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八百七十四/路邊賣燒烤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回到現實,直到現在,方天給自己的定位還是一個互聯網創業者。

    既然是創業,會成功也很有可能會失敗。

    公司快速擴張是要冒很大風險的,比如說,一個老板原本開十家分店就好了,偏偏要快速擴大到一百家分店,要是這一百家分店生意興隆還好,要是生意慘淡,那結果就很悲劇了!

    一夜之間,看起來好風光的企業轟然倒塌。

    這樣的快速擴張,方天有時候也會懷疑,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?其他應用倒不擔心,最大的問題還是操作系統,假若操作系統失敗,軟云公司極有可能被拖垮!

    一夜之間,一無所有,這不是開玩笑的。

    他猝死重生來到這個世界這個時代,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操作系統計劃失敗了。

    但縱使要冒好大的風險,方天也必須得做,說到底就是死不甘心,拼了老命也要把操作系統做到全世界!

    或許就是這種死不甘心,老天讓他重生了,給他一個機會,再來一次。

    想著想著,竟然想起了前世一些事情,方天拿起了酒瓶,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。

    杜飛同樣喝下一口啤酒,道:“老實說,操作系統計劃,你有沒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方天說道:“系統做起來不難,但推廣就相當困難了。這里邊的情況,是相當復雜的。”

    杜飛道:“有時候我真不太理解,為什么你這么堅持?”

    總不能說,是為了前世一個沒有實現的夢想吧?方天道:“要是軟云科技被操作系統計劃拖垮了,你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公司是你的。”杜飛笑道:“你是我的好兄弟,有福同享有難同當!要是軟云真的破產倒閉了,兄弟們依然會追隨你,哪怕你變成乞丐,也是丐幫幫主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有你這樣的兄弟此生無悔!”

    方天大笑著,舉起啤酒瓶,和杜菲的酒瓶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坐在馬路邊的花圃上,和兄弟吃著燒烤,喝著啤酒,談天說地。

    不同于在高檔場所,這里別有一番感覺,偶爾爆一句粗口感覺更加暢快!

    “靠,喝這么少,是不是男人啊?”杜飛丟掉酒瓶,笑罵道。

    方天道:“你妹的酒量能比得過我,來,再來一瓶。”

    杜飛站起身,正要過去,把箱子捧過來,可發現,母親摸著額頭,身體搖搖晃晃。

    突然,身體前傾,她的頭朝著燒烤爐栽倒下去……

    杜飛臉色一驚,快速走過去將她扶住。

    “媽,怎么了?”杜飛緊張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,沒事。”杜母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發燒了,我送你去醫院看看吧。”杜飛看著母親發紅的臉色,有些擔憂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。”杜母搖頭拒絕:“今晚的生意還沒做完。”

    方天站起身,走過去:“阿姨,你還是去醫院看看吧,頭痛發燒可大可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杜母看著面前那幾根還在燒烤的雞翅膀。

    方天道:“你去醫院,攤位我給你看著。”

    “你會燒烤?”杜母有點懷疑。

    “會。”方天笑道,不就是燒烤嗎?有什么難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麻煩你了!”杜母感激道。

    “快去吧。”方天說道。

    隨即,杜母解開圍裙交給他,然后杜飛帶著她朝著醫院走去……

    面前是一輛燒烤車,里邊是一個燒烤爐,下面有黑炭在燃燒,上面是一個鐵網。

    系上灰色圍裙,方天立刻將鐵網上的雞翅膀翻轉過來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雞翅膀就烤制完成,將它們放進盤子,遞給客人。

    沒想到啊,會淪落到這種地步,方天嘿嘿一笑,路邊當小販,城管不會過來吧?

    一個個客人走開,一個中年阿姨走過來:“小哥,給我來一串靠魚丸,一串烤香腸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等等。”

    方天拿起竹簽,魚丸早已串起來,在上面打上一些醬油,隨即放在鐵網上面烤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咦?這個賣燒烤的好帥氣啊!”一個路邊的小姑娘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旁邊的女孩子道:“是啊,真的好帥氣哦!”

    “這么帥氣為什么要在這里賣燒烤呀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呢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家里困難,誰會出來賣燒烤啊!”

    路邊的女人議論著。

    一下子,方天的攤位吸引了好多女人過來光顧,她們還稱呼他作“燒烤王子”!

    隔壁同樣賣燒烤的大叔心里就不爽了,媽的,長得帥就是好啊,到哪里都吃香,賣個燒烤也能生意興隆。我靠,這么年輕帥氣,你當什么路邊小販啊?

    方天手里忙個不停,趕緊把東西賣玩了,就可以走人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輛紅色寶馬緩緩停在馬路邊,車門打開,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人走下車。

    年輕人二十來歲左右,一身頂級范思哲休閑裝,一看就知道是個非富則貴的主。

    下車之后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他緩緩走過來,臉色驚訝地看著方天,越是靠近臉色越是震驚!

    “同學,真的是你啊!”男人朝著方天大聲打招呼。

    方天抬頭看向他,很陌生,道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相隔幾年連我都不認得了,我是你的高中同學范偉啊!”范偉站在燒烤車面前道。

    方天現在明白了,凡是對方認識自己,自己又不認識他的,看模樣年紀又差不多的話,肯定都是身體原主的同學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高中同學啊,幾年不見都認不出來了。”方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差點認不出是你。”范偉上下打量著穿著圍裙,一身油煙的同學:“怎么這么落魄啊?”

    “還好吧,賺點小錢。”方天將一根雞翅膀遞給前面的客人。

    客人接過雞翅膀,將兩塊錢遞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當年的天才,好多人都覺得你大有前途,可今天怎么淪落到這個地步?”

    范偉呵呵一笑,貌似在惋惜,更像是在嘲笑。

    方天表情漠然:“同學,要是過來買燒烤的話,我會很高興。要不是,請你離開。”

    范偉嘴角揚起:“怎么?不想見到我?難道,不希望我照應照應一下你?我這幾年混得不錯。”

    說著,范偉看了一眼自己的豪華敞篷寶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