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零九/3針齊下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方天心中大樂,就不相信你不答應。

    曹大海危在旦夕,隨時都會掛掉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代碼,和兩人談了一些細節之后。

    下午,方天一個人來到了曹家。

    曹家的大宅位于江邊,大概7百平米左右,周圍有圍墻圍住。

    方天走進大門,突然,從里邊跑出來一只藏獒,張開大嘴,朝著他撲來。

    有錢人家都喜歡養這種動物,曹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方天臉色一變,側身躲開,要是被咬到,半個腦袋都沒了。

    藏獒張牙舞爪,繼續朝著他撲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看起來應該是保安的男人飛快沖了過來,用力拍打了藏獒后背兩下。

    頓時,藏獒安靜下來,站在了男人身旁。

    方天不滿道:“你們曹家就是這么對待貴賓的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”保安柔聲道:“方天先生是吧?請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隨即,方天在男人的帶領下,走進曹家大宅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看,這里不管是占地面積,還是氣派,都及不上金家,但能看得出背景也是相當雄厚的,絕對的億萬富豪之家。

    穿過十字路口,繞過假山魚池,方天走進了曹家別墅。

    此刻,大廳內的人很多,肯定都是曹家家族的成員了,那模樣一個個都非常高傲。

    走進去之后,方天也沒跟他們打招呼。

    反正跟他們說話,他們也不會理你的,何必熱臉貼冷屁股。

    “高人,你來了。”旗袍女人站起身,迎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天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請跟我過來吧。”旗袍女人走在前面,朝著別墅里邊的一個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挺有氣質的,皮膚白皙,不管怎么說,至少比面對曹基單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方天加快腳步,跟隨過去。

    女人推開房門,方天朝里邊看去,房間很寬敞,落地玻璃,外面明媚的陽光透射進來,照在床上。

    可以清晰看見,一個面無血色,身材干瘦的男人正躺在床上,閉著眼睛一動不動,身上還連著各種管子。

    不用問,肯定是曹家的家主曹大海了。

    “高人,你進去吧。”旗袍女人看著方天道。

    方天點頭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站在床邊,伸手感受了一下對方的呼吸,非常微弱,油盡燈枯,曹大海一只腳已經踏入鬼門關了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急促問道:“他的病究竟能不能治好?”

    方天道:“首先,我要了解他的病情。他究竟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旗袍女人正要說話,曹基單從外面走了進來,道:“你不是醫生嗎?自己檢查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,別打擾醫生治病。”旗袍女人看向曹基單怒道。

    曹基單道:“要是他連檢查的水平都沒有,還談什么治療啊?”

    旗袍女人微微點頭,

    似乎也有些道理。“高人,你先給他檢查一下吧?”

    方天沒有說話,抓起曹大海的手,給他先把把脈,然后,從床頭拿起一個小勺子,伸進了曹大海的嘴巴,將他的牙齒撬開,查看了一下他的舌頭。

    隨后,方天將小勺子退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腎病。

    ”方天看著曹大海,非常肯定道:“他患的是腎臟衰竭。”

    聞言,旗袍女人、曹基單都驚訝了,之所以驚訝不是因為這個病好可怕,而是驚訝方天的醫術實在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簡單地檢查了一下,就知道對方患的是腎衰竭。

    吃驚過后,旗袍女人神色暗淡道:“他患的確實是腎衰竭。”

    曹基單搖頭,道:“我關心的是能不能治好?檢查出來治不好又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方天道:“這種病絕對可以治,完全可以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?”曹基單飛快急促問道。

    “很簡單。”

    方天用勺子捅了捅曹基單的腰,笑道:“把你的腎切出來,換進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曹基單一個趔趄,差點摔倒。“胡說八道,信不信我把你轟出去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跟你開玩笑,說真的。”方天嚴肅道:“腎衰竭,最好的治療手段就是換腎。”

    曹大少爺自然之道,可是打死他也不愿意啊!

    五臟六腑又不是蛋糕,可以隨便切的嗎?想想就感覺可怕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旗袍女人說話了,皺著眉頭道:“換腎是不行的。如果可以,我可以把我的腎換給他。可是,好多醫生說了,他還有其他病,不適合做換腎手術。”

    這情況,方天大概也能猜得到,不然以曹家的背景財力,不可能治不好這個病。

    “高人,除了換腎,你還有其他辦法嗎?”旗袍女人關切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的。”方天道:“但這種病治療起來難度很高,我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現在,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點頭,道:“高人,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事不宜遲,立即動手,方天從隨身帶過來的藥箱里邊,拿出來了一個小盒子,從里邊抽出三根銀針。

    即便是用軟飯王系統的能量治療,也要做作形式才行,而且有針灸的輔助,效果也會快許多。

    “將他的身體翻過來,UU看書www.uukanshu.com 脫掉他的上衣。”方天看著曹基單吩咐道。

    曹基單心里那個郁悶啊,當我是下人嗎?啥時候輪到你吩咐了。

    隨即,他走到了外面,叫進來了兩個傭人。

    很快的,按照方天的意思,傭人小心翼翼地將曹大海的身體翻轉過來,脫掉他的上衣。

    身上那些用來觀測心跳的連接線,取了下來。

    曹大海五十多歲左右,原本是個一百五十今的壯漢,可是現在只剩下一百斤不到,可見這病有多折磨人。

    方天的眼睛凝視著曹大海的腰部,給系統發出去了命令之后,在眼前出現了三個紅點,三個紅點標記的是三個穴位。

    第一個紅點,第二腰椎棘突下的“命門穴”,另外兩個紅點,標記在第二腰椎棘突下旁開1.5寸的“腎腧穴”。

    這三個紅點整齊排列,正好形成了一條直線。

    方天握著拳頭,手指之間夾著三根銀針,速度超快,三針齊下,準確插入對方的三大穴位。

    命門穴,以及兩側的腎腧穴。

    感覺到疼痛傳來,曹大海的身軀猛然抖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見過的名醫無數,從來沒見過這么下針的,心中驚嘆連連,雖不知治療效果如何,但光是這一招,就讓她信心大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