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九百三十/目無領導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此話一出,震驚了整個食堂!

    筷子、勺子掉了一地,公司員工紛紛看向這邊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蔡軍平時在公司欺負人多,這回撞鐵板了。

    方天很少來天空大廈,即便過來,也是直接找高云,在天空大廈認識他的人還真不多,若不是剛才開了個會議,食堂內根本沒人認識他。

    剛才,蔡軍并沒有參加會議,根本不知道方天是誰?他還以為方天是公司的普通職工。

    普通職工,那需要跟他客氣,蔡軍張口就罵。

    所有員工都看過來,蔡軍全然不知什么回事,轉頭掃視所有食堂員工。“看什么看?吃你的飯!”

    公司員工心里暗笑,不知死活,待會兒你可要玩完了。

    當所有職工都以為方天要怒罵回去的時候,方天異常的安靜,沒有說話,默默吃完午餐。

    蔡軍已經將飯盒交給了助手小李,讓他去打飯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已經被公司開除了。”蔡軍黑著臉看過來。

    方天依然沒有理會,收拾東西,站起身,走向水龍頭沖洗飯盒。然后,穿過食堂,朝著大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但要炒你魷魚。你這種目屋領導的低素質員工,我還要全公司通報,殺一儆百!”蔡軍惡狠狠說道。

    目無領導的低素質員工?吃飯的人都笑了,差點笑噴飯!

    方天淡淡笑著,拿著飯盒,走出食堂。

    現在的年輕人,真他媽不知天高地厚。蔡軍心想著,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助手小李打飯完后,走過來,將飯盒遞給蔡軍。

    蔡軍接過飯盒,目光看向門口的方天,道:“這個人,給我辭退他,然后全公司通報批評。”

    聞言,小李臉色大驚,道:“蔡主任,萬萬不得啊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個,那個……”小李道:“那個是我們公司的董事長方天先生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他是方董!”蔡軍瞪大雙眼,震驚得差點暈了過去!

    “是啊,除了他還有誰?”

    “咣當……”蔡軍心臟鄒婷,手里的飯盒掉在地上,米飯、番茄,雞蛋,牛肉,排骨通通掉在地上!

    “方總,請留步。是我該死啊啊啊啊啊……”蔡軍飛快追了出去,一邊狂奔,一邊帶著哭腔大喊。

    休息間。

    面前放著一臺筆記本電腦,方天左手端著玻璃杯,右手摸著鼠標,看著網上的情況。

    無數的網友,還有一些業界專業人士都在議論軟云是不是正在開發操作系統。

    按理說,開發操作系統是一件很值得驕傲宣揚的事情才對,但畢竟現在還沒做出來,一旦宣揚出去,天知道會帶來多少麻煩?

    有句話叫“曝光死”,科技公司在沒有完成產品研發的時候,一般都是深度保密的,這出于很多方面的考慮,絕對不希望“曝光死”。

    剛才,團隊高層已經出來辟謠了,否認了公司正在開發操作系統。

    當記者詢問,軟云公司有沒有打算開發電腦操作系統的時候?軟云高層笑著婉轉回答,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性。

    當今的軟云,最主要的還是布局應用生態,操作系統不是我們要考慮的。

    只是簡單地回答了一些問題,采訪就結束了,這些事情不必說太多,說太多反而會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。

    泄漏風波基本結束,只是究竟是誰泄漏出去的?看著筆記本,方天正想著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從門外走進來一個人,是高云。

    “調查結果出來了。”高云看過來說道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誰?”方天飛快詢問。

    高云道:“是蔡軍蔡主任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又是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泄漏出去的?”方天問道。

    高云道:“蔡軍和他的下屬在一個五百人的聊天群聊天,把我們開發操作系統的計劃說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暈死,在公開群泄漏公司機密,這個什么蔡軍還有沒有職業操手啊?

    “他在哪里?”方天站起身問道……

    組長辦公室。

    一臺19英寸屏幕的電腦前面,一個身穿寬松長裙,挺著大肚子的女人坐在椅子上,看電影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只大手重重地拍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懷孕女人嚇了一跳,抬頭看去,面前站著一臉黑鍋的蔡軍。

    “當我說的話是耳旁風了,上班時間竟然看電影,作死嗎你?”蔡軍看著懷孕女人氣憤道。

    剛才得罪了大老板,心情非常不爽,現在就想找人發泄,發泄的對象自然瞄準了下屬。

    懷孕女人道:“主任,UU看書www.uukanshu.com 現在是中午休息時間?娛樂一下都不行嗎?”

    “休息你個頭啊,知道公司現在有多繁忙嗎?今晚加班!加班加班加班!不愿意炒魷魚!”蔡軍對著女人口水狂噴。

    這個蔡主任真是無良到極點了,一個女人挺著大肚子,不放人家的產假不說,還要人家加班,這是不是要人命的節奏?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重在軟云公司工作,工資高,待遇好,女人都不想干了。

    心里忍受著委屈,女人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可是蔡主任沒有放過她的意思,還在大聲罵著:“還有啊。在公司上班你看什么電影?你以為公司是你的家,可以任意妄為嗎?”

    女人忍不住說話了,道:“剛才,有個公司高層吩咐我多休息,什么也不用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高層?那個高層?”蔡主任怒道:“我倒想看看是誰這么大膽,縱容員工偷懶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方天雙手插兜,笑著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看著他進來,蔡主任臉色瞬間綠了,像是吃了一把綠頭蒼蠅一樣地難受,他哭笑著臉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?對我說的話有意見?”方天看著蔡軍道:“要不要把我也炒魷魚了?”

    聞言,蔡軍滿頭大汗,他抹了抹額頭的冷汗,戰戰兢兢道:“哪敢……哪敢啊。炒誰魷魚,也不能炒方總你啊。”

    他是方總?女人看著方天,心中大喜,感覺救星來了,苦日子熬到頭了。

    方天盯著蔡軍,冷冷道:“聽說,平時你很喜歡以大欺小,氣壓員工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沒有沒有。”蔡軍連連搖頭否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