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六百七十八/爆炸新聞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在數碼城轉了一圈,最終方天還是沒有買那個芒果手機。

    小丫頭很懂事,沒有耍賴皮,買了一臺學習機,兩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剛走出數碼城,方天便看見那個穿著格子襯衫的男人帶著兩個高中生,走向一輛白色金杯面包車。

    方天不是個多管閑事的人,沒有理會,走進附近一家網吧。

    隨便找了個位置,方天坐下來,小珍珠坐在大腿上,打開了面前的電腦。

    方天特別留意了網吧內的網民,他們無一例外都在用軟云yy聊天,打字用的是yy輸入法,上網用的是天使云瀏覽器,少不了的還有天使殺毒。

    這全都是軟云出品的應用啊,能有今天的成就可不是上天賜予的,一步一臺階,每個應用都有一個故事!

    “我哥哥好厲害!”小珍珠玩著電腦,突然冒出來了這么一句話。

    方天大笑,揉了揉她的小腦袋。

    在方天旁邊坐著一個紅衣男生,此時,他正用軟云yy跟他人聊天。

    方天瞥了一眼,一個關鍵字,瞬間讓他瞪大了眼睛!

    聊天對話框里邊出現一個關鍵詞“出賣腎臟”!

    方天提起了精神,看他都在聊什么?

    大概的情況就是,對方各種手段誘騙男生,讓他把腎賣掉,然后送你一部芒果手機。

    紅衣男生拿起桌上的止咳水,喝了一口。看起來非常興奮,然后他噼噼啪啪敲擊鍵盤答應賣腎!

    腎值多少錢,他不知道,他只知道芒果手機很值錢。芒果手機可以裝逼,腎可以嗎?

    讓方天感覺哭笑不得的是。

    紅衣男生還說:“我很想跟網上那些漂亮MM視頻聊天啊,就是沒錢買攝像頭。我有眼角膜,需要移植眼角膜嗎?”

    看著他的聊天,方天真想一拳頭打死他,這個世界啊,還未發現的無腦生物實在太多了!

    方天看他聊天這么久了,紅衣男生現在才發現。

    他側頭看過來,怒道:“看什么看?我一看你就是個屌絲,你有芒果手機嗎?”

    方天一笑道:“確實沒有。但你這樣用腎換芒果真的好嗎?”

    “你懂個屁!芒果在手,天下我有!”紅衣男生再喝下一口止咳水,鄙視道。

    看著他即將少一個腎,方天忍不住還是提醒他:“身體是你父母給你的,你有問過他們了嗎?”

    “關你什么事?那個本來就是人體多于器官,少一個也無所謂!”黃奕男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方天真想一拳打爆他的一只眼睛,他還會不會說是人體多于器官,少一個也無所謂呢?算了,跟這種人說多了都是浪費生命。

    紅衣男想到興奮處,自言自語激動道:“芒果手機玩一段時間后,就送給我的女神,她肯定會答應做我女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方天呵呵一笑,那真是替那個女孩子感到悲哀了,你的男朋友少了一個腎!

    正所謂近墨者黑,近豬者蠢,還是趕緊遠離這種生物的好,隨即,方天抱起小珍珠離開網吧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了剛才那兩個坐進面包車的高中生,肯定也是賣腎買芒果的,爆炸新聞啊!

    快步來到停車場,方天發動汽車先把小珍珠送回家去,然后,

    來到軟云總部。

    乘坐電梯,一直來到星空大廈五樓,這里是軟云媒體中心所在地。

    剛走出電梯,便看見手捧一疊文件的馬小玲,差點撞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有急事嗎?”馬小玲看過來問道。

    方天點了點頭,隨即將剛才遇見的事情和她簡單地說了說。

    聽完,馬小玲驚訝了,手里的文件差點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這,太駭人聽聞了,真有這種事?”馬小玲一臉驚駭道。

    “千真萬確!”方天想了想,補充道:“那當然我也沒有親眼看到,你最好拍記者去實地調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立刻去安排。”馬小玲說完,快速轉身走去。

    對于軟云新聞來說,這絕對是個大機會!

    晚上,十點鐘。

    根據那個紅衣男的聊天記錄,方天和李小溪記者來到了濱海市郊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。

    李小溪雖然是體育部的記者,但她充滿了好奇主動申請過來暗訪了,是的,暗訪。

    前面有一座大樓,大概六層樓高,但因為某些原因爛尾了。

    這種地方向來是犯罪者的天堂,身體組織的買賣就是在這里進行。

    周圍都有人把守,方天正想著怎么混進去的時候,就在這時,從遠處駛來一輛黑色本田飛度。

    車子打著燈開過來,然后在大廈附近緩緩停下,一個三十多歲的白衣男人從車上走下來。

    方天吩咐保鏢,過去偷偷把他抓住。

    來這么危險的地方,怎么可能不帶保鏢?萬一被這些不法分子抓住,不難想象后果是什么?不只是少了個腎的問題,五臟六腑都沒了!

    那個白衣男人關掉車門,UU看書 .uukanshu 朝著大廈走去,沒有路燈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保鏢站在了他的身后,果斷出手,捂住他的嘴巴,然后把他拖到不遠處的小樹林。

    方天和李小溪記者走了過去,站在了白衣男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,你們要做什么?”白衣男人臉色一驚。

    方天一腳踹在他的肚子上笑道:“請你吃夜宵的信不信?”

    白衣男人捂著肚子,罵道:“你們肯定是搶劫犯。”

    “搶劫犯也不如你這么壞!”李小溪說道。

    方天又一腳踹過去,冷聲道:“說,進去地下室搞什么?”

    聞言,白衣男人眉頭一皺,很快放松下來,淡然道:“做生意啊?不然你以為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天道:“做什么生意,身上要帶刀?”

    保鏢從他身上搜出來了,有幾把很鋒利的小刀。

    白衣男人道:“做牲口屠宰!”

    牲口屠宰?不知紅衣男聽到是什么感受呢?

    方天不想跟他多廢話了,吩咐保鏢動手。

    隨后,白衣男人被暴打了足足十分鐘,門牙都掉下來了,但還是不肯說。

    保鏢怒了,將手術刀一下子插穿了他的手掌,他疼得渾身抽搐,但還是不肯透漏半個字。

    原來還是個硬漢啊!

    保鏢抽出刀子,再次給他來一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