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零五/1針就能讓你暈過去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腎虛?曹基單雙眼瞪大,他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周圍兩個按摩技師,異樣的目光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胡說。”曹基單當然不能承認,男人腎虛多沒面子啊?

    至于為什么腎虛,曹大少爺自己最清楚,人在花叢中,哪能不腎虛?

    “你確實腎虛。”方天語氣非常肯定。

    “你猜腎虛,你全家都腎虛。”曹基單怒道,打死也不能承認啊。

    此時,方天的手還搭在曹基單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擔心他還會說出一些驚人話語,曹基單立刻把手抽了回來。“江湖騙子,給我滾開。”

    方天臉色淡然:“信不信隨便你,我也懶得理你。”說完,雙手插兜緩緩走出按摩房。

    “先生先生,你真的是中醫大師嗎?”正在給曹基單做按摩的女技師,看著方天出去,她連忙走過來詢問。

    “大師不敢說,有點小本是吧。”方天謙虛道。

    從剛才的精準把脈,還有那種自信,女技師能感覺到他,確實是有真本事的。

    女技師道:“先生,有一個客人經常找我按摩的,現在他的腰椎疼得厲害,按摩都緩解不了了,你能不能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天看了看手表,時間還是比較早的,隨即道:“可以的,帶我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這邊請。”女技師高興一笑,帶著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曹基單無語,小姐你還沒給我按摩完啊,這樣就走了,再說,那個江湖騙子你也相信他?難道,方天真的是個中醫大師?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父親的病有救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真的,也要過去看一下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曹基單立刻從按摩床跳下來,穿上拖鞋就要沖出房間。

    沐足技師正在收拾東西,看著曹基單沖出去,她驚訝道:“先生,你還沒穿衣服啊。”

    曹基單身體瞬間僵住,低頭一看,赫然發現自己身上只穿著一條藍色褲衩。

    “老子就喜歡當超人,怎么地?信不信我一巴掌抽死你!”曹基單惡狠狠道。

    一個轉身,扯下一條毛巾,蓋在身上,隨即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207房間,方天跟隨著女技師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第一眼便看見一個頭發發白的老頭正一動不動地趴在了按摩床上,表情有些痛苦。

    按摩床旁邊站著一個年輕人,打扮很是華貴。

    一看見有人進來,年輕女人立刻走過來,急切問道:“我爺爺這個病究竟能不能好起來?”

    女技師苦笑道:“按摩也不是萬能的,你爺爺現在嚴重到這個程度,還真沒啥好辦法。我建議你還是送他去醫院。”

    年輕女人無奈笑道:“我知道,可問題是醫院也無能為力。”

    她臉上充滿了擔憂之色,方天出聲道:“這種病癥我曾經遇到過,或許有辦法治好。”

    年輕女人一愣,懷疑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女技師道:“他是中醫大師的弟子,

    或許他有辦法。”

    女人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地,一把抓住了方天的手:“大師,你一定要救救我爺爺。看著他這么痛苦一家人都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我明白,你別激動,先讓我看看。

    ”方天安慰道。

    隨即,朝著按摩床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老人家臉色蒼白,趴在床上都不想動了。

    女技師對著方天道:“老人家患的是腰椎間盤突出,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腰椎間盤突出,會壓迫神經,會感覺疼痛,嚴重者會感覺雙腿麻痹,導致行動不便,甚至無法走路。

    這種病不會要人命,但非常折磨人。

    以現在的醫學也沒什么根治的好方法,只能勉強控制病情,許多患有這種疾病的人都會跑來按摩店,按按摩緩解一下癥狀,也就只能緩解了。

    顯然,老者的病情已經到達了醉嚴重的程度,沒法正常走路,站著、坐著都不行。

    簡單地了解了一下病情,方天立刻下手,將手指按在了老者的第四腰椎。

    大師一出手,就知有沒有,女技師看著方天一下手,就按準了腰椎間盤突出的位置,心里感嘆,果然是大師啊!

    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,人體的腰椎有五塊骨頭,每一塊都存在間盤突出的可能性,可方天一下手就找準了位置,確實讓技師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畢竟那個地方突出,用手觸摸是感覺不到的。

    正要開始做治療,可方天想了想,側頭對著女技師問道:“你這里有針灸用的銀針嗎?”

    “有。你等等。”女技師轉身,快步走出房間,沒過多久,手里拿著一盒銀針走回來。

    “各種尺寸的銀針都有的。”技師將盒子遞給了方天。

    方天剛把盒子拿到手里,身后就有人唧唧歪歪了。

    “方天,你行不行啊?給人治病不是小孩子過家家,可不能亂來啊。”曹基單冷嘲熱諷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行,難道你行?”方天從盒子里邊挑選了一根四寸長的銀針。

    “我確實不會治病。”曹基單道:“可有些人不懂裝懂,UU看書 www.uukanshu. 就不怕害死人?”

    說著,他看向站在不遠處的年輕女人,笑道:“美女,你可要小心了,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醫生,搞不好把你爺爺的病弄得更嚴重了。”

    聞言,年輕女人有些擔憂:“先生,你真的是醫生嗎?我,我沒有懷疑你的意思,只是想安心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方天手里捏著一根銀針,道:“你爺爺現在這種病,找誰也治不好,唯一有可能治好的也就只有我。相不相信,隨便你。”

    曹基單道:“不要相信他,他連個醫師資格證都沒有,這不是江湖騙子是什么。小心啊,腰椎治不好,被他搞得五臟六腑都出問題了。”

    年輕女人眉頭皺了起來,畢竟這年頭江湖騙子實在太多了,為了治好夜夜的病碰見的騙子也不少。

    “先生,真不好意思。我,我……”年輕女人支支吾吾做不出決定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憂慮。”方天笑道:“我給你演示一下,給你增加一下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演示什么?別裝神弄鬼了。”曹基單撇嘴。

    方天一笑,晃了晃手里的銀針,道:“給你扎一針,你就能暈過去。”

    曹基單呵呵一笑道“扯淡吧你。”

    方天快速出手,一針扎在他的腦袋后面。

    頓時,曹基單暈倒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