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九百五十三/你過去做什么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被一個男生抓住了自己的手,大明星有些不太適應,臉色嫣紅。

    方天笑了笑,隨即將右手收了回來。

    彼此都坐得很近,但又不知道能說些什么?

    沈嫣儀小口小口地喝著果汁,眼睛看著前方,也不知再想些什么?

    方天伸手拿起一杯蘋果汁,一口氣喝下去。

    一杯下去,感覺內急,他放下杯子,起身走向衛生間釋放內存。

    有時候,方天覺得自己老了,不相信愛情,很現實,可是遇見沈嫣儀之后,那份青春躁動的心又歡快了起來。

    大明星的氣場本來就大,在加上和她那些說不明道不白的情感關系,這種尷尬氣氛,很讓人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張麗將麥克風交給了其他同學,她坐了下來,看著她笑道:“都說你們很般配,連選擇果汁都選同一種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沈嫣儀微微一嘆:“可惜,他已經不是以前的他了。”

    張麗一愣,道:“怎么?見到他之后,你動搖了?我跟你說啊,你不要我要。”

    “張麗,你有老公的。”沈嫣儀白眼。

    張麗呵呵一笑,道:“說說而已嘛!他現在落魄了,你動搖了?”

    “你說呢?”沈嫣儀反問。

    她對方天的情感,張麗最清楚不過,說比山還高比海還深,都不足以形容。

    如果說思念是繩子的話,那么這些年,沈嫣儀對方天的思念可以繞著地球轉兩圈!

    如果思念是蜘蛛網,那么這些年,沈嫣儀對方天的思念可以覆蓋整個地球!

    如果說思念是洪水,那么這些年,沈嫣儀對方天的思念足以淹沒世界七大洲!

    沈家別墅。

    豪華大氣的客廳內,坐著兩個人。

    坐在茶機側邊,身穿灰色軍大衣的沈石軍,手指夾著一根香煙,吞云吐霧。

    “女兒是不是回來了?”沈石軍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坐在紅色沙發上,身穿白色睡衣的王小雪看著電視機:“沒有,她只是為了參加同學聚會而已。”

    同學聚會?沈石軍一愣,香煙抖了抖,道:“又去見哪個窮小子嗎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王小雪面無表情回應。

    沈石軍呼出一口香煙,不滿道:“從香港回來也不回家看看,就去見那個沒用的窮小子,太不像話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誰把關系搞得這么僵?”王小雪反問。

    沈石軍是個很強勢的人,一次次逼迫女兒和陸海歌在一起,可沈嫣儀喜歡的是她的初戀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為她好而已。”沈石軍說道:“她在哪家酒店同學聚會?”

    “問這個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見見女兒,

    順便看看那個小子何德何能讓我女兒死心塌地。”

    火星撞地球了,過去肯定沒好事。

    王小雪怒火道:“石軍,你是不是希望女兒恨你一輩子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為她好而已,總有一天她會明白的。”沈石軍問道:“他們的聚會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告訴你。”王小雪沒好氣道。

    “不告訴我,我也有辦法查出來。”

    說完,沈石軍掐滅香煙,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榮耀酒店,去吧去吧。”王小雪飛快說完,沒有再理會沈石軍,關閉電視機,起身走回臥室。

    榮耀酒店,包間內。

    剛才方天和沈嫣儀的接觸,歐威都看在了眼里,他咬著牙,心里極其不爽。

    看著方天走進衛生間,他重重地放下杯子,跟隨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三步并作兩步走到面前,歐威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衣領。

    方天往后退了一步:“怎么?想打架嗎?”

    在這里打人,歐威還真不敢,沈嫣儀就在外面,一大批同學也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同學一場,我不想打你。請你離開這里,永遠離開嫣儀,有多遠滾多遠!”歐威兇狠警告。

    還說同學,就這個態度?方天冷笑:“該離開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離開,同學聚會的花費你來買單嗎?”歐威鄙視道:“離開她,我可以給你錢,一百萬,兩百萬都行!”

    壞人做事總是那么簡單粗暴。

    方天說道:“感情不是錢能買來的,同學,你都這么大個人了,難道還不懂?”說完,推開他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歐威臉色很難看,呆呆地想了好一會,隨后,掏出手機,走到了衛生間一個角落打電話。

    撥通了周主任的電話,范偉道:“大周,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工廠加班啊。”周扒皮聽聞老板打來電話,睜著眼睛說瞎話。

    此時在他面前是一張麻將桌,正在嘩啦嘩啦地洗牌。

    歐威也沒有在乎他這點事兒,飛快說道:“現在,你給我找幾個打手過來,越多越好,過來榮耀酒店附近修理他一頓。”

    歐威知道,這個花名叫周扒皮的家伙,跟社會那些亂七八糟的打手小混混有些交情,這事兒找他干最好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。”周扒皮毫不猶豫答應下來,有一句話不是這么說的么?幫老板做一百件好事,還不如幫老板做一件壞事。

    “他是誰?”

    “方天。”歐威從牙縫中蹦出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聞言,周扒皮驚訝:“老板,他不是你的同學嗎?為啥要打他啊?”

    “跟同學打架很奇怪嗎?你沒見過同學打架?你沒跟同學打過架?”歐威一口氣罵過去。UU看書 www.uukanshu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周扒皮連連點頭,心想,方天和老板原來是仇家,媽的,被他坑了我幾千塊,今晚飛揍死他不可!

    歐威提醒道:“打他只是其次,重點是,我要讓他在女神面前受盡恥辱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讓他一輩子也忘不了這一晚!”

    骨肉上的痛苦算什么?內心的吃潤更讓人傷痛。

    歐威臉上露出了陰狠的笑容,掛斷電話之前,和周扒皮商量了一下這場好戲的細節。

    隨后,掛斷電話。

    歐威咬牙陰笑,我得不到的,也不會讓你得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速公路。

    一輛黑色吉普車正飛快地飛馳著。

    身穿綠色馬甲的司機看著沈石軍,不解道:“館長,我們去榮耀酒店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石軍,是神勇武道館的館長。

    “我決不允許我的女兒和一個窮小子在一起,要是他不走,一槍斃了他!”沈石軍臉上充滿了不可違抗的威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