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九百五十九/可憐的單車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剛說完,沈石軍刷地站起身,一把黑色手槍頂在了他的太陽穴。

    “我平生最憎恨那些吹牛的人。在我面前吹牛的都沒有好下場。”沈石軍怒眼圓睜看過來。

    早就猜到會這樣,當一個人對你產生偏見的時候,說再多都是沒用的,這就是為什么,今晚方天很安靜,不怎么說話的原因。

    既然說什么都是吹牛,方天也就不說太多了,雖說對方不至于真的開槍殺人,但給你身上開一個洞,沈石軍絕對干的出來。

    沈石軍的目光又落在了他身上的工人制服,問道:“你現在從事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反正偏見是改不了的,以免中槍,方天道:“在工廠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有臉皮說出來。”沈石軍怒道:“沒出息的廢物!”

    “怎么?瞧不起我這些藍領工人?”方天憤怒,看向那把頂在太陽穴的手槍,道:“沒有我這些藍領工人給你生產,你槍都沒得用!”

    沈石軍嘴角抽搐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天從上到下看著他:“你身上的衣服,皮帶,褲子,皮鞋,還有手表,車子,房子,都是工人給你生產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他們,你再有錢又有個屁用!”

    “感覺你的嘴比我的槍還要好使。”沈石軍臉色充滿了怒氣:“惹怒了我,我可以讓你無聲無息消失在這個世界上。”

    不用懷疑,沈石軍絕對可以做得到。

    方天淡淡一笑:“有話好好說,做人要講道理是不是?”

    這小子真是個滑頭,打不過就講道理了。

    “廢話少說。”沈石軍盯著他道:“離開我女兒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給你很多很多錢!”電視都是這么演的,方天都聽到耳朵起繭,干脆幫他說完。

    “給你錢,你想得美。”沈石軍道:“離開我女兒,我放過你,否則一槍斃了你!”

    說著,他將手槍往方天的太陽穴用力頂了頂。

    危險氣息逼近。

    方天深呼吸了一口氣,正想著怎么應對的時候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包間房門打開,一個女服務員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見有人進來,他立刻把手槍收進懷里。

    “已經很晚,酒店要關門了。”服務員看著室內幾人提醒道。“趕緊買單吧。”

    沈石軍點頭,吩咐手下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方天快速沖出包間。

    方天走了不久,一個女人走了進來,是沈嫣儀。

    “你危險他?”沈嫣儀臉色冰冷看向設施均。

    “只是商量。”沈石軍聳了聳肩。

    “商量需要用槍?”沈嫣儀聲音帶著憤怒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知道,沈石軍干脆直接承認:“沒錯。我就是威脅他,逼他離開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爸,為什么做一些讓我傷心的事情?”沈嫣儀說話的聲音顫抖。

    “我為你好。”沈石軍抽了一口香煙,道:“那小子有什么好的,陸家大少爺比他強上千倍萬倍!”

    沈嫣儀道:“你這么喜歡陸家大少爺,你嫁給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……”沈石軍被嗆得連連咳嗽。

    “這是命令,不得違抗!”沈石軍威嚴道。

    沈嫣儀臉色冰寒:“神勇武道館館長,我不是你的下屬,你無權命令我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你飛起來了,連老子都不認了是不是?”沈石軍聲音震怒。

    “為了他,我可以放棄一切。”沈嫣儀說完,轉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小子真有這么重要嗎?沈石軍將香煙丟在地上踩滅,怒吼道:“除非我死了,不然,我決不會讓你和那小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時已經很晚了,酒店外面夜色正濃,皓月當空。

    方天來到酒店樓下,朝著露天停車場走去,好不容易,才找到了那輛鳳凰牌自行車。

    將支撐架收起,方天拉著自行車往后退。

    突然,身后一輛銀色寶馬打著大燈,飛快朝著這邊撞過來。

    方天臉色一變,快速往后退步躲開。

    寶馬車擦著自行車飛過,然后“嘎吱!”一聲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操尼瑪,想死嗎?”寶馬的車窗伸出來一個腦袋,男人轉頭看過來破口大罵!

    差點被撞,竟然還反過來被罵了,方天憤怒道:“是你沒長眼睛!”

    “你敢再說一次!”寶馬車司機推門下車,眨眨眼的時間站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方天看向他,有些驚訝,他不是別人,正是塔馬達工廠的周主任,人稱周扒皮。

    今晚他穿著藍色牛仔褲,黑色馬甲,脖子上戴著手指粗的金項鏈,看起來很像是電影里邊的混混大佬。

    “我認得你,方天是吧。”周扒皮看過來臉色陰狠:“不好好在工廠加班,UU看書 .uukanshu.com 跑來這里做什么?這里是你能來的嗎?”

    有些搞不懂,周扒皮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?方天道:“酒店是你開的嗎?為什么我不能來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現在跟誰說話嗎?”周扒皮手指指著他的鼻子,怒聲說道。

    懶得理他,方天拉著自行車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周扒皮快速伸手,一把拉住了他的上衣:“你特碼撞了我的車,就像肇事逃逸,沒門!”

    我靠,方天無語,自行車撞你的寶馬車,你特碼栽樁陷害也找個好點的理由啊?

    “我怎么撞你的車了?”方天冷聲道。

    周扒皮手指指了指寶馬車的側面,上面一道道清晰的劃痕。“你的自行車刮花我的車。”

    說起這個,方天氣不打一處來:“是你的車撞過來,該賠償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破自行車停在這里,我會撞過去嗎?”

    說著,周扒皮朝著方天的自行車踹了一腳。

    “不許踢我的車。”

    “一輛破車,想怎么踢就怎么踢。你和你的破車一樣的低賤!”一邊說著,周扒皮抬腳,朝著鳳凰牌自行車猛踹過去,一下,兩下,三下……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砰……”聲響不斷。

    原本已經有些老舊的自行車,被踢得零件掉落,鐵絲扭曲。

    方天拳頭緊握,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你和你的破車一樣的垃圾,廢物,沒用。活著都沒價值,去死吧!”

    周扒皮大笑著,勢大力沉的一腳把單車踢倒在地!

    “砰!“自行車重重摔在地上,滑行了一段距離,散架。

    他跳上去,狠狠踐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