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九百六十/混戰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可憐的鳳凰牌自行車,被摧殘成了廢銅爛鐵!

    酒店門口,歐威站在平臺上,看著,嘴角揚起陰笑!羞辱他,踐踏他的尊嚴,周扒皮干得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?想打我?”周扒皮雙腳踩在自行車上面,看著捂住拳頭的方天:“有總你動我一下,動我一下試試,我……啊!”

    花還未說完,方天一腳踹在了周扒皮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他倒飛,后背撞在了寶馬車上,反彈,狗吃屎地趴在了水泥地上!

    以為他出拳,竟然出腳,“你他媽敢打我。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嗎?”周扒皮從地上爬起,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朝著方天怒火沖天。

    看模樣,他很有背景。

    才不管他這些,方天一拳頭朝著他揮去。

    周扒皮連連后退,他也知道,跟一個年輕小伙子打架肯定吃虧,所以,早就安排好了,他的手下就隱藏在周圍。

    飛快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,很快的,一輛白色金杯面包車開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刷!”車門打開,從里邊沖出來七八個手拿鐵棍的小混混,齊刷刷站在了周扒皮的身后,一個個兇神惡煞。

    周扒皮惡狠狠道:“小子,立刻給我下跪道歉。不然別怪我的兄弟把你打成殘廢!”

    靠,還真以為我怕你啊!方天操起一塊板磚,朝著周扒皮扔了過去。

    周扒皮側頭躲開,板磚擦著耳朵飛過……

    剛躲開一塊板磚,另一塊板磚接著飛過來。

    “啊!”板磚結結實實拍在了周扒皮的臉上!

    臉上火辣辣的疼痛,他怒聲命令:“兄弟給我上!揍死他!”

    七八個紋身小混混,舉起鐵棍朝著方天沖過去。

    七八個手拿著武器圍毆一個手無寸鐵的人,結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站在酒店門口看好戲的歐威,已經想到方天被打得趴倒在地,口吐白沫的死狗樣了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殺到面前,就在這時,兩個健壯保鏢突然出現在方天面前,和小混混沖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黃毛小混混拿著鐵棒朝著方天的腦袋打去,可是鐵棒停在空中再也動彈不得,一個身高一米九的高大保鏢將他的鐵棒死死地抓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任由紅毛小混混怎么用力,都無法抽回去。

    保鏢用力一拉,紅毛身體不由自主往前撲去。

    保鏢快速一腳踹在了紅毛的肚子上,將他的鐵棒搶過來的同時,一腳把他踢飛!

    黃毛倒飛,重重地摔在了十米之外的水泥地面。

    可見,保鏢的伸手有多強悍!

    搶到了武器的保鏢,在人群中更加是如魚得水。

    一棒打倒一個,一腳踢飛一個,不費吹灰之力,七八個小混混通通被打倒。

    捂著腦袋的,捂著肚子的,在地上痛苦翻滾。

    方天有些驚訝,這兩個保鏢并非是自己帶來的,怎么會突然出現?他們為什么又要出手?

    感覺到有一個目光一直注視在這里,方天轉頭看去,赫然發現,在酒店門口的平臺上,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人正看過來。

    是沈天后,這兩個男人肯定是她的保鏢了。

    看著一個個被打倒在地的手下,周扒皮吃驚了,吃驚的還有歐威,他期待的結果沒有出現,方天依然安然無恙。

    保鏢拿著鐵棒朝著周扒皮步步逼近,周扒皮連連往后退。

    歐威見狀,立刻掏出手機撥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剛放下電話,從遠處飛快駛來一輛面包車,在周扒皮身后停下,接著第二輛,第三輛,一輛輛面包車駛了過來。

    總共九輛面包車將兩名保鏢以及方天包圍在中間。

    看陣仗,相當的恐怖!

    “刷刷刷……”所有面包車的車門打開,

    七八十號人沖了出來,將方天以及保鏢圍在了中間。

    戰斗升級了,現在的陣仗可要筆之前大得多。

    現在有利的一邊向著周扒皮傾斜,兩個保鏢伸手厲害又怎么樣?難道還能一個打幾十個人不成?

    周扒皮呵呵一笑,手指指著方天道:“小子,立刻給我跪地叫爺爺,不然今晚把你打到你媽都不認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打得過他們嗎?”方天看著沈天后的兩名保鏢問道。

    保鏢苦笑搖頭:“一個對付二十個還是可以的。只是,人實在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小姐有幾個保鏢?”

    “平時四個,今天只是帶了我們兩個出來。”保鏢無奈道。

    如果有四個就好辦了,一個打二十個,可是,現在,方天有點頭疼了。

    “我數三下,立刻給我跪地叫爺爺。”周扒皮豎起三根手指:“3……2……”

    應對不了,UU看書www.uukanshu也不能委曲求全,方天操起板磚朝著周扒皮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周扒皮側頭躲開,躲過了一塊板磚。

    “啊!”石頭接著而來,石頭大概有乒乓球那么大,準確打在了他的嘴巴上。

    像是打保齡球似的,直接把他牙齒打了下來,石頭撞入了他的嘴里!

    周扒皮吐出石頭,摸了摸嘴唇,滿嘴是粘稠的血。“通通給我上,把他達成殘廢!”

    一聲令下,幾十號黃毛小混混拿著鐵棒,西瓜刀,像是黃蜂一樣朝著方天沖過去。

    兩名保鏢一前一后,護衛著方天,應付著蜂涌過來的打手。

    肌肉男率先沖過來,舉起西瓜刀朝著方天的面門砍去。

    “咣!”保鏢伸出鐵棒擋住,隨即一拳頭轟向肌肉男的面頰。

    速度很快,肌肉男躲避不及,被結結實實打中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下巴脫臼。

    保鏢一腳踢過去,肌肉男捂住小腹朝著身后的小混混倒飛撞過去。

    頓時,一大片小混混像是保齡球的瓶子似的,一一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群人倒下,一群人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兩名保鏢現在,也只能勉強應付下去,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。

    方天也沒閑著,混戰在人群中……

    只是,殺過來的小混混實在太多,眼前密密麻麻一片,好像永遠都打不完一樣。

    方天抬起鐵棒朝著肌肉男的腦袋掃去,肌肉男腦袋瞬間爆裂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個人倒下,五六個人沖了過來,這樣打下去,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?

    隱隱感覺,到場的打手不止八十人,越來越多,怎么也打不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