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零九十七/家里來客人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玩游戲,當然不是單純的玩,方天已經給全體員工發過去一封內部郵件。

    在婉的過程中,發現游戲存在那些bug,有些什么改善的意見可以提交給開發小組。

    Yy棋牌游戲,推出來之前,已經做過內部測試,但這次不一樣,這次是為了下一次重大版本升級。

    集思廣益,把游戲做得更好,每一個細節都能做到盡善盡美,就不怕贏不了臉腫游戲。畢竟,對方的游戲已經好久沒有升級了。

    Yy游戲來一次重大版本升級,是很讓人驚喜的,到時候,可以吸引更多的玩家過來。

    說道游戲測試,不得不提到游戲測試員,游戲測試員的收入是很高的,在軟云拿著兩三萬一個月的游戲測試員,他們的工作就是給公司的游戲進行測試,說白了,就是天天上班玩游戲。當游戲測試員,是多少年輕人向往的職業啊!

    聽起來簡單,這里邊涉及到許多專業知識,可不是一般人想干就能干的。

    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,全體員工集思廣益收到的效果還是相當不錯的。

    游戲開發小組,總共收到了30個bug,其中有3個是重大漏洞!

    例如,游戲玩家的個人資料容易外泄,黑客輕易盜取玩家的賬號密碼。在某些特殊情況,程序會出現卡死崩潰的情況……此外,總共收到了100條改善意見,開發小組看過之后,采納了其中三十條。

    相信,有了這些意見建議,下一個版本,會讓玩家耳目一新!

    張小遠的辦公室。

    今天,方天除了在玩自家的棋牌游戲,還特意去玩了一下臉腫棋牌。

    正所謂,知己知彼百戰百勝,了解對手是必須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此時已經很晚了,張小遠還在電腦前編寫代碼,修復bug。

    “你有沒有玩過臉腫的棋牌游戲?”方天站在辦公桌前面,看著他問道。

    “有啊,怎么了?”張小遠抬頭看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有沒有發現,他們的游戲,收費項目特別多?”方天問道。

    張小遠松開鼠標,回想了一下,道:“還真是這樣。連設置一個頭像都是VIP收費項目,不然的話,就是一片空白。”

    “不僅如此。”方天坐下來,說道:“我今天特意在臉腫棋牌婉了一下撲克牌游戲,讓我感到無語的是,自動找位置這個功能,竟然是要收費的。”

    臉腫游戲,同時在線的人數好多,想要找個空位置相當的困難,除非自動找房間找位置,不然的話,只能慢慢找了。

    更蛋疼的是,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空位置,還會彈出提醒,人家不愿意跟你玩!

    各種理由,暈死了!

    反正就是各種卑鄙手段,逼迫你去花錢購買他們的服務。

    賺錢無可厚非,但這明顯已經影響用戶體驗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的意思是?”張小遠將一顆花生丟盡嘴里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砍掉大多數的收費項目!”方天語氣重重道。

    “呃?這樣會損失很多的啊?”張小遠惋惜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棋牌游戲在我們軟云的游戲帝國布局中,是怎么定位的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于大型網游,棋牌游戲的收入實在太小了,只要它能成功,為我們的游戲平臺爭取到了人氣口碑,干掉臉腫游戲,我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。”

    方天緩緩說道:“干掉臉腫游戲,掃除了對手,未來我們的征程會順利許多。所以,棋牌游戲不要過度追求商業化,一切影響用戶體驗的收費項目都要砍掉!”

    張小遠點了點頭,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在這個時代,有這種理念有這個魄力的也體有方天。

    誰不想賺錢,方天這么做,只是為了放長線釣大魚而已。做互聯網不能急功近利,正所謂丁財兩旺,先旺丁再旺財。

    站在一個普通的用戶角度,下一個版本的yy游戲玩起來更加的舒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叮鈴鈴……”方天剛走出總部大樓,手機響了。

    立刻掏出手機接通,是陳善美打來的。

    “善美媽,什么事?”方天將手機放在耳邊。

    “家里有客人來了,你趕緊回來。”陳善美笑道。

    “誰啊?”方天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劉管家。”陳善美笑道。

    劉管家,方天愣了愣,道:“是老頭子的管家嗎?”

    老頭子,說的自然是金玉顏的爺爺金華山了。

    陳善美輕笑,敢稱呼金華山做老頭子的也只有方天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從京城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方天嚇了一跳,那老頭過來干嗎?“老頭子是不是也過來了?”

    “霉有,只是劉管家一個人過來。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”陳善美道。

    這么奇怪?想了一會,方天嘿嘿笑道:“是不是受不了老頭子的脾氣,劉管家離家出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胡說寫什么。”陳善美笑道:“劉管家是老爺子的戰友,幾十年感情很深的,和我們金家人的關系也很好。這次,他回來濱海探親,順便來我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啊。”方天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回來吧。”陳善美道。

    別看劉管家是個仆人,在金家的地位可是非常高的,誰也不敢得罪,不給他面子就等于得罪老爺子。

    “行,我現在就回去。”說完,掛斷電話。

    此刻,晚上十點多。

    金家別墅,一樓大廳。

    茶機之上,擺放著一個圍棋棋盤,身穿白色旗袍的陳善美端坐在沙發上,和對面的男人下圍棋。

    這個看起來五十多歲,身穿淡藍色唐裝,國資面容,頭發稀疏的就是劉管家了。

    “金三夫人,這么多年沒跟你下棋,你的棋藝依然是那么高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于劉管家,我的水平還是相差太遠了。”陳善美謙虛道。

    “劉老,好久不見。”方天走進別墅,便一眼看見兩人下棋,朝著劉管家笑著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會下棋嗎?過來和我下一局如何?”劉管家手指夾著一個黑子,敲了敲紫檀木棋盤,發出兩聲清脆的響聲。

    “會一點點,但哪敢跟你對決啊。”方天笑著搖頭道。一看這劉管家就是個下棋高手,跟他對決還真沒把握贏。

    陳善美站起身,拉了拉他的手,道:“坐下來吧,輸贏無所謂,一起聊聊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