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六百四十/海浪科技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“什么意思?”楊凡顯然沒聽說過,他雙眼疑惑地看過來。

    杜飛安靜沉默,示意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看來,這個概念在這個時代很新穎啊!

    方天解釋道:“SOHO,就是在家辦公的意思!隨著互聯網的發展,這種工作成為了可能!”

    “SOHO,天哥說的不就是你自己嗎?”楊凡笑道。

    方天哈哈一笑,說的也沒錯,到現在自己都沒在公司設立自己的辦公室,辦公一般都是在家,很典型的SOHO一族了!

    吃下一個草莓,方天繼續道:“對于SOHO一族來說,工作相對自由,而對我們來說,可以省下一大筆購買辦公單位的費用。你想一下,按照一個人四平米的辦公面積,我們招兩千人來算,至少我們也要購買八千平米的辦公單位。這筆錢可不少!”

    “SOHO這個概念確實不錯。”杜飛抬起頭道:“最適合我們這些搞IT的,只要有電腦,開個遠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讓全公司的人都回家辦公好了。”楊凡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方天道:“這種辦公形式有利也有弊的,譬如影響工作效率。不是什么工作,都適合SOHO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楊凡點頭,突然又想起了什么:“現在的服務器和貸款都不夠了,昨天服務器差點崩潰。”

    方天點了點頭,道:“增加一個服務器機房吧。”

    感覺有些內急,方天穿著拖鞋站起身,走了出去,上了一趟洗手間。

    再次走回來,正好碰見從推油房走出來的馬小玲。

    做完歐式按摩的她,身上傳來一陣陣精油香氣。

    “感覺怎么樣?馬小姐。”方天看著她笑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馬小玲笑道:“你經常都過來按摩的嗎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方天笑道:“當程序員很容易得職業病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職業病?”馬小玲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方天開玩笑道:“相思病!”

    “相思也是一種病?”馬小玲愣了愣笑了:“都想找老婆是吧?”

    “對!”方天打了個響指道。有一首很有名的歌,《思念是一種病呢》。

    馬小玲有些不理解道:“你們開發軟件的這么賺錢,找女朋友應該很容易吧?”

    方天搖頭,道:“你有所不知,我們當程序員的,接觸女孩子比較少,找老婆確實挺困難的。所以說啊,你加入我們軟云,除了當一個傳媒人,還要當媒人,給團隊兄弟多介紹一下對象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你放心,包在我身上。”馬小玲拍著胸口道。

    她以前可是在電視臺當主持的,手里的資源可是非常多,還有那張嘴非常了得。

    做完按摩走出來的程序男聽見,那個感動加興奮啊,看來找老婆有希望了!

    到現在,IT男才知道,讓馬小玲加盟進來,還有這個好處。

    方天突然想起了什么,一拍大手,笑道:“馬小姐,以后我們軟云網站可以搞一檔節目,叫‘非誠勿擾’。肯定很受歡迎!”

    “非誠勿擾?什么節目?”馬小玲雙眼不解看過來。

    方天大笑道:“這個,以后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按摩完后,程序員們陸續離開,而方天回到了房間,加鐘半個小時。

    這個房間有兩張座椅,馬小玲也走了進來,做半個小時的沐足。

    方天一邊吃著東西,一邊手拿著遙控,很隨意地轉臺。

    突然,一個新聞引起了他的注意,放下了遙控器。

    前段時間,軟云舉辦了一次盛大的慶功宴,昨天,也有一家科技公司舉辦慶功宴!

    什么科技公司?

    海浪科技。

    一家大型的,著名的互聯網科技公司。

    顯然,方天是知道的,但了解不多。

    兩千年這個時代,新浪科技已經發展期來了,但在這個世界沒有新浪,而海浪科技,方天就感覺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眼睛看著電視機,這個海浪科技的慶功宴還挺盛大的,比自己搞的慶功宴還要頂級,顯然,這家公司已經頗具規模了。

    新聞的最后,記者采訪了海浪科技的創始人兼CEO,叫陸什么來著?字幕一閃而過,方天定了定神,也沒看清楚。

    這個姓陸的總裁,不得不承認長得挺帥的,穿著非常潮流時尚,屬于天生就應該站在舞臺上的那種。

    采訪很簡短,得到的信息并不多,但可以肯定,海浪科技是一家大型的,專注于媒體服務的門戶網站。

    這,跟新浪很相似。

    馬小玲也很認真地看著電視機,她現在已經把自己當成軟云人來看待事情了。

    對互聯網的一切,她都會重點關注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他會不會是你的下一個對手?”馬小玲側頭看著方天問道。

    方天一愣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道:“現在還不能肯定。”

    心想,難道,軟云下一步真的要做媒體娛樂?接下來的時間,方天和馬小玲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過后,兩人穿上鞋子,一前一后走出房間。

    剛走出來,便聽見一個男人陰陽怪氣的聲音。“哎呦,這么快就勾搭上了啊!”

    方天抬頭看去,對面房間門前站著一個戴著金表的男人,他正是曹基單。

    曹基單,方天一想起他的名字就想笑。

    沒有理會,方天繼續和馬小姐聊天。

    曹基單撇嘴道:“不要臉的女人!”

    說話實在難聽,方天看向他道:“你是在貶低她的人格,還是貶低你的智商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懷疑,我的智商很高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方天笑道:“此地無銀三百兩!”

    曹基單蒙了,他一時間理解不了方天的意思,也就沒有反駁。

    曹基單抽了抽鼻子,從馬小玲身上嗅到了一股精油香味,隨即上下打量著她,道:“你剛才做了歐式推油吧?而且還是全身的那種。你們一個房間,不是有關系了,誰信啊!”

    馬小玲臉色不太好看,應付這種流氓,她還真沒什么辦法。

    方天晃了晃拳頭,笑道:“鼻子還疼嗎?”

    曹基單一愣,立刻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他的確有些怕方天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,上次,一個不留神,就被他打了一拳。

    “我派人調查過你。”曹基單盯著方天道:“你是什么科技公司的大老板,好像挺牛逼的樣子,但我告訴你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會有人收拾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