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七百四十五/狗咬狗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該打的人打了,沒有再停留,方天和女孩走出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杜心心走在身邊,好奇問道:“那些人是你的保鏢打的嗎?你的保鏢好厲害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們打的。”方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誰呀?”杜心心更加疑惑了,看向不遠處一群身穿馬甲的黃毛。

    十幾個混混沒有躺倒在地上,他們手里都拿著武器。

    方天嘿嘿一笑,道:“他們是一幫小混混,朱甘找他們過來揍我,結果,打不到我,反而朱甘被他們給揍了!”

    杜心心愣住了,道:“小混混都傻了?自己打自己人啊?”

    方天道:“你感覺搞不搞笑?”

    杜心心嘻嘻一笑道:“很好笑!看著自己派出去的小混混,突然殺回來揍自己,當時,朱甘都要瘋掉了吧?哈哈!”

    “覺得好笑就行了。其他的不用管。”方天笑道。

    杜心心點了點頭,沒有追問。

    隨后,方天吩咐保鏢送她上車休息。

    此時,已經是下午了,陽光曬在身上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李小溪記者站在外面,手里拿著一個黑色外套的本本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方天走過去問道。

    李小溪記者道:“這個是騙子團伙的賬本,騙了多少人,騙了多少錢,都在里邊有記錄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很驚人吧?”方天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簡直觸目驚心!”李小溪說道:“兩三年的時間,這個騙子團伙騙了好上千人,收入簡直讓我驚呆了,竟然有三個億之多!”

    三個億,我靠,方天驚訝,這幫人真是害人不淺啊!

    想了想,方天認真說道:“李小溪,這個新聞好好做,讓我們的新聞平臺,更上一層樓!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李小溪點頭道。

    和李小溪簡單聊了一會,方天朝著附近的小樹林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一棵大榕樹下,站著一個男人,一個面容浮腫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是小刀哥,就是那幫小混混的老大。

    此時他被兩名保鏢控制住,老老實實地呆著。

    一看見方天過來,小刀哥急促道:“大哥,是不是可以放過我了?”

    方天站在他的面前,點了點頭道:“差不多了。你的手下還算聽話,不然,就不是切掉你一個手指這么簡單了。”

    說起這個,小刀哥面部肌肉抽搐,可以清晰看見,他的右手中指消失了。

    兩個小時前,小刀哥還說要把方天打成殘廢的,結果皮毛都沒碰著,就被方天帶來的保鏢收拾了。

    幾分鐘的時間所有的小混混倒下,小刀哥也被保鏢控制住。

    后來,在方天的威逼下,小刀哥把騙子團伙的窩點說了出來,并且把手下拍過去揍人。

    結果讓朱甘天旋地轉的一幕出現了,花了一萬塊請來的小混混,把他給揍了!

    “事情總算搞定,

    不然就把你的手指一根根切掉,切完手指切腳趾。最后,把你這里也切了!”方天看了一眼小刀哥的褲襠。

    小刀哥雙腿夾緊,額頭冷汗狂流!

    好在剛才乖乖聽他話,不然現在真的是悲劇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現在可以放了我了嗎?”小刀哥苦著臉問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還要等多久啊?”小刀哥非常著急,他要急著去醫院把斷指接上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從遠處駛來一輛車,方天一笑,道:“可以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隨即,保鏢松開了小刀哥的胳膊。

    終于釋放了,小刀哥拔腿就往小樹林外面跑去,小混混跟隨而去。

    可是,剛跑出小樹林,就被一輛警車擋住,車門打開,從里邊跳下來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,把他們包圍住。

    很快的,他們就被鎖上了手銬,被推上了警車。

    終歸還是逃不了,方天看著,哈哈大笑!

    事情搞定,方天和保鏢正要離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身穿警服的女人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她臉色冰寒:“你也不許走,跟我們回警局接受調查!”

    方天側頭看過去,是夏冰寶警官。

    竟然在這里也能碰見她,不過想想也不奇怪,她是專門負責網絡電信犯罪的。曾經和她碰過幾次面,都跟這類案件有關系,這次又見面了。

    “夏警官,有空請你喝茶,今天沒時間。”方天說完,轉身快步離開。

    和她的關系算不得好,實在不想跟她多接觸。

    “想跑,休想!”夏冰寶追了過來,速度飛快一個直拳朝著他的后背打去。

    靠,不就是打架嗎,你以為我不敢打你啊?方天側身躲開。一拳朝著對方的肩膀打去。

    夏冰寶一個騰空躍起,凌空飛踢,朝著方天的腦袋踢去。

    這動作確實漂亮,方天扭身快速躲開。

    以自己現在的力量,打倒她不是問題,可問題是,打贏了她又有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“有話好好說,跟你打架沒意思。”方天看著她還要出招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夏冰寶雙腳落地,冷聲道:“地下室,那些人是不是你打的?”

    “有必要自己動手嗎?”方天反問道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

    夏冰寶道:“我的意思是,是不是你的手下打的?”

    方天搖頭道:“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夏冰寶盯著方天的眼睛,道:“那究竟是誰打的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說是狗咬狗你相信嗎?”方天笑著反問。

    狗咬狗,夏冰寶愣了愣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你調查一下不就知道了,那幫小混混不是被你抓上車了嗎?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這樣,肯定也跟你有關系?”夏冰寶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方天道:“難道你覺得那幫人不該打?”

    “該打?但也輪不到你。只有我們才有這個全力?”夏冰寶嚴肅道。

    方天冷笑,道:“如果不是我找到他們,你現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聞言,夏冰寶冷了許久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許久過后,夏冰寶問道:“我只想問你,你是怎么找到騙子的?”

    方天想了想,說道:“偶然的機會,碰巧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夏冰寶盯著他的眼睛: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和方天接觸很多次,夏冰寶知道面前這個人很厲害,可不是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他既然能找到,肯定是用了一些很強大的方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