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九百四十八/當年的同桌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這個消息夠爆炸的!

    方天愣了好久……沒有期待,就沒有失落。

    原本,對于張麗還真談不上有什么感覺,可聽她說一直喜歡自己的時候,內心又有些興奮。

    可突然聽她說,現在已經結婚生孩子了,竟然感覺非常失落!

    這種感覺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張麗看著他的表情:“怎么?是不是很失落?”

    “呃?有點。”方天郁悶說道。

    張麗一笑,道:“嗯,你這個表情我很滿意,我的報復目的也達到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吧,嫁給其他男人,就是為了報復,有這么玩的嗎?方天想到一個情況,道:“班長,你該不會是故意這么說,刺激我吧?嘿嘿,其實你還單身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搖晃著高腳杯,得意地笑著。

    可是,張麗的下一步動作,讓他差點暈倒。

    張麗轉身,將一個身穿紅色嬰兒外套的寶寶抱了起來,然后把嬰兒的小腦袋抬起,朝著方天:“寶寶,叫叔叔!”

    “噗!”方天一口紅酒噴了出來。

    剛才還真沒留意,原來她的孩子就放在旁邊的座位。

    張麗摸了摸嬰兒的小臉,呵呵笑到:“方天,你說,我的寶寶跟你長得是不是很相似?”

    天雷滾滾!

    跟我有什么關系啊?需要這樣刺激人嗎?方天擦了擦嘴角的紅酒,無語了。

    張麗氣死人不償命,摸著寶寶的腦袋,笑道:“寶寶,趕緊叫叔叔,叫叔叔有紅包。”

    方天喝著酒都被嗆到了,咳嗽了兩聲:“叫爺爺吧。”

    張麗不滿瞪眼:“你當我老公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不喝酒了,方天讓服務員送過來一杯橙汁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麗懷里的寶寶突然哇地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方天道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餓了,我去喂一下他。”張麗說著,站起身,朝著衛生間走去。

    看著她抱著寶寶遠去,方天長長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很少會想男女感情方面的事情,但偶爾也會被一些事情給觸動。

    對于張麗,還真談不上唉不愛,但知道她已經是人家孩子她媽了,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同學,不要傷心,我比你傷心一百倍。”就在這時,一個穿著白色t恤的年輕人走過來,拍了拍方天的肩膀。

    方天一臉漠然地看著他:“同學,好久不見。”其實,根本就想不起來他是誰?

    “估計你都忘記我了。”年輕人坐在了方天的身旁:“我是你當年的同桌流鼻涕啊!”

    同桌流鼻涕?方天一口牛奶噴出,笑了。

    裝作恍然大悟,方天一拍腦袋,笑道:“原來是你啊,你不說還真忘了。”

    流鼻涕的真名叫劉筆提,當年他爸給他改這個名字,就是希望他多提筆寫字。

    上學之后,劉筆提才知道這個名字這么惡心。

    劉筆提笑道:“當年這個花名就是你給我改的啊,真不知道要不要感謝你。”

    方天哈哈一笑,撓了撓頭,道:“是嗎?”

    劉筆提之所以叫流鼻涕,除了名字的諧音,還有另外一個原因,這個同桌經常感冒流鼻涕,做作業的時候,考試的時候,總能見到他抽鼻子,不讓鼻涕流下來。

    流鼻涕這個大名就這樣傳開了。

    現在的劉筆提已經不是當年的流鼻涕了,身材很高大,看起來相當健壯。

    同學幾年沒見,說起當年的花名很有一種親切感。

    劉筆提自我倒了一杯酒,笑道:“你真是健忘,我是你的同桌,這樣也能忘記。”

    “我連自己都差點不認得了。”方天笑道:“對了,流鼻涕,呃,不好意……”

    劉筆提呵呵一次,擺手大方道:“就叫流鼻涕吧,回想起來還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說著,劉筆提給方天倒滿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方天喝下一口紅酒,道:“剛才聽你很感慨的樣子,怎么?當年你很喜歡班長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很多人都知道的。”劉筆提道:“你又不喜歡班長,失落個啥?該傷心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方天拍了拍他的后背:“同桌,我深表同情。”

    “同情有個屁用。她都已經是人家孩子她媽了。”劉筆提一仰頭喝下一杯酒,道:“當年她怎么就喜歡你不喜歡我呢?說實在的,我真想揍你一頓。”

    方天冤枉道:“流鼻涕同學啊,我根本不知道啊。不是今天的同學聚會,我根本不知道她喜歡我。再說了,你整天流著兩行鼻涕,人家喜歡你就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劉筆提看著方天道:“你真傻,班長喜歡你都不知道,我早就發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發現了,為什么不告訴我?”

    “告訴你做啥?不揍你一頓已經很給你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話說當年,還真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你應該知道,我喜歡另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劉筆提笑而不語,他喜歡的人,不但全班級,整個學校都知道。

    有些感慨,劉筆提嘆了一口氣:“唉,我這只鵝喜歡上了一只貓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可貓喜歡上了一只狗,你這個狗喜歡上了鳳凰。”

    “滾,你才是狗。”方天笑罵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單身狗!哈哈!”劉筆提大笑。

    方天上下打量著劉筆提:“這些年,應該混得不錯吧?看模樣比我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劉筆提道:“還可以吧。我爸覺得我的體質不太好,讓我去學醫了,還別說,學醫以后,感覺身體強壯了許多。畢業之后在一家三流醫院當醫生。”

    還以為是三甲醫院呢?原來是三流醫院。

    這人生落差真是大。

    方天懷疑,開玩笑道:“看不出來啊?你也是醫生?不會醫死人吧?”

    彼此說話都很隨意,開個玩笑也是無傷大雅的。

    劉筆提搖頭,笑道:“我的專科不會醫死人,頂多讓你生不了孩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方天驚訝,這么可怕?

    很好奇,方天問道:“你是專業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劉筆提笑道:“你猜猜?專門給人生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專門給人生孩子的?

    方天想了想,道:“婦產科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劉筆提喝著酒,搖頭道:“再猜猜,就是幫助好多人生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幫助好多人生孩子的?方天瞪大眼睛驚訝:“你是種馬?”

    “噗!”劉筆提一口酒水狂噴:“你才是種馬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方天大笑道:“說吧,猜不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