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九百四十九/黑色幽默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劉筆提也不拐彎抹角了,直接道:“看過報紙上的那些不孕不育廣告了嗎?我就是專門治療那個的。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他瞄了瞄方天的褲襠,笑瞇瞇道:“有這方面需求,可以來找我,看著同學的份上,給你打個八折!”

    “娶你的。滾蛋。”方天笑罵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劉筆提大笑:“每天過來就診的客人挺多的,人丁興旺,生意興隆!”

    人丁興旺,生意興隆?這人,恨不得全世界的男女都不孕不育找他治病。

    方天怎么看他都像個庸醫,也不知道迫害了多少家庭?

    劉大夫看著方天,滿臉認真道:“同學,有什么難言之隱不妨直接跟我說。”

    “庸醫,別說我認識你。”方天哼了一聲笑道。

    喝喝酒,和當年的高中同桌開開玩笑,聊聊天,倒也挺輕松。

    在這里,能夠談得來的也只有劉筆提同學了。

    偶爾來上一個黑色幽默,搞笑的同時,也能感慨人生。

    張麗從衛生間走出來,劉筆提看著她,眼神暗淡了下來,道:“知道為什么我說,比你傷心一百倍嗎?”

    “夸張吧你。”方天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夸張,真的。”劉筆提說道:“我也好幾年沒見到張麗了,你知道我是在什么情形遇見她的嗎?”

    方天沒有說話,聽他說下去。

    劉筆提道:“在火車車廂,我聽到了有人大喊‘這里有沒有醫生,有人要急救’。

    當時,我立刻沖了過去,一看,是一個孕婦要生了。

    那個孕婦不是別人,竟然是張麗。當時,簡直就是晴天霹靂!

    她的老公就站在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整個接生的過程,簡直就是一場噩夢!”

    方天能想象得出當時的情景,在這種情形遇見自己喜歡的女神,心碎了?更重點是,不能不管啊!

    劉筆提咬了咬牙道:“當時,她老公還在不斷催促我。媽的,我剪臍帶的時候,都想把他兒子給閹割,一剪刀剪了!”

    “噗!”方天一口酒水狂噴。

    這就是給人治療不育不孕的專家?

    劉筆提長長嘆息,一口氣喝下一杯酒。

    當年的夢想沒有實現,想去三甲醫院當醫生,結果去了三流醫院。

    日夜思念的女神終于遇見了,給她接生孩子。

    方天覺得他的故事都可以拍成一部微電影了,肯定很好看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突然很想抽煙,方天看了看桌上有一包香煙,隨即,抽了一根出來,用打火機點燃。

    “不要吸煙,吸煙危害健康!浪費錢財,老得快,

    死得快!”

    劉筆提非常嚴肅地警告,伸手,將香煙搶了過來。

    在方天驚訝的目光中,他將煙頭放進了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方天終于知道香煙為什么禁止不了了,宣傳禁煙的人也在抽煙。

    這一邊兩人喝酒聊著天,開開玩笑的同時,更多的還是感慨唏噓。

    另一邊就熱鬧了。

    一群同學聚在一起,玩得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春牛的吹牛,顯擺的顯擺。

    尤其是歐威,被不少女同學圍在了中間,問這問那的。

    “歐威,這只金表什么牌子的?應該不便宜吧?”一個女生看著歐威手里的金表問道。

    歐威摸了摸手腕上的江詩丹頓,淡然笑道:“江詩丹頓,很便宜的,也不過十萬而已。”

    十萬一只手表?同學們都驚訝了。

    女生道:“同學,你不簡單啊。風生水起了,做那一行啊?”

    歐威笑道:“現在擔任美國一家電子科技公司大中華區的總經理。年薪七位數美金吧。”

    七位數美金的年薪?起碼有百萬美金啊!

    同學們的目光中有羨慕的,有妒忌的。

    一個想要抱大腿的男生道:“威哥,當年在高中的時候,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。。”

    歐威搖晃著紅酒杯,嘴角揚起:“其實一般一般而已啦,我也不過是給人打工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拿著百萬年薪,即便是打工也是打工皇帝啊。”女生羨慕道。

    歐威搖頭,笑道:“我更喜歡當老板。我在外面開了一家工廠,現在經營的不錯,每年都有一兩千萬的收益。”

    這么多同學當中,混得最牛逼的應該就是歐威了,同學們都細目不已。“高中同學,就威哥最厲害了。”

    方天坐在一邊不說話,只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聊起了歐威,眾人不得不想起一個人,方天。

    當年,方天和歐威是班級里邊有名的冤家,比拼學習成績,比拼帥氣魅力。

    更關鍵是,他們都喜歡上了校花,絕對的情敵。

    今天方同學也到場了,眾人看向他,看著他一身工人制服的裝扮,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幾年不見,差距真是大啊。

    有些人就喜歡搞是非,有個男生朝著他呵呵問道:“方天,做那一行啊?”

    方天看過去,隨口回應:“發展得還算可以,蒸蒸日上。”

    歐威撇嘴,冷笑道:“我見過你,在街邊賣燒烤。這也叫發展得不錯?呵呵。”

    不是吧?賣燒烤的?不少人哈哈笑了起來。UU看書 .uukanshu.com

    當年他在校園挺微風的啊,怎么淪落到這個地步了?看看,對比一下現在的歐威和方天,差距真是大啊!

    “方天,真的嗎?在哪條大街賣燒烤啊?有空我過去光顧一下。”一個平頭短發男生朝著方天笑道。

    怎么說呢?方天想了想,那晚,是因為朋友的母親生病了要去醫院檢查臨時頂替她。

    賣燒烤的那一晚,歐威是親眼看到過的,要是不承認的話,估計還會招來更多的質疑。

    賣燒烤就賣燒烤,方天還真不介意他們說什么。“是啊,就是賣燒烤的。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眾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歐威朝著他看過去,拍著胸口道:“今晚我包場,你做燒烤,有多少給我烤多少。”

    方天喝著果汁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歐威拍著他的肩膀,陰陽怪調道:“不要垂頭喪氣啊,人生混得不如意很正常,你在那條大街賣燒烤,同學們一起過去支持你!”

    張麗板著臉道:“說話不要太過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過分了啊。”歐威呵呵說道:“我這是要幫他,現在他是我們同學之中混得最差的一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