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五百三十七/客服電話被打爆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速度很快,楊凡率領團隊把殺毒軟件修改了,并且立刻推送給用戶。

    這個所謂的新版本,就是為了防止用戶卸載的。

    咖啡店,一個男記者正面對著筆記本喝咖啡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了,下午要采訪一位網友。

    隨即,他打開了颶風啾啾,正要登錄一下。

    可軟件提示,必須先卸載天使軟件才能登錄。

    男記者眉頭一皺,但也沒辦法,隨即,找到已安裝應用的列表,再找到軟云天使殺毒,就要把它卸載。

    可是,找了半天,都沒找到卸載方式。

    男記者想了想,隨即找來了一個強力卸載工具想要把它卸載,可是很快就被殺毒軟件干掉了。

    男記者想了想,放入了光盤,進入PE系統,把安裝目錄干掉。

    “OK,卸載了”男記者一笑,重啟了一下電腦,可是沒過多久,天使殺毒又復活了!

    男記者拿起了電話,詢問了一下高手,可是連高手都沒辦法。

    軟云的軟件,真是霸道啊,連卸載都卸載不了。

    其實兩個軟件,男記者都非常喜歡,卸載天使軟件,只是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兩家國內數一數二的互聯網公司竟然打起來了!

    對天使軟件關閉卸載功能,男記者沒有反感,身為記者的他也知道,這根本是颶風在打壓軟云。

    被強勢打壓,軟云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男記者想了想,既然登錄不了聊天軟件,也就沒法采訪那位網友。

    干脆取消了,他現在只想做一件事,去采訪這次大戰的李瑞風和方天。

    颶風和軟云的大戰,震撼了整個互聯網世界!

    畢竟,前者是排名第一的客戶端軟件,而后者就是排名第二的,雙方的用戶都非常非常多。

    好了,現在打起來了,網友都沒法正常使用兩大軟件了。

    毫不夸張地說,全國的網民都受到了這次大戰的影響!

    軟云論壇。

    樓主放個屁世界就爆炸:“軟云團隊,我草你大爺!殺毒軟件怎么也卸載不了了,用不了啾啾聊天了!”

    二樓森林狼:“樓主,你要搞明白因果關系。又不是軟云不讓你用啾啾,是啾啾不讓你用好不?”

    三樓放個屁世界就爆炸回復二樓:“你沒看通知嗎?那個垃圾殺毒會盜取用戶隱私的。”

    四樓圣劍回復四樓:“你有沒有帶腦子上論壇,李瑞風說什么就是什么了?很明顯的,他是借助自己的強勢地位,打壓軟云知道嗎傻x!”

    你一句我一句,整個論壇吵得不可開交!

    論壇的管理也忙個不停,不斷刪帖。

    颶風總部。

    李瑞風已經知道,軟云利用技術手段關閉了軟件卸載功能。

    現在他也急了,畢竟天使殺毒有幾千萬的用戶,軟件卸載不了,這幾千萬的用戶都登錄不了啾啾了,活躍人數不斷下跌啊!

    他在會議室緊急開了個會議,吩咐工程師,針對天使殺毒專門做一個強力卸載工具!

    做這種工具,颶風是有基礎的,花了一天的時間,就做出來了,并且推送給所有用戶,卸載軟云的應用。

    颶風剛推出“卸載天使軟件”工具,軟云立刻就做出了反應,把它的卸載工具列為了病毒程序,強力查殺,不僅如此,順便把它的聊天軟件卸載了!

    畢竟,卸載工具是通過它的聊天軟件推送的。

    那用戶豈不是沒有聊天軟件可用了?

    所以,卸載了啾啾聊天軟件之后,給用戶安裝上軟云yy!

    雙方的大戰,你來我往,你一拳我一腳,各種招數不斷!

    颶風利用的是他的龐大用戶人數和粘度來打壓軟云。

    而軟云利用的是殺毒軟件,在系統當中的高級權限反擊颶風,畢竟殺毒軟件權限大到什么都可以干掉,想要干掉對手的軟件也就很輕松了。

    方天想起了當初為什么選擇做殺毒軟件,很大原因是看中了它的超然權限。

    畢竟,殺毒軟件的權限近似于操作系統,掌控系統內一切生態的生殺大權。

    殺毒安全軟件擁有的權限,絕對不是一個聊天軟件能比的。

    就拿卸載來說,現在雙方都做了卸載對方的工具,但颶風就很難徹底現在軟云,可軟云很輕松地就能干掉它!

    雖說如此,但方天不得不承認,啾啾聊天的用戶粘度更強,二選一的話,還是會選擇聊天工具,放棄殺毒。

    所以這場大戰,雙方的損失都非常大!

    下午,方天走進了客服部。

    要是現在哪里最忙,就是客服部了。

    因為雙方的大戰導致軟件沒法正常使用,無數的網友打電話過來投訴。

    張小蝶是客服部的部長,但投訴的人實在太多,此時她也坐在電腦前帶著耳機耐心地給客戶解釋。

    方天走過去,站在了她的身邊。

    張小蝶看見是方天,正要關閉話筒,和方天打個招呼。

    方天擺手,示意繼續。

    張小蝶皺著眉頭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給對方解釋,可是對方火氣似乎非常大,方天站在一邊,都能隱隱聽得到耳機傳出來的嘈雜聲。

    隨即,方天坐了下來,取下張小蝶右邊的耳機,塞進自己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耳機還沒放進耳朵,就聽到對方罵罵咧咧的聲音了。

    聽起來大概二十多歲的男人,嗓音比較粗。

    “操你馬的,為啥卸載了我的啾啾聊天?”男人高分貝的嗓音罵道。

    張小蝶柔聲道:“先生,因為啾啾攜帶了一款卸載天使殺毒的程序,這樣很危險,所以我們把它卸載了。”

    “”現在老子用不了啾啾,你個臭娘們要賠我錢!”

    “粗獷男人很明顯是沒啥文化的,說起話來,也沒什么素質。

    但張小蝶依然很耐心解釋道:”先生,用不了啾啾,不是我們的原因。這場開戰,是因颶風而起的。應該找他們的客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找,就是要找你。老子要卸載了你的破軟件,我就可以用啾啾了。”男人蠻不講理道。

    張小蝶柔聲道:“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。我們已經關閉了卸載功能。給你帶來的不便,我們深感抱歉!”

    “”抱歉有個屁用!現在老子不爽了。你說怎么辦?”粗獷男大怒道。

    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!“張小蝶依然帶著微笑說道。

    這種職業素養,是以前在醫院當護士的時候培養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你個客服,說話的聲音真是好聽啊,小妞,睡一碗多少錢啊?”粗獷男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王八蛋去死吧你!”

    說話的是方天,說完,大手拍下按鈕,結束對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