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四百六十九/誰更有眼光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陳校長大笑,喝了一口白酒,眼睛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今晚參加宴會的不只是IT界的人士,還有一大批來自國內外的投資者。

    晚宴不只是吃喝,更重要的是拉投資,此時,不少IT老總和那些投資者坐在一起,相談甚歡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想你的公司發展壯大嗎?”陳文山看著方天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想。”方天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還坐在這里做什么?感覺過去跟那些財團打交道啊!”陳文山催促道。

    方天搖頭說道:“沒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方天啊……”陳文山嘆氣道:“如今的世界是金錢世界,沒有錢,你再厲害也沒用。軟云科技想要壯大起來,你說是不是一個燒錢的游戲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。”方天毫不猶豫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好跟他們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陳文山拍了拍方天的肩膀,語重心長道:“雖然我也不喜歡那些整天只會玩弄資本的,金融海嘯不就是他們搞出來的嗎?可是,世界很現實。資本就是水,魚不可能脫離水。”

    陳校長說的確實很有道理,軟云到現在依然是創業公司,錢實在太重要了,要是能爭取一輛千萬美金的投資,那絕對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方天點了點頭,道:“嗯,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說著,方天站起身,端著一次性紙杯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張白色的塑料長桌,長桌周圍坐滿了很多穿金戴銀的土豪,他們端著高腳杯,輕輕搖晃,談論的話題都是什么金融啊,納斯達克啊,全都是玩資本的資本家。

    不過,正如校長所說,資本就是水,搞互聯網想要壯大,脫離不了資本的支持!

    方天隨便找了個空位置,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和那幫投資者坐在一起的,還有一批IT公司的老總,絕大多數都是做硬件生意的。

    他們和投資者聊天的同時,也順便推薦自家的公司,目的當然就是為了爭取投資了。

    聽他們說話,那些投資者都對硬件廠商非常感興趣。

    可是,有幾家搞互聯網的就相反了。

    一個做汽車網站,身穿白色襯衣的男人手拿著文件,說道口水都干了,投資者依然沒有投資的打算。

    投資者問的最多的問題就是,互聯網怎么賺錢?真的能賺錢嗎?還在虧損什么時候盈利?

    襯衫男不斷解釋,依然沒法得到他們的信任。

    最后,他放下文件,搖頭苦笑。

    “唉!他們怎么就不相信搞互聯網的呢?”白色襯衫男就坐在方天身邊,嘆氣道。

    方天呵呵一笑,想起了騰訊,當初以六十萬賣掉QQ,可都沒人要,日后,那些投資者后悔死了吧!

    方天拍了拍襯衫男笑道:“兄弟,找境外的投資者吧,這幫投資者都是愚昧的!”

    方天此話一出,猶如春雷炸響!

    還真是大膽啊,竟然敢得罪投資者。

    所有的投資者都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這位年輕人,不知我們是怎么個愚昧無知?”

    一個中年男人看著方天道,他嘴里叼著一根雪茄,面容粗獷。

    說話的男人可不簡單,他是馬大林,人稱馬財神!

    之所以有這么綽號,原因有三。

    第一,他確實很有錢,身家數十億!

    第二,他還有股神之稱,在資本世界非常有威望,他投資什么一大批人就會跟著他投資什么。

    第三,他曾經說過一句非常有名的話。

    “本大爺非常有錢,要是你被我看中,你發達了!”

    就憑這三點,馬財神在投資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!

    方天喝下一口椰子奶,道:“互聯網絕對是一個還沒開發的大金礦,

    你們不投資互聯網,不是愚昧是什么?”

    馬財神呼出一口煙,笑道:“難道你認為你比我更有眼光?”

    “玩資本我不會,但沒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互聯網。”方天自信說道。

    雪茄碰了碰煙灰缸,馬財神笑道:“什么互聯網其實就是個虛幻的玩意兒,實體才是最真實的。年輕人,我告訴你吧,投資什么最賺錢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、房地產。第二,電子硬件產品制造。不聽我的話,你的人生肯定是失敗的!”

    “錯了!房地產都比不上互聯網!”

    方天搖頭笑道:“大叔,要是你真的有眼光,現在投資互聯網公司的話。我敢保證,十年后你就可以成為華夏首富!不聽我的話,你的人生肯定是失敗的!”

    敢這么跟馬財神說話的,方天絕對是第一個!

    縱橫投資界這么多年,他說的話,有誰敢反駁,即便有不同意見,也沒人敢當面說出來。

    可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一而再再而三地反駁他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馬財神不高興了!

    他陰沉著臉,道:“聽你這么說,你投資互聯網了?”

    方天喝著果汁:“不只是投資,我還在做。”

    馬財神冷哼一聲,道:“說互聯網怎么好怎么好,其實,不就是為了讓我投資你的公司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馬財神一拍桌子站起身,怒視著方天道:“我告訴你,本大爺一分錢也不會投給你。”

    陳文山看著,臉色一驚,方天怎么又得罪人了啊?

    “我才不稀罕。”方天毫不在乎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來你不知道我的身份,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    “你是誰跟我有什么關系!”

    “我來告訴你吧。”

    韋生金也是坐在這一桌的,站起身笑道:“馬爺是華夏投資協會的會長,旗下的會員都是國內的基金財團,還有無數的投資者。在資本世界他就是神一般的存在!他說不給你投資,絕對不會有人給你投資!方天,你的公司完蛋了!”

    換言之,方天不只是得罪了一個人,還得罪了整個資本世界。

    方天還真有些驚訝,沒想到這個大叔影響力這么大。

    不過,方天是絕對不會后悔的,更家不會向他低頭。

    “馬爺,不要跟那種人計較,有損身份。”韋生金倒了一杯茅臺,遞給馬財神,一臉殷勤笑道:“馬爺,喝杯酒消消氣!”

    韋生金那模樣就像孫子似地。

    “有前途,我看好你。”馬財神接過酒杯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馬財神在國內資本界的影響力就是這么恐怖,方天遭遇投資者的集體拒絕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