦拭完畢,小腿光潔如初,傷口也停止流血了。

    在看看手中的布條,兩面都沾滿了血液,隨即,方天將它丟掉。

    蛇毒都清理出來了嗎?方天正心想著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軟飯王系統提示:“所有蛇毒清理完畢!掃描加清理,總共消耗了二十萬個軟飯能量!”

    消耗還真是多啊,不過,能救回一條生命,非常值得!

    “方,你在看什么?”洋妞看向方天的手掌,不明白有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看看有沒有沾上蛇毒。”方天隨意回應,將軟飯王系統關閉。

    “現在感覺怎么樣了?”方天站起身問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感覺有些麻痹,現在沒有了。”洋妞晃了晃小腿,高興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麻痹消失了,可我的雙腿麻痹得都沒知覺了。”方天苦笑道。

    洋妞驚訝道:“你也中毒了?”

    方天呵呵一笑道:“蹲下來這么久,雙腿能不麻痹嗎?”

    一邊說著,方天不停活動雙腿。

    洋妞微微一笑,道:“謝謝你!”

    “不用謝謝,這么客氣做什么啊!

    以身相許就行了!”方天開個玩笑道。

    估計這洋妞也不知道是啥意思。

    果然,洋妞滿臉疑惑問道:“以身相許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哦?那個……”方天想了想,道:“就是為對方獻身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好!我以身相許給你!以后,你有什么需要,我拼了命也會來幫你!”洋妞顏色鄭重道。

    方天忍不住大笑起來!

    “我說的都是真的,

    我從來不會輕易對人承諾!”洋妞臉色非常認真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方天同樣認真點頭。

    心想,誤會也是一種美啊,這洋妞的身手,剛才親眼見識過,戰斗力堪稱恐怖,有她幫忙絕對是好事!

    關鍵是,這女人不但能打,還能看。

    要不要收了她做保鏢呢?帶出去絕對拉風。

    在這破山坑里,除了聊天還真沒什么好做的。

    兩人短暫的沉默過后,方天問道:“怎么說現在我們也是朋友了,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稍微停頓了一下,方天又道:“如果你的名字涉及什么密密,那就不要說了。”

    看這洋妞像是個殺手,干這一行名字向來是密密。

    洋妞微微搖頭,道:“沒有密密。我的名字叫瑪麗亞?伊莎波娃!”

    瑪麗亞?伊莎波娃!好名字!

    方天說道:“以后我就叫你伊莎波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伊莎波娃道:“我的中文名字叫冷月,你就叫我冷月!”

    幽幽的亮光照在她的臉上,還別說,有些冷漠。

    接下來,方天詢問了冷月好幾個問題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可對方都只是簡單回應,當詢問起她的職業,她更加一句話也沒說。

    看來她的身份不簡單,給方天的感覺她依然是那樣的神秘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說,也不會多問,有些事情,知道了反而不是一件好事,天知道會不會招來什么麻煩?

    和一個女殺手呆在一個大山坑里,這個晚上還真是詭異。

    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,方天也感覺有些困了,靠在山坑的巖石睡了過去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太陽升起,陽光從外面射進來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下面有人嗎?”

    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,拿著揚聲器朝著山坑大喊。

    “有有有!”

    方天揉了揉眼睛,朝著上面大聲說話。

    終于有人過來了!

    沒過多久,從上面丟下來一條長長的草繩。

    “你先上去吧。”方天看著冷月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上。”冷月說道。

    方天沒有多廢話,雙手抓住草繩,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冷月隨后,她的速度更快,像是靈蛇一般竄了上去。

    山坑邊站著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,他是這個景區的經理。

    方天一上來就感覺肚子餓得很,道:“你這里有吃的嗎?”

    “有。最低消費1000!”景區經理說道。

    方天不滿道:“最低消費1000,你這里也苔坑了啊!”

    都說景區里邊的收費特別貴,可這里貴得也太離譜了。

    經理笑道:“沒有坑,很合理的啊!”

    剛說完,他啊的一聲,腳踝不知被什么抓住,身體不由自主往后倒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掉進了坑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