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零七/曹家人的拜訪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我靠,曹基單目瞪口呆!

    老者的孫女o著嘴巴,震驚得無以復加!

    這,這還是以前的爺爺嗎?還是以前那個只能躺著行動不便的爺爺嗎?這速度比我還快納!

    五分鐘后,老者健步如飛從衛生間走了出來,什么拐杖都不用了。

    “爺爺,你終于好了!”他的孫女無比激動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老者很高興,笑著點點頭。

    隨即,他走到了方天面前,道:“這位年輕高人,真的非常感激你!”

    說著,老者就要雙膝跪下。

    方天趕緊伸手,將他扶了起來:“老先生,我哪里承受得起啊,會折壽的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你謝謝你……”老者站直身體,連連道謝,那激動神情,恨不得把孫女嫁給方天。

    年輕女人看過來問道:“我爺爺還需要做治療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回去調離一下,注意保養身體就行了。”方天說道。

    現在這個六十歲的老頭,他的脊梁骨的強度,相當于一個四十歲的壯漢,換言之,他的脊梁骨年輕了二十歲。

    這,都是軟飯能量強化的結果。

    時間也不早了,年輕女人帶著爺爺離開。

    老者離開之前,將一張名片遞給方天,說有什么幫得上忙的,盡管來找我。

    方天也沒看,將名片揣進口袋。

    送走了老者之后,女技師走回來,看著方天,她的雙眼冒星星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方天奇怪看著她。

    女技師二話不說,倒了一杯茶,遞了過來,滿臉真誠笑道:“師傅,收我為徒吧。”

    方天的醫術實在太強大了,要是能把他的技術學過來,這輩子要發達了。

    他的針灸之術,治好了腰椎間盤突出不說,還能矯正體形說不定還可以美容減肥,越想越是興奮,磕破頭皮也要認方天做師傅啊!

    方天一擺手,笑道:“不好意思,沒打算收徒。”

    行業有句話,叫教會徒弟餓死師傅,女技師明白,道:“不收我做徒弟,可以收我做助手啊。你不是缺一個助手嗎?我可以給你鞍前馬后的。”

    方天呵呵一笑,道:“真是抱歉。我師父說了,這技術不能外傳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啊。”女技師非常失望道:“不能外傳,這么好的技術不就失傳了嗎?”

    “等我一百歲之后再考慮這個問題吧。”方天一笑,隨即,走出按摩房。

    曹基單呆呆傻傻地坐在沙發上,難以置信,一個病到無法走路的老頭,竟然能站起來,沖進廁所。

    的也太不可思議了啊!

    被方天的醫術給震撼到了,他大爺的真是神奇啊!

    照這么說,他也能治好老爸的病了?想到此處,曹基單心中狂喜。

    女技師推了他一把,道:“先生,你還坐在這里干嘛?”

    曹基單雙眼一睜,

    回過神來:“他呢?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女技師道。

    聞言,曹基單急了,快速站起身,朝著方天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方天,方大師,方高人,等等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方天已經走遠,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曹基單那個后悔啊,早知道就應該和他好好拉拉關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時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,方天不可能跟他多廢話,開車回家。

    給人治病只是客串一下,自己根本不是醫生,而是it人!

    金玉要開啟vip付費閱讀的事情,已經交給楊凡和他的團隊去做了,說起來簡單,付費閱讀在這個時代還是新鮮事物,想要建立起來還是挺復雜的,涉及到支付系統,會員等級,安全防護等等……

    不過,這些方天也就不用操心了,該說的都已經跟楊凡說了,他的團隊會搞定的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涼風陣陣,樹葉搖擺。

    穿著白色運動裝的方天,繞著別墅小跑了兩圈,然后坐在了別墅后方的太陽傘下面。

    太陽傘位于泳池邊,此刻,一條大美人魚正在水中暢游。

    國外的事情搞定了,金玉顏在家的時間也變得多了些。

    看著水中曼妙的身姿,方天伸手將那杯插著吸管的冰爽椰子奶拿了過來,這杯椰子奶是金玉顏的。

    方天才不管這么多,口渴得很,喝了一口,那種感覺就是爽!

    金玉顏握著不銹鋼扶手,走上來,她雙眸微微一怔,隨即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擦拭了一下頭發,金玉顏走回別墅。

    方天起身,正要和她走回去,就在這時,家中的小保姆飛快跑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姑爺,有人要見你。”小保姆氣喘吁吁道。

    “是誰?”方天問道。

    來金家的,一般都是找金玉顏或者陳善美,找我做什么?

    小保姆道:“他說你肯定認識,姓曹的。”

    姓曹的?方天一笑,你不想求我,終歸還是來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天點頭,吩咐道:“讓他過來。”

    小保姆點頭,轉身離去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

    五分鐘后,身穿藍白相間t恤的曹基單,緩緩走了過來,在他身旁還有一個女人,一個中年女人,穿著粉色旗袍,容貌算不得很漂亮,但看起來很有氣質。

    在兩人身后,還有兩名保鏢護衛。

    “打聽了好久,廢了好大的周折才找到了這里。”曹基單站在方天面前笑道。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金家好拿找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曹基單道:“只是,沒想到你會是金家的大女婿。”

    現在,他終于知道了,方天和金玉顏是有關系的,不過,現在也不在乎這個問題了。

    他們到來,方天自然明白他們的目的。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隨即,曹基單和旗袍女人坐了下來,這個旗袍女人不是別人,是曹基單的母親。之所以過來,是因為擔心自家兒子脾氣暴躁破壞了好事。

    小保姆跑過來,給兩人倒茶。

    曹基單直接道:“廢話不多說。我爸現在病得嚴重,特意過來請你過去給他治療。”

    方天喝下一口奶茶,嘆了一口氣道:“我也不過是一個江湖騙子而已,哪里有什么本事啊。”

    昨晚,曹基單就是用這樣的話嘲笑的,回想起來,曹大老板都想抽自己一記耳光。

    早知道他這么利害,就不得罪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