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九百七十六/跟你有什么關系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4號車間,不是方天上次去過的車間,這里明顯的,筆之前見過的要好很多,看起來很接近現代化的工廠。

    前面是一條生產線,此時,工人正忙個不停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吧?這就是我們塔馬達工廠,多規范,哪會生產那種劣質產品。”朱大昌鄙視道:“看看這條流水生產線,國際最先進的設備,分工清晰,安排有序,這樣的生產線會生產劣質產品嗎?”

    “切,豬大腸生產線而已!”趙一明撇嘴。

    豬……大……腸生產線?朱大昌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,媽的,都想殺人了,殺了趙一明這個死老鬼!

    豬大腸用來生產什么的?傻X都知道,有這樣諷刺人的嗎?

    “哈哈!”方天忍不住大笑,道:“老趙,我覺得你應該去做相聲,肯定很受歡迎!”

    “可以考慮可以考慮。”趙一明嘿嘿笑道:“相聲界的老趙。”

    看著朱大昌想要殺人的眼神,方天道:“據我所知,這些產品都并非是供應給日不落的吧?你們還有一個車間,專門回收垃圾產品,然后重新加工。”

    不同車間生產不同品質的產品,最劣質的自然就是供應給日不落的了。

    朱大昌否認道:“沒有。所有車間生產的產品質量都是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帶我過去看看產品。”方天說道。

    隨即,朱大昌帶著兩人來到包裝工作臺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包裝就是產品生產的最后一個環節。

    一個二十多歲的男青年正站在工作臺前面,手里拿著耳機做包裝。

    耳機線折疊,然后金屬絲捆綁,放進白色塑料袋,很枯燥,每天這樣的動作重復上千次。

    方天走過去,沒有第一時間看產品,而是詢問起來他們的工作待遇。

    和工人聊了一會,方天側頭看向朱廠長,道:“工資低廉,還克扣工資,天天加班工作十三四個小時,沒有加班費,這就是你們工廠的待遇?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嗎?”朱大昌聽著就不爽了道:“又不是你打工,關心這個問題做什么?我們工廠什么待遇跟你有個屁關系啊?”

    “很有關系,關系還很大。”方天臉色嚴肅起來道:“你應該沒有認真看合同,合同上面清清楚楚寫著,合作伙伴必須是一家對員工友好的良心企業,保證讓員工得到娘好的待遇保障,而不是一家血汗工廠。”

    朱大昌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,還真沒留意合同上面有這個細節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奇葩了,我們工廠什么待遇都要歸你管。做這樣的合同,你吃飽了沒事干嗎?”朱大昌不樂道:“再說,我們的工廠哪里是血汗工廠了,胡說八道。”

    方天看向那個正在包裝的男青年道:“你說,這家工廠有多黑?”

    男青年工人看了看朱廠長,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“盡管說。”趙一明道:“跟你說話的是一家大企業的董事長,豬大腸炒你魷魚,來我們的企業上班就是。”

    聞言,男青年鼓足了勇氣,無奈苦笑道:“好可怕,工人苦不堪言。一天一輕傷,三天一重傷,七天一跳樓!”

    趙一明臉色無比驚駭,手指指著朱廠長的鼻子:“你你你,產品人品都是一坨屎!”

    朱大昌怎么說也是廠長,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,可是,自從遇到趙一明這個人,什么高大形象都沒了,被他說得連垃圾都不如。

    方天清了清嗓子,道:“一切按照合同辦事,訂單取消,我們一分錢也不用賠償。”

    訂單取消,說的輕松,塔馬達起碼要損失上千萬啊!

    “不行,必須賠償。”朱廠長手指指著男青年工人,

    說道:“他說什么就是什么了嗎?當員工的肯定都說老板不好。什么跳樓自殺的,你不覺得很夸張很離譜嗎?”

    “我爽的都是真的。”男青年工人舉起拳頭道。

    “閉嘴。信不信扣掉你這個月所有的工錢。”朱廠長怒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。”趙一明看著男青年道:“來日不落工廠,待遇比這里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朱廠長不想跟趙一明多廢話,道:“塔馬達工廠是世界上最好的工廠,對員工一直很好,那些說不好的,都是胡說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方天從口袋里抽出三份報紙,早已準備好了,丟在工作臺上。“看看你們工廠的大新聞。”

    《》塔馬達工廠,血汗工廠的典范》!

    《血與汗做出來的產品,塔馬達一個沒人性的工廠》!

    《塔馬達代工廠,一月之內四名工人跳樓自殺》!

    看著文章標題,就讓人觸目驚心!

    方天說道:“真不知道要不要恭喜你,你的工廠現在全國人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文章的報道都是真的,朱廠長心里最清楚,只是,工廠的事情一直都是封閉的,怎么傳出去的啊?

    趙一明看著朱廠長滿臉吃驚的表情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心里好笑,你還真低估方董事長的威力了,方天擁有一家全國著名的媒體網站。

    血汗工廠的事情,早已在軟云新聞曝光了,新聞一傳出去,頓時引爆了全國新聞媒體界!

    方天眼神嚴肅地盯著朱廠長,道:“合同上面寫得很清楚,我們需要的供貨商是一家良心企業,而不是一家血汗工廠。”

    “達不到標準的供貨商,終止合作,合同作廢!”

    媽的,居然定這樣的合同規則,這方天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。

    我們供貨,你們收貨就是,至于我們怎么對待員工,跟你有個毛關系啊?朱廠長立刻給辦公室的秘書打電話,讓她把合同拿過來。

    很快的,小秘書快步走進車間,將合同遞給朱廠長。

    拿著合同,朱大昌很認真地把合同看完,果然,合同里邊確實有這么一條規定。

    這一條規定,別說朱大昌,連趙一明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看起來一條無關緊要的規定,現在成了合同賠償的關鍵。

    看完合同,朱大昌心里無比郁悶,將合同文件撕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他知道,賠償拿不到了,這回損失大了!

    朱大昌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方天,道:“你真奇葩,我們工廠怎么對待員工,跟你有什么關系有什么關系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朱大昌火冒三丈,一口氣追問。

    “你人品這么差,誰會跟你做生意啊。”男青年工人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朱大昌一巴掌抽在了年輕人的臉上:“跟你沒關系,別插嘴!”

    “啪!”方天抽了廠長一記耳光:“有關系,關系很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