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七百九十四/至少還有你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難道這是命中注定的?

    方天苦笑了一下,總不能把花兒丟了,還是趕緊把它送過去吧。

    情海公寓坐落在海邊,除了面向大海的那一邊,其余的三個方向都被圍墻圍了起來。

    海邊有一個泳池,就在公寓小樓前面。

    經過泳池之后,踏上長長的階梯,便可走上公寓門前的平臺。

    此時正是寒冬,天空飄著大雪,所有的花草樹木都枯萎凋零了。

    白色瑪莎拉蒂緩緩停下,車門打開,沈嫣儀和她的經紀人陳夢雪推門下車,踏著長長的階梯,朝著公寓小樓走上去。

    剛踏上平臺,便看見一個人守候在公寓小樓門前。

    他不是別人,正是高海倫。

    他穿著一套白色西裝,打了領結,看起來像個白馬王子一樣,懷里還抱著一個大盒子。

    “我等你好久了。”高海倫深情地看著沈嫣儀。

    沈嫣儀秀眉一挑,道:“等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高海倫道:“恭喜你,今晚的演唱會很成功!”

    “謝謝!”沈嫣儀道:“就為了說一句恭喜?”

    高海倫也不拐彎抹角了:“嫣儀,你應該感覺得到,我是那么的愛你。請你相信我,做我的女人,我會給你一輩子幸福!”

    這話說得真是深情,女孩子聽了都會感動得眼淚落下吧?

    可是,沈嫣儀抿嘴一笑,道:“海倫,你這話跟多少女人說過?”

    高海倫無語。

    “嫣儀,這話我只說過一次,我對你的愛是真心的。只要你愛我,我愿意為你赴湯蹈火!”

    沈嫣儀指了指臺階下的泳池:“那你現在給我跳下泳池去。”

    高海倫看向泳池,池水冰寒無比,表面都結了一層霜。

    那種冰冷,不跳下水都能感覺得到,高海倫渾身冰寒,道:“為什么,為什么不喜歡我?難道我不夠優秀?”

    沈嫣儀看向他:“你很優秀。但你也應該知道,我心中一直愛著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說起這個,高海倫心里就感覺郁悶。“你都找他好幾年了,難道還要一直等下去?”

    沈嫣儀看向天空中的雪花:“不管等多久,我也會一直等下去。”

    高海倫不樂道:“說不定他已經死了!”

    沈嫣儀臉色一寒:“我們還有約定,他不會死的。”

    看著女神不高興了,高海倫語氣緩和下來,道:“對不起,我不應該這么說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值得你這樣等下去嗎?他對你有多好我也可以做得到!”

    “或許你覺得我跟其他的花花公子沒什么兩樣,但我為了你,我可以改變。”

    “放棄鮮花千萬朵,我只愛你一個。”

    聽著這話,沈嫣儀內心也有一絲感動!

    高海倫感覺機會來了,將抱在懷里的大盒子遞到沈嫣儀的面前:“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,

    你肯定會喜歡的。”

    這個白色外包裝的盒子,很大,有一米多高,也不知里邊裝的是什么?

    沈嫣儀只是呆呆地看著箱子,沒有任何動作。

    短暫的冷場,陳夢雪主動走上前,笑著問道:“什么東西啊?好像很貴重的樣子,可以打開看看么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高海倫點頭。

    隨即,陳夢雪將盒子打開,里邊,赫然是一個花瓶!

    陳夢雪小心翼翼地將它拿了出來,這個花瓶確實很大,做工非常精美,一看就知道是頂級的藝術品。

    高海倫看著沈嫣儀道:“我知道你平時最喜歡的就是‘瓶子’這類的藝術品,但愿你喜歡。”

    陳夢雪看著這個花瓶,問道:“我看價格不飛吧?”

    高海倫點頭,笑道:“是的,雖然這個花瓶是個現代工藝品,誕生不到五十年的時間,但它的做工實在太完美了,一直珍藏在英國皇室博物館。”

    “前段時間慈善晚會,英國女王放出來拍賣,我以三百萬的價格拍下來的。”

    三百萬的花瓶?陳夢雪聞言,手指顫抖了一下,瓶子差點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嫣儀,拿住。”陳夢雪說著,將花瓶遞到沈嫣儀手里。

    沈嫣儀雙手捧住瓶子,感覺沉甸甸的,色彩做工都是頂級,在燈光的照射下,散發出奪目的光澤!

    “嫣儀,希望你能喜歡。”高海倫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這情海公寓說大不大,但各種小路挺多的。

    方天都差點迷失了,拐了個彎,前面就是公寓小樓了,抱著鮮花加快腳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咯吱咯吱踩著雪花,經過游泳池,面前就是長長的階梯,方天抬頭看去,赫然看見大明星就在臺階上面。

    不用上樓,趕緊送貨走人。

    突然間,從上面快速跑下一個高大男人,準確來說是一個肌肉男,二話不說,伸手狠狠地推了他的肩膀一下。

    方天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,差點站不穩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方天感覺莫名其妙,怒視著面前的肌肉男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個送快遞的,竟然敢非禮我們的沈天后!”

    保鏢說著,一拳朝著他的嘴巴打去。

    我靠,方天趕緊側身躲開。

    這大明星也太記仇了啊,要說報仇剛才在體育館就可以動手了,為什么要等到現在?

    高海倫看在眼里,道:“嫣儀,他就是強行非禮你的那個家伙嗎?你放心,今晚非把它打個半死不可!”

    沈嫣儀手里捧著花瓶,呆呆地看著方天的背影,越發覺得熟悉,這種感覺好熟悉好熟悉,越來越強烈……

    玫瑰花不送了,方天丟掉,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保鏢從后面偷襲,一拳頭朝著他的后背打來。

    方天一個側身躲開……

    保鏢快速一腳朝著他攻擊過去……

    “停下來!”沈嫣儀大聲命令,聲音帶著無比的冰寒。

    高海倫疑惑不解:“他可是非禮你的那個家伙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停下來,你沒聽見么?”沈嫣儀身軀顫抖,聲色俱裂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放過他?他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沒聽見么立刻馬上停下來”沈嫣儀聲音無比冰冷,就像是零下50度的寒風!

    保鏢高高躍起,朝著方天的肚子踢去。

    方天一個快速扭身躲開,可是,腳下的冰塊太光滑了,重心不穩朝著泳池摔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撲通!”方天掉進了水里,濺起巨大水花……

    池水冰寒透骨,原本方天還想劃水游上泳池,可是身體竟然抽筋了,無法游動……

    渾身肌肉瞬間僵硬,根本沒法游泳!

    完了完了,這回難道真的要掛在這里?也不知能不能再重生一次?

    臉上的墨鏡,在掙扎之中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大明星完全看到了他的面容!

    “天,是你!”沈嫣儀高聲叫喊,松開手里的花瓶,瘋了一樣沖下臺階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聲巨響,花瓶掉落在地,落地開花,碎片飛濺!

    高海倫心都碎了!

    陳夢雪o著嘴巴驚呆了!

    三百萬的花瓶啊,就這樣爆碎了!

    拖著華麗無比的長裙,沈嫣儀踩著高跟鞋飛快跑下長長的臺階……

    此時,方天已經沒入了水里,沒有了動靜。

    飛奔到泳池邊,沈嫣儀甩掉高跟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你不能下去。”

    保鏢急著勸說,正要伸手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沈嫣儀反手抽了保鏢一記耳光!“給我滾!”

    “撲通!”

    沈嫣儀飛身跳下冰冷的池水之中,是那樣的堅決,義無反顧。

    忍受著冰寒透骨的池水,她緊咬著下唇,奮力朝著方天游過去。

    此時方天像是死了一半,身體緩緩往下沉去。

    水中的沈嫣儀明亮的大眼睛看見他,加快了速度,奮力蹬水,游到他的面前,伸手一把拉住方天的手,隨即攬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泳池邊,一分一秒過去,陳夢雪焦急等待著……

    兩人終于冒頭了,沈嫣儀將方天的身體推出水面,放到泳池邊。

    沈天后從泳池跳起,站在了泳池上。

    手指碰了碰方天的面頰,沈嫣儀含著淚道:“天,是我,你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方天一動不動,已經昏迷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天,是我,你醒醒!”沈嫣儀說著,眼淚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方天臉色慘白,沒有任何反應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再見面,為什么,最終我們要生死離別?!”沈嫣儀的眼淚像是斷線的珍珠不停滴落。

    感覺他的呼吸越來越微弱,沈嫣儀將他的身體平放在泳池邊,隨即跪了下來,抿了抿小嘴,開始人工呼吸……

    “轟!”此情此景,猶如春雷炸響!

    高海倫臉色巨變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瘋狂沖了過來,飛快急促道:“嫣儀你瘋了,他只是個歌迷啊,值得你這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刷!”沈嫣儀扯下了方天的皮帶,趴地一聲,抽在了高海倫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高海倫一聲痛叫,撲通掉進了水里。

    手指按著方天的下巴,沈嫣儀一下一下地做人工呼吸,經營的淚珠一滴一滴落在方天的臉上……

    地面鋪滿白雪,穿著華麗盛裝的沈天后跪在身邊,一次次地吸氣,呼氣……

    縱使天后的肺活量很大,但也感覺要斷氣了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正應了演唱會最后那一首歌《冰天雪地死不分離》!

    一口口生命氣息進入體內,方天緩緩睜開了眼睛,可看見眼前的一幕徹底傻眼了!

    沈天后怎么會跪在我的身旁?

    她怎么會給我做人工呼吸?

    她不是要殺了我嗎?

    沈天后高高的發髻掉了下來,長發飛舞,就像是降落凡間的仙女……

    “天,你終于醒了!”沈天后將方天扶起……

    滿地白雪,天空飄著雪花,身邊的老樹吊著冰掛,方天饅頭白發!

    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,沈天后緊緊抱住,白皙如玉的臉蛋貼在方天的面頰,哭得就像是放閘的洪水,山崩地裂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