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七百六十六/我們的游戲才剛剛開始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一頓早餐過后,方天付款,帶著小丫頭離開。

    剛走出餐廳門口,迎面走來兩個人,冤家路窄真是說的沒錯,是陸海歌和孫小波。

    陸海歌恢復了以往的淡然,英俊瀟灑。

    輸掉一次大賽,對他而言,其實也不過是個小挫折而已,根本撼動不了他的地位。

    孫小波看向方天,道:“別以為,拿下媒體新聞第一,就是行業老大了,你贏的只不過是我們的冰山一角而已。”

    這個,方天心里還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新聞資訊只是海浪媒體娛樂帝國的一小部分而已,他們旗下還有國內第一大音樂平臺、國內第一大影視平臺、國內第一大游戲平臺、國內第一大應用下載平臺,國內第一大小說平臺……

    好多好多,龐大得驚人!

    總之,在媒體娛樂這一塊,海浪,帝國一樣的存在,陸海歌被稱之為互聯網第一人真不是吹的。

    陸海歌看過來笑了笑,道:“我們的游戲才剛剛開始!”

    說完,他邁步走進餐廳。

    無論從哪方面來看,陸海歌都是方天面對過的最強對手,想要打垮他的帝國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孫小波正要走進餐廳,可突然發現身旁站著一個非常可愛的小蘿莉。

    頓時,他彎腰看著小珍珠笑道:“小朋友,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說著,孫小波伸手過去,就要摸小珍珠的腦袋。

    小珍珠趕緊躲開,瞪眼看著孫小波道:“不許摸我,你是壞人!”

    “呃?”縮小博一臉尷尬,道:“我怎么是壞人了啊?”小蘿莉看一眼就知道是壞人了,我的人品有這么差么?

    葉明珠小臉認真道:“和我哥哥做對的,都是壞蛋!”

    這是什么邏輯啊?孫小波沒有說話快步走進餐廳。

    他那會知道,在小珍珠的世界里,方天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,誰和方天做對的,小丫頭對他都不會有半點好感。

    白天的時間,方天都帶著小丫頭在附近的主題公園游玩。

    一來是陪她,二來也是給自己一個放松的機會,人生的主基調還是以輕松悠閑為主,真心不想像前世那樣累了。

    來到了這一世,到達現在這個境界,已經不需要通過工作來換取財富,說白了,就是不用上班也有大把大把的錢花。

    所以,輕松悠閑才是人生的主基調!

    夕陽西下,也是時候離開了,在游樂場的店鋪買了一只小熊,塞給小珍珠,隨即朝著公園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現在在外面可威風啊!”從身后傳來一個老人的嗓音。

    方天轉頭看去,頓時笑了,是陳文山校長,好久沒見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向來很低調的。”方天笑道。

    陳文山身邊也帶著一個小女孩,應該是帶孫女過來玩了。

    “你低調,還真沒見過這么低調的。”陳文山笑道。

    方天哈哈大笑,

    道:“校長,平時在我的網站看新聞嗎?”

    陳文山點點頭,道:“有,還順便開通了微博。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好,有空關注一下,看看有什么校園八卦,好久沒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這小子說話風格就是這樣的,陳文山早已習慣了。“那就回學校,順便給學弟們來個演講,傳授一下成功經驗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方天嘆了一口氣,謙虛道:“校長,那點兒小成就,我都不好意思宣揚,你就別讓我獻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這小子真不是一般的謙虛。”陳文山笑道。

    兩人正說話間,就在這時,一個穿著灰色外套,黑色西褲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朝著方天笑盈盈道:“方總,真是有緣分啊,又見面了。”

    這個人,方天認得,就是大賽那晚,開男科醫院的那個老板。

    跟這人有什么緣分啊?方天感覺一陣惡寒!

    自然的,也就沒有理會他。

    男人走到方天面前,殷勤笑道:“那晚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啊,方總原來你這么利害。”

    方天冷笑:“我記得,當時你還說誰是蠢貨來著?”

    男人嘴角抽搐,道:“都是姓孫的家伙誤導的,我成心向你道歉!方總是真正的牛人,我對你的佩服猶如滔滔江水啊!”

    “少廢話,有什么事就直接說。”方天說道。

    男人也不拐彎抹角了,直接道:“允許我的醫院在你們的平臺打廣告,錢不是問題。”

    現在各大電視臺都在封殺醫療廣告,最好的方式就是將廣告轉到互聯網了,在網站賣廣告效果是非常明顯的,可以帶來源源不斷的客人!

    而當今的軟云已經是國內第一大新聞平臺了,醫院在新聞平臺賣廣告可以增加醫院的可信度,是醫院老板非常看重的。

    前幾天,把方天得罪了,事后,男人腸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今天低聲下氣,也要過來跟方天談談這事兒。

    方天道:“我不是說過了嗎?不接受醫療廣告。UU看書 .uukanshu.com ”

    男人也知道方天害怕出醫療事故,到時候,平臺要承擔責任。

    他笑著說道:“你放心好了,只是治療不育的而已,不會出事兒的。”

    方天道:“不是擔心出不出事兒的問題,而是不想把網站搞的烏煙瘴氣。”

    聞言,男人不高興了,道:“沒騙人,我的醫院治療不育效果真的很好的,你可以試一下!”

    靠,我不育嗎?沒女人給我證明而已。

    方天臉色大怒,看著男人道:“滾!醫療廣告堅決不收!”

    撕破臉皮了,說下去也沒意思,男人罵道:“你不育,你斷子絕孫!”

    說完,男人快速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“唉,怎么會有這么低素質的人。”陳文山搖頭道,側頭看向方天:“小子,你比以前沉穩了許多啊,換著以前,肯定一腳踢過去了!”

    方天嘿嘿一笑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男人走了一段距離,站在電線桿旁邊,伸手進口袋,就要摸出香煙。

    可摸出來的是一張紙條。

    上面大大地寫著一行字:“你才不育,你全家都不育,你媽給你爸戴綠帽,才把你生了出來!”

    男人一個趔趄,一頭撞在了電線桿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