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八百零七/對得起你的身份了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豪門家族就是不一樣,過年派紅包也要派個幾十萬的。

    紅包里邊的面值,大多數都在一千塊以上。

    曾經聽玉顏說過,幾年前她還收過一個紅包,里邊是一張支票,一張一百萬的支票!首發

    雖然,現在和金玉顏也只是有名無實的夫妻,但在他人看來已經是夫妻了。

    到時候,肯定會有人要紅包的。

    所以,金玉顏早就準備好了一箱子紅包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?”金玉顏看過來問道。

    方天回過神來,笑著說道:“我們爭取今年生個孩子,明年就可以賺紅包了!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”金玉顏臉色嫣紅,瞪眼,她的臉蛋比煙花還好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年初一。

    金家大宅大紅燈籠高高掛,別墅門前的小樹林綠意盎然,樹上開著朵朵鮮花,空氣中彌漫著煙花燃放過后的煙火氣味。

    一大早,陳善美和女兒金玉顏出門,坐進蘭博基尼,朝著大伯的家開去。

    至于方天,并沒有跟隨過去,不是怕了大家族那些人,而是,陳善美說了,金華山待會兒到濱海,最好親自過去接機。

    金華山其實沒有想象中那么可怕,只要多跟他接觸多溝通,他還是挺好相處的,讓方天過去,自然是為了給金華山一個好印象,今天的大家族聚會就不會這么尷尬了。

    方天明白陳善美的用心良苦,發動車子朝著機場開去。

    四十分鐘后,方天走進機場大廳,看了看手表,老爺子應該差不多到達了。

    一架波音777客機降落在濱海機場,在跑到滑行了一段距離停了下來……

    一大批旅客拉著行李箱,走出機場通道,要么探親要么旅行。

    只是,方天等了好一會也沒看見金華山的身影。

    正想著找工作人員詢問一下,就在這時,從機場通道走出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一個個打扮華麗,一看就是非富即貴的主。

    大家族的人來了,只是,不是金華山,是二叔那一家。

    二叔金文川穿著一身藍色筆挺西裝,緩緩走出通道。

    在他身邊是他老婆馬紫麗,穿著紅色外套短裙,戴著金耳環,金項鏈,翡翠手鐲。

    在她后面是他兒子金玉城,穿著黑色長褲,黑色皮衣,小麥色的肌膚,一臉的嚴肅軍人模樣。

    這三個人,方天絲毫不陌生,只是,在馬紫麗右手邊,和她有說有笑的是誰?

    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女孩子,一身名牌裝扮,紫色吊帶連衣裙,外面罩著一件藍色小西裝。

    是她女兒嗎?從沒聽說二叔有女兒啊?

    “二叔,二嬸,玉城,新年好啊!”

    方天走過去,笑著主動打招呼。

    馬紫麗像是沒聽見似地,依然和身邊的女孩說話,絲毫沒有理會。

    沒人理會,方天感覺有些尷尬了,笑容僵硬。

    “侄女婿是你啊,新年好!”還是二叔比較有人情味,他側頭看過來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二叔,

    金老爺子呢?”方天疑惑問道。

    金文川笑道:“我們先登機,他下午才過來!”

    方天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怎么呀?不想見到我們?”

    剛才不理睬人,這個時候,馬紫麗出聲說話了,她看了過來。首發

    這女人的那張嘴,一如既往的風格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,很高興呢!”方天說道。

    目光轉移到那個身材高挑的女孩,她的身材確實很高,像個模特似地。

    方天笑著問道:“這位小姐,請問貴姓?”

    女孩貌似沒聽見似地,側過頭去,跟金玉城說話。

    好高傲的樣子,切,你不搭理我我才不搭理你呢。

    金華山下午才過來,那就先接這一家過去。

    “二叔,咱們走吧!”方天招手笑道。

    金文川點點頭,跟隨而行。

    除了玉顏這一家,和家族其他人,能說得上話的也只有二叔了。

    聽說,他曾經也是個商業天才,可后來隕落了,是三個家庭當中“最窮”的一家。

    所謂的“窮”是相對于大伯和玉顏兩家而言的,金文川身家十幾億還是有的。

    看看他老婆穿成啥樣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方天帶著四人,來到停車場。

    一路上,那個身材高挑女孩都跟著馬紫麗和金玉城說話,有說有笑的,可看過來方天這邊的時候,就變得面無表情了,像是欠了她幾百萬似地。

    馬紫麗跟女孩說道:“他啊,就是入贅到我們家的,出身一般般的!”

    聞言,高挑女孩撇了撇嘴,更加不想跟方天說話。

    方天看向她,她側過頭去,那模樣高傲到不得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看向她,倒不是她長得有多漂亮,而是發現了她的高跟鞋,真的很高很高,七寸的鞋跟,是的起碼是七寸的鞋跟!

    怪不得這么高人一等,小心摔死你!

    自以為出身高貴,就高人一等,不把他人放在眼里,方天對這個女孩沒半點好感。

    只開了一輛車過來,五個人勉強可以擠在一起,可是,這些身份高貴的人愿意嗎?

    方天打開了車門,有些為難。

    馬紫麗看著車子,道:“方天是吧,這車子交給我兒子開,UU看書.uukanshu.com你自己去打車吧!”

    這車是我的,反而被她一句話給擠出去了。

    方天那個不爽啊。

    金文川道:“后排座位坐三個人還是可以的!”

    “可以你的頭啊!”馬紫麗不樂道:“這么擠,萬一把我骨頭擠斷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野蠻不講道理,方天無語。

    金玉城說話了,道:“剛好有個朋友過來接我,我坐他的順風車!”

    說完,金玉城轉身遠去。

    就這樣,方天坐進了駕駛位置,馬紫麗和那個高傲女孩是不可能坐在副駕駛位的,她們坐在了后排,金文川坐在了副駕駛。

    關門,發動車子,朝著大伯的別墅開去。

    馬紫麗左右看了看車廂,道:“方天呀,過來接我們,怎么開這樣的破車過來呀?”

    破車?一百多萬的保時捷叫破車?

    “這樣的車,根本不配金家人的身份。”一身珠光寶氣的馬紫麗姿態高傲地看過來。

    方天轉動著方向盤:“下次開一輛面包車過來接你,你應該滿意了。”

    馬紫麗頭有點暈……

    “面包車都不滿意的話,開一輛三輪摩托車來接你!應該對得起你的身份了!”

    想想坐著三輪摩托車的情景,馬紫麗感覺天旋地轉……

    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