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九百一十五/有東西送給你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軟云做視頻網站到現在也有好長的時間了,方天各種招數層出不窮,到今晚,終于收到回報!

    達到了最理想的效果!

    方天長松了一口氣:“真是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“來,喝點酒慶祝一下!”林可晴舉起酒杯,笑著站起身直接將酒杯送到方天嘴邊。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林總,我受寵若驚啊!”

    “應該的,一來我們軟云視頻成功了!二來你救了我的好友!”林可晴笑著,動了動手里的杯子:“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林總,你也辛苦了。”方天也斟了一小杯酒,送到了她的嘴邊。

    林可晴正要把酒倒進方天嘴里,可赫然發現兩人的姿勢,臉色瞬間紅了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方天奇怪道。

    林可晴紅著臉:“你沒發覺姿勢不對很那個嗎?很像婚禮新人喝那個酒?”

    此時,兩人的手臂交叉都繞過了對方的手臂,將酒杯送到對方的嘴邊,典型的交杯酒啊!

    婚禮新人喝交杯酒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方天猛然醒悟,大笑掩飾尷尬!

    剛才只是下意識的動作,可沒想到搞得這么尷尬。

    清了清喉嚨,方天一本正經道:“我這人很單純的,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林可晴臉色更紅了,道:“你最不單純。”

    方天一笑,道:“喝吧。這種慶祝很特別,我喜歡。兄弟慶祝碰杯,男女慶祝來個交杯!哈哈!”

    這叫什么話?這人性格向來特別,林可晴咬了咬紅唇,正要將白酒倒進方天嘴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“你們再搞什么?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什么也沒看見!”白雪雪剛好走進包間,看到一男一女喝交杯酒,驚訝了,她趕緊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尷尬無比,林可晴鬧了個大紅臉,臉色紅得都要滴出血來了!

    “哈哈!”方天臉皮厚,大笑掩飾尷尬。

    “都是泥。”林可晴瞪了方天一眼,紅著臉的她,嬌艷欲滴!

    餐廳外面的空地。

    圍毆禽獸已經結束。

    孫小波被打得半死不活,卷縮在地上,面容浮腫,口吐白沫,滿地是牙齒,打到連他媽都不認得了。

    綠發男主播手拿著麥克風,站在了孫小波面前,對著鏡頭道:“直播‘追捕禽獸’到現在也差不多結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采訪一下我身邊這位胡子大叔,他下角最狠。”

    胡子大叔剛才下角確實非常狠,使勁地朝著孫小波的褲襠踢去,由始至終都是瞄準那個地方踢。

    綠發主持將話筒遞到大叔面前,問道:“大叔你為啥下角這么狠?是不是為那個被傷害的女孩子報仇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胡子大叔一臉蒙逼。

    主持人一愣:“呃?你不是因為白雪雪被他傷害才打他的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啊?我根本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呃?那你不知道情況?為啥打他?還下手這么狠啊?”

    胡子大叔看了孫小波一眼,

    哼了一聲道:“媽的,死人妖!一個男人打扮得像個女人一樣,看著就惡心!路過看不順眼就打他了。”

    大叔語氣是那樣的理所當然!

    孫小波一口鮮血狂噴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周圍的群眾狂笑……

    直播,在笑聲中結束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警察也來了。

    警車停下,夏冰寶下車,帶領幾名身穿藍色制服的警察走過來。

    隨即,兩名警察將孫小波拉起來,鎖上手銬。

    一大堆罪名,這么一鎖上手銬,這輩子孫小波也別想出監獄了。

    真應了那一句,世界這么大,你能呆的地方也只有監獄。

    就他做過的那些壞事,殺了他也不過分,只是這樣也太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給白雪雪潑硫酸的時候,他不是說讓對方在痛苦中后悔一輩子嗎?現在就讓他在監獄后悔一輩子。

    孫小波毀容了,是的,現在他的容貌相當恐怖!

    怎么搞的呢?他剛才給白雪雪潑硫酸的時候,硫酸打在雨傘上,硫酸反彈打在了他的臉上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他毀了自己的容,自己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此時,方天下樓,身邊林大美女陪著走下樓。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!夏警官破大案了。”方天朝著夏冰寶笑道。

    夏冰寶走過去,站在他面前,道:“應該恭喜的是你吧?你的直播很成功嘛。方天你還真會利用。”

    按理說,警察辦案抓拿罪犯的過程,都是在密密中進行的,可方天倒好,將這場逮捕行動做成了直播。

    方天說道:“別這么說,你好我好大家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說的是事實,要不是他,根本不可能破案,更不可能挖掘出來這么多猛料。

    原來,孫小波背后還有一個馬刀哥,一個特大犯罪團伙,現在這個特大犯罪團伙也被鏟除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一直跟蹤他,不可能發現這么多。

    這樣想來,他利用這次做直播也就算不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沒有再說什么,夏冰寶轉身吩咐警察將孫小波送上警車。

    孫小波前腳踏上警車,轉頭看向方天道:“king別以為你有多了不起,UU看書www.uukanshu 你跟陸海歌相比還相差很遠很遠,你跟他永遠不是一個級別的,你是永遠的老二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她癲狂大笑,警察將孫小波推進警車。

    壞人都抓走了,警車駛離現場,群眾們歡呼一片……

    最激動的要說白雪雪了,她激動得眼淚流下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。”白雪雪走過來,站在方天面前,突然雙膝跪下。

    方天趕緊伸手,將她扶了起來。“你是林總的朋友,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白雪雪身體非常虛弱,身體搖搖晃晃站起來。

    “雪雪,我送你上去休息吧。”林可晴看著她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白雪雪點頭輕輕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你跟我上去,我有東西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“你上來就知道了。”白雪雪笑道。

    方天點了點頭,跟隨上樓。

    林可晴攙扶著白雪雪走進她的臥室,讓她坐在了沙發。

    房間很寬敞,紅色地毯,白色沙發,室內有淡淡的薰衣草味道。

    方天走進去,很疑惑白雪雪究竟要送些什么東西?

    白雪雪扭身,伸手進枕頭下面,將一張銀行卡抽了出來,送到方天手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