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六百五十九/入贅女婿,被內外夾擊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趙一明恨不得叫保安把金玉堂拉下去,可是有用嗎,現在要是把他趕走,只會引起供應商的反感。

    現場的供應商都注視在了金玉堂身上。

    “這位先生,為什么這么說?”供應商代表問道。

    金玉堂道:“金實集團大家應該都知道吧?我是來自燕京,金實集團的老板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供應商們頓時嘩然一片,原來是金玉堂大老板啊!

    金玉堂瞥了一眼方天,道:“他這個人,我非常熟悉!是我們金家所謂的入贅女婿,也就是我的妹夫。此人沒有任何本事,最擅長的就是騙錢騙感情!”

    聞言,所有人都驚呆了!

    “我堂妹深受其害,天天以淚洗臉!”金玉堂痛心疾首道:“大家要認清他的真面目,不要被他欺騙了。你們相信他,給他供貨,結果只有一個。他一分錢也還不了,然后跑到國外,整天說下周回國!”

    供應商你眼看我眼,紛紛議論起來。

    “方天不是什么軟云科技的老板嗎?難道這都是騙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真要是這樣,他何必拖欠我們的債務呢?現在就可以還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是軟云科技的老板?這個人的話真的不能相信啊!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不要給他供貨了,繼續討債吧。”

    趙一明看向方天,道:“方董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方天苦笑,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供應商不相信啊,現在說什么估計也沒用了,畢竟口講無憑。

    他人一旦對你失去了信心,后果可能是災難性的,因為沒有人再支持你。

    對于現在的局面,方天也很無奈。

    金玉堂笑得非常高興,看向方天道:“小子,好戲還在后頭呢?現在我就去打電話給爺爺。哈哈!”

    說完,金玉堂走下臺階,韋生金以及幾個朋友跟隨,四五個保鏢護衛。

    “爺爺,你在哪里?”金玉堂邊走著,將手機放在耳邊問道。

    話筒里傳來了一個蒼老但聲音洪亮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在杭州,現在西湖的風景很不錯!”金華山高興道。

    “唉!爺爺,我也不想影響你的游玩心情。但有些話真的不得不跟你說啊。”金玉堂嘆氣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金華山嚴肅問道。

    金玉堂嘴角帶著得意的壞笑,語氣非常痛心道:“就是你哪個所謂的孫女婿,他實在太不像話了……”

    金玉堂對著電話,一五一十把事情說了出來,添油加醋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聽完,金華山勃然大怒,道:“真有這種事?”

    “千真萬確。”金玉堂道:“現在我就在他那個工廠,批評了他兩句,他竟然要把我趕走。那小子越來越無法無天了,都不把我們金家人看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在哪里?我現在就過去一槍斃了他!”金華山非常憤怒。

    將地址說了出來,掛斷電話,金玉堂笑得無比得意……

    杭州西湖邊。

    一棟古色古香的小樓內。

    此時,金華山正坐在窗邊和劉管家,喝著西湖龍井。

    “老劉,給我找一份華夏經濟報,我要看看那小子究竟做了什么好事!”金華山此時那張老臉,都要黑了。

    劉管家點頭,隨即走了出去,叫來服務員,很快的,服務員遞過來一份《華夏經濟報》。

    走進來,將報紙遞給金華山。

    金華山手拿著報紙,從頭看到尾。

    “砰!”老爺子一拍桌子,站起身,道:“給我被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時,工廠的空地上異常吵鬧!

    一大批供應商大聲叫嚷,方天快點還錢!

    最輕松的莫過于韋生金了,

    債務都轉移到了方天身上,感覺一身輕松,心里陰險道,方天你麻煩大了,等著被討債的追砍吧!

    日不落工廠附近不遠處,一家名叫“路易斯”的西餐廳。

    這么好看的戲,有一個人是不可能缺席的,那便是白萬鈞。

    餐廳二樓,從窗戶看出去,工廠發生的情況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此時,白萬鈞和助手坐在一起,悠閑地喝著咖啡。

    “叮鈴鈴……”白萬鈞接通電話,放到耳邊。

    “哈哈!白少,看到了嗎?”金玉堂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白萬鈞笑著道。

    金玉堂高興道:“這次,方天投資的工廠必定完蛋。待會兒爺爺就要過來了,趁此機會,狠狠地羞辱他一番,讓他滾出金家。”

    白萬鈞一手攪拌著咖啡,一邊笑道:“玉堂,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!”

    金玉堂道:“堂妹是你的終歸是你的。方天那小子算個屁,UU看書 www.uukanshu 出身普通平凡,跟我們豪門家族的人格格不入。對了,待會兒,爺爺過來,你好好準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不用你說,更精彩的好戲我都安排好了。”白萬鈞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比我還要陰謀。”金玉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不要這么說,我們都是堂堂正正的好人。”白萬鈞的笑容,怎么看都是那么的虛偽。

    兩人沒有過多寒暄,掛斷電話。

    將手機放下來,白萬鈞美美地抿了一口香濃咖啡。

    看向對面的助手,問道:“我安排給你的事情,都搞定了嗎?”

    男助手推了推金絲邊眼鏡,陰笑道:“搞定了!日不落工廠所有工人待會兒就會殺過來!”

    白萬鈞隨口問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,放出謠言唄!”男助手笑道:“將方天這個所謂的新老板,丑化成了惡魔,日不落工廠會變成地域工廠!嘿嘿,那些工人現在非常激動呢。拿著武器殺過來!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安插了內線,待會兒慫恿2000名工人在工廠打砸!”

    陰險啊,可以想象待會兒那種亂象嗎?

    老爺子到場見到,會是怎么一副表情呢?

    工廠內。

    趙一明廠長忙著給供應商解釋,可是說什么都沒用了,現在的供應商已經對方天失去了信心。

    方天呆呆地站著,好像在想著什么。

    金玉堂笑著走過來,手里拿著一張支票,在方天面前晃了晃,笑道:“我手里這張是3000萬的支票,再加上工廠本身的價值,構擬還債的了。給我滾出金家,離開金玉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