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零九十三/我就是個愛踢人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方天很認真地給林夢婷講解word的使用方式。

    不遠處,一個男生看向這里,臉上露出了妒忌的神色。

    這個人是何斌,林夢婷的同學,他追求校花好久了。

    平時面對林夢婷的時候,都是敬而遠之,皮毛都不敢碰一下,可哪里來的混蛋,竟然和林夢婷如此親密。何斌快步走了過來,一把撥開方天的胳膊,:“男女授受不親,別趁機占便宜!”

    方天側頭看向這個身穿灰色休閑西裝,高高瘦瘦的男生,感覺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教他人學習就叫占便宜了,那豈不是全天下的老師都是流氓,哪個老師沒碰過學生的手?方天正要說話,林夢婷道:“何斌,我在學習,請你別打擾我。”

    被女神這么一說,何斌心里更加不樂了,他眼睛看向電腦屏幕,屏幕顯示的是word的界面。

    不就是個word嗎?有什么好學習的?

    “林同學,讓我來教你吧。有些人不懂裝懂,誤人子弟。”何斌瞥了方天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懂?”方天喝下一口橙汁,看向他。何斌笑了,道:“知道我是誰嗎?濱海大學軟件學院高材生。現在在外面成立了一個游戲工作室,風生水起。”

    游戲公司?方天一愣,笑道:“是游戲外掛工作室吧?”

    竟然一下子被他看穿了,何斌挺了挺胸,道:“沒錯,就是游戲外掛。”

    游戲外掛,說白了,就是個作弊工具。

    方天很是好奇,問道:“做那東西很賺錢嗎?我看也就一般吧?”

    “一看你就是個外行。”何斌冷笑:“做了一年的游戲外掛,我都可以買車買房了,你說轉不賺錢?”

    游戲外掛確實很賺錢,01,02年這個時代,許多高手光是做《熱血傳奇》的外掛都發達了。

    對于游戲公司來說,外掛絕對是毒藥,方天對這種人,沒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何斌朝著方天擺手,道:“讓開讓開。”

    方天懶得跟他計較,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word看起來簡單,里邊的內容挺多的。校花,你想學什么?”何斌伸手過去,就要摸鼠標。

    林夢婷立刻把手收了回去,道:“我想制作一個帶音樂背景的生日祝福,這樣吧,你幫我弄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沒問題。”何斌拍著胸口說道,隨即,開始動手制作。

    林夢婷狡黠一笑,站起身拉著方天的手離開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看看他制作得怎么樣?”方天問道。

    “隨便他怎么做吧?找個理由甩開他而已。”林夢婷狡黠一笑。

    這個校花有點壞啊,不過,壞得很可愛!

    招了招手,服務員端著銀盤走過來,林夢婷在上面取下兩杯紅酒,自己一杯,另一杯遞給方天。“你為什么不做一款像word那樣的辦公軟件?”

    “暫時還是以互聯網軟件為主,辦公軟件肯定要做的。”方天喝下一口紅酒。

    軟云的操作系統推出來,必然要搭載一款辦公軟件。

    “音樂軟件呢?到現在也沒看到你做音樂軟件。”林夢婷喝著紅酒:“我平時最喜歡的就是看視頻和聽音樂,現在我用的還是海浪音樂。”

    “會有的,只是時間問題。”方天說道。

    音樂軟件,相對來說更加容易成功,所以方天也沒急著做。

    時間不早了,生日宴會也到了結束的時候,各個嘉賓陸陸續續離開。

    白萬鈞在保鏢的簇擁下,走出宴會大廳。

    經過方天身邊的時候,白萬鈞說了一句話:“雖然你有些成就,但遠遠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他說的也是事實,雖然軟云的規模已經很大,

    但跟萬鈞集團相比,還是相差太遠了。

    看著他遠去,林夢婷皺了皺鼻子:“白萬鈞太不可一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強大的對手,才有追趕的動力。”方天淡然笑道。

    環顧了四周,方天奇怪道:“你爺爺呢?”

    “他進去衛生間,和哥哥有話要說。”林夢婷道:“我們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方天點頭,隨即,和她走出大廳。

    乘坐電梯,一直來到酒店一樓,突然間,林夢婷臉色煞白,雙手捂著小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方天看她站在電梯門口:一動不動表情痛苦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可能吃的東西有些雜,肚子疼。”林夢婷額頭冒著冷汗。

    “過去那邊坐下,讓我看看。”方天攙扶著她,朝著座椅走去。

    讓你看看,林夢婷無語,你懂得醫術嗎?

    現在確實很想坐下來倒是真的,林夢婷任由方天攙扶過去。

    酒店一樓大堂,有好多座位,隨便找了一張椅子,將校花緩緩放下。

    讓她的身體背向自己,方天將手指按在了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“你會治療?”林夢婷扭頭看過來驚訝問道。

    “會一點點吧。”方天手指按在對方的腰,啟動了軟飯王系統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很快的,檢查結果出來了,吃的東西太雜,導致發炎。

    “同學,你怎么了?”何斌從電梯走出來,便看見林夢婷臉色煞白地坐在大堂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有點不舒服。”林夢婷隨意回應。

    “那趕緊去醫院啊。”何斌快速走到女神面前。

    “有人給我治療了。”林夢婷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何斌瞪大眼睛看著方天,道:“庸醫,你懂個屁治療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,難道你懂?”

    “你是醫生嗎?”

    方天如實承認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那一行的?”

    “IT行業的!”

    何斌冷笑,一個搞IT的,會給人治病?這不是校花嗎?

    他給方天豎起中指:“你個‘愛踢人’,懂個屁治療啊,立刻滾開。”

    愛踢人?方天笑了笑,懶得回應他。

    隨即,他將手指落在了林夢婷的骶骨上,接近于腰底位置,那是人體大穴位,八髎穴,對于治療疾病很有療效的。

    可是,在不懂的人眼里,他就是個庸醫,亂點亂摸。

    “死庸醫,滾開!”何斌勃然大怒,伸手就要拉開他。

    正在治療的關鍵時期,被他人干擾會出大事的。方天立刻撥開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何斌大怒道:“你只是個IT人,又不是醫生,除了是是不是你負責?”

    說著,他就要奮力撞開方天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個‘愛踢人’!”方天說著,一個高抬腿,踢在了他的胸口。“砰!”右腳結結實實踢在了何斌的胸膛。

    一聲痛叫,何斌身體后仰,“大”字型躺在了地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