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九百五十四/好心遭雷劈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今晚的同學聚會,當年的高三同學都到場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不同的班級,分在了不同的包間。

    此時,802包間,同樣熱鬧得很。

    柳飄飄在眾人的掌聲中,拿麥唱歌。

    柳飄飄是誰?劉志雄的女朋友,就是進來酒店之前,從奔馳走下來,對著方天指指點點的那個女人。

    此刻,她唱的是沈天后的成名曲《初雪》,一首歌唱完,周圍的同學紛紛鼓起掌來。

    “飄飄,你唱得真是好聽啊。”她的朋友笑著贊賞道。

    一個男生出聲道:“你這不是廢話嗎?柳飄飄可是拿過歌唱比賽冠軍的,還簽約了唱片公司。”

    真的嗎?還真不知道啊?

    有同學問道:“飄飄,是真的嗎?”

    柳飄飄嘴角揚起,笑道:“當然了,就在上個月吧,參加電視臺的歌唱比賽,現在簽約了內地一家唱片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不說不知道,原來我們的飄飄同學已經是明星了。”

    同學們羨慕道:“什么時候發行個人專輯啊?”

    “暫時還不知道。接拍了一部電影,擔任里邊的女配角,也可能是女主角。”

    柳飄飄被人矚目寵愛著,那種感覺真是飄飄然,說話有點語無倫次,一會兒說女配角,一會兒又說女主角。

    有個男生似乎對柳飄飄有些意思,笑道:“飄飄,你肯定會大紅大紫的,到時候別忘了我們這些同學啊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會忘記。”柳飄飄笑道。其實,心里壓根就沒在乎過這些同學,她在乎的是那些有錢有勢的人,例如劉志雄這樣的公子哥兒。

    接下來,在同學們的吹捧下,柳飄飄再次唱了一首沈嫣儀的最新主打歌《跟我走》……

    曲子唱完,同學們再次鼓掌。

    “很好聽啊!”

    “叮鈴鈴……”柳飄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,是劉志雄打來的。

    “飄飄啊,過來我們這邊玩吧。”劉志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柳飄飄毫不猶豫,掛斷電話,起身走向高三一班的包間。

    進去包間之前,柳飄飄去了一趟洗手間,再次走出來的時候,拿著手機打電話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,方天從男廁走出。

    “好的,導演,我明天就到香港。”柳飄飄非常高興笑著,掛斷電話。

    突然,她“哎呀”一聲,身體撞在了方天身上,朝著一邊歪倒下去。

    也沒看清眼前這個紅色吊帶長裙的女人是水,方天及時反應,下意識伸手就要接住她。

    柳飄飄看見伸手過來的人是方天,頓時,伸手推開,身體快速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突然,“嘶!”地一聲,她的長裙撕裂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她尖叫一聲,長裙裂開。

    方天驚訝,低頭一看,才知道,原來是踩到她的長裙下擺了,她往后退的時候,裙子撕開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柳飄飄瞪大了憤怒的眼睛,看著方天道:“你個臭流氓!”

    方天那個無奈啊,反問道:“我哪里流氓了?”

    “你撕破了我的裙子。”柳飄飄心疼地看著長裙下擺,好幾萬的名牌啊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搞錯了吧?”方天看著她說道:“我是好心救你,而你往后面退步,才把裙子撕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得好好的,誰需要你救啊?分明是你趁機過來非禮我!”柳飄飄板著死魚臉,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撞過來,我還想說你非禮我呢。”方天雙手插兜,反駁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無恥!”柳飄飄憤怒地手指指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臉。”方天臉色淡然道。

    柳飄飄眼睛盯著他好一陣子,道:“我認出來了,你就是劉志雄的同學。

    真不明白,都是同學,怎么會出你這么個敗類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敗類了?”

    這女人樣子還算可以,但說話實在是難聽。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嗎?”柳飄飄上下打量著方天身上的工人制服,道:“你的同學一個個混得風生水起,可你呢?窮得叮當響。你還有臉參加同學聚會,我真是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方天道:“真正的敗類是你的敗家富二代男朋友,找了你這樣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跟你多廢話,立刻給我賠償。”柳飄飄低頭看了看,裙子都要裂開到腰間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,柳飄飄也就不計較,就當開叉長裙來穿,可是,看著方天,怎么看都不順眼。

    方天也不想跟她多糾纏,從口袋里邊掏出三十塊錢,拍在了柳飄飄的手上:“三十塊不用找了,路邊攤隨便買。”

    柳飄飄差點暈倒,三萬塊的裙子,被他當成三十塊的路邊攤了。

    “鄉巴佬土包子!”柳飄飄看著方天身上的穿著,哼了一聲道:“看你個窮鬼也賠不起。給我道歉,這件事就算了!”

    如果有錯,肯定會道歉,但沒錯道什么歉?難道,承認救人有錯?

    方天沒有理會她,UU看書 .uukanshu.com 快步走出洗手間,朝著自己的座位走去。

    柳飄飄跺了跺腳,滿臉火氣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飄飄你過來了。”劉志雄看著她走過來拉著她的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雄哥,有人欺負我。”柳飄飄無比委屈,坐下來,靠在劉志雄身上撒嬌。

    劉志雄一愣,臉色嚴肅起來道:“是誰?這么大膽。”

    在這里誰不知道柳飄飄是劉志雄的女人,竟然還有人敢欺負她,作死嗎?

    柳飄飄掃視了四周,發現那個她非常討厭的人就坐在和自己一排的卡座上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。”柳飄飄手指指著方天怒道。

    劉志雄一愣,怎么會是他?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隨即,柳飄飄將事情的始末說了出來,少不了的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聽完,劉志雄看向方天,臉色不善道:“連我的女人你也敢碰?”

    方天清了清嗓子:“是她先撞過來,然后我好心扶住她,然后她退后。嗯,裙子就撕裂了。至于什么非禮流氓,根本就是子虛烏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別不承認,是你色心大起,想非禮我。”

    柳飄飄的聲音很大,包間內的所有人都聽見了,包括了張麗和默不作聲的沈嫣儀。

    張麗說道:“肯定是誤會,方同學是什么人,我和同學都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方天喝著果汁道:“看著她摔倒,出手救她。好心遭雷劈了。”

    柳飄飄哼了一聲,道:“即便本小姐需要人救,也不需要你。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,被你碰一下,我都感覺惡心。”

    聽著她說話,默默坐在一邊的沈嫣儀秀眉一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