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九百四十四/血汗工廠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石俊湊到方天耳邊,小聲道:“這些垃圾耳機回收回來也就一塊幾毛,翻新之后就當成一手的來賣,十幾塊到幾十塊不等,你想想這老板有多黑。”

    簡直無良到極點了。

    “還有啊。”石俊道:“這家塔馬達工廠是‘地獄工廠’不是我夸張黑它。工人都這么說。”

    “每天工作十五個小時,是的十五個小時,工資低廉,還有各種亂七八糟的條款扣工錢。”

    “還經常發生事故,受傷了也只能自認倒霉,要是在這里干上一年還能完好無損走出去,簡直就是奇跡。”

    方天看了看正在拆卸電子零部件的工人,他們的手都貼著創可貼。

    石俊道:“貼創可貼已經算輕的了,之前還有工人斷手指斷掉胳膊的。”

    不是吧?方天驚訝:“你沒說大話?”

    石俊道:“我是那種說大話的人嗎?都是真的,報紙都有報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工廠工作,操作某些機器是非常危險的,例如切割機、攪拌機等等,安全保護不夠的話,就會攪斷手指,甚至胳膊!

    聽著就感覺毛骨悚然,方天手指都發麻了。

    “還有啊。”石俊看著廠房:“在這里工作不但斷手指斷胳膊,還會斷子絕孫!”

    方天張大嘴巴:“沒有這么離譜吧?”難道操作切割機的時候,還會切到那玩意?這不可能啊?

    石俊看著他疑惑的眼神,手指指了指廠房對面,一個正冒著黑煙的3號廠房。

    “收購回來的垃圾零部件,里邊有一些稀有金屬,黃金啊白銀這些。通過高溫燃燒,是可以提煉出來的。”石俊道:“那個地方就是專門提煉黃金的地方,里邊的溫度很高,工人都沒有什么特殊防護。你知道,男人那個地方不能被高溫燒烤的,否則。嘿嘿,會斷子絕孫。”

    方天微微點頭,原來如此。

    石俊臉色恐懼:“在里邊工作的工人,男的不育,女的流產。”

    真是可怕,果然是地獄工廠啊。

    方天感覺奇怪了:“為什么還會有人在這里工作?”

    “沒辦法,出來混口飯吃不容易。”石俊嘆息道:“許多來自農村的人,根本就沒有什么自我保護意識,除了問題也自認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說這么多,表哥我就是要勸說你。”石俊臉色鄭重看著方天:“苦海無邊,趕緊走啊。”

    方天問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石俊笑道:“我準備應聘一家網吧管理,兼職寫小說。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班,拿走這個月的工錢就會走人。”

    方天點頭道:“我也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就要離開,這邊的情況已經了解得差不多了,是時候離開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石俊一把拉住他:“暫時還不行。

    我現在要去應聘網吧管理,還有一個小時才能下班,表哥,麻煩你頂替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由分說,他跑出廠房,邊跑轉頭道:“表哥,謝謝你了啊!”

    謝你個頭啊,我有答應了嗎?方天豎起一根中指。

    這家工廠的老板到現在還沒見到,就在這里多呆一會兒吧。

    走出去,方天來到大貨車后面,將箱子捧出來,搬進2號車間。

    剛放下箱子,就在這時,一個男人走進來,他不傻別人,正是車間管理主任,姓周,工人私下都叫他周扒皮。

    他手里拿著一份打印紙,站在工人前面,清了清嗓子,道:“工廠最新規定,在這里宣讀一下。”

    工人停下手里的活兒,認真聽著。

    周主任看著打印紙:“工廠最新規定。每位工人每天工作時間不得低于15個小時,遲到早退扣工錢。

    工作三個小時休息兩分鐘,超時罰款。

    每個月兩天休息日,節假日不放假。

    除非生病,可以像我申請病假。注,除非你病得快要死了,否則不批準。”

    工人們嘩然一片,真他媽無良啊!

    才不管工人是什么表情,周扒皮主任繼續道:“頂撞上司,罰款50。

    見到領導不打招呼,罰款50。

    工作打哈欠,罰款50。

    喝水超過1分鐘,罰款50。

    上廁所超過5分鐘,罰款50……”

    媽的,不把人當人看了,這么沒人性的規定也能做出來。

    方天看向那些工人,奇怪的是,竟然沒有出聲反對,只是低聲交談。

    這個時代的生活或許真的太艱苦了,正如石俊說的,混口飯吃不容易,能忍則忍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法律保障,這些工人是不知道的,或者說是不會理會的,在這個出來打工只是為了解決溫飽的年代,連吃飯都是個問題,還抗爭什么啊?

    一個身材干瘦的男人從衛生間走出來,就要走出廠房。

    周扒皮主任看著他:“工作還沒完成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干瘦男人道:“十二個小時的工作做完了。”

    周扒皮主任將打印紙丟給他:“工廠接了一個大訂單,最新規定,所有員工都要加班,工作十五個小時。”

    男人驚訝,UU看書 .uukanshu.com 滿臉疲憊道:“可我現在好累,都干不動了啊。”

    周扒皮板著臉道:“干不動也要干,不然罰錢。”

    工人不敢得罪,滿臉無奈地走回自己的崗位。

    干瘦男人坐在凳子上,拿起一把鋒利的剪刀,再拿起一個電子零部件,上面有一根鐵絲纏繞住,用剪刀剪開。

    實在太疲憊了,手指累得都在顫抖,眼皮子打架,幾乎睜不開眼睛。

    剪刀剪下去,干瘦男人啊地一聲痛叫,剪刀剪在了左手的食指上。

    頓時,手指頭鮮血直流。

    周扒皮冷眼一看,道:“沒用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沒人性的垃圾!”方天看著周扒皮主任怒道。

    周圍的工人都驚呆了,這個小子真是大膽啊,連主任都敢罵,即便不想干了,也不能在這個時候說啊,這個日的工錢不想要了嗎?

    周扒皮主任臉色大怒看過來,冷冷道:“你這個月的工資通通扣除。還有,得罪領導,罰款50!”

    “啪!”方天掏出一百塊直接拍在了周主任的臉上,罵道:“人渣,錢不用找了!”

    說完,轉身走了出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