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一百三十五/逼婚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第二天,柔和的陽光照射進來,曬在臉上。

    方天睜開眼睛,下意識右手擋了擋,隨即從床上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看,身邊空空的,哪有大明星的身影。

    昨晚的都是夢啊,方天笑著搖搖頭。正要推開被子,可猛然想起現在自己沒穿衣服在他人的家里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看,房門關著,沒人進來。

    隨即,推開被子就要下去。突然咔嚓一聲,房門打開,陳夢雪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方天嚇了一跳,趕緊把被子拉過來蓋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陳大經紀人,你進來不能敲一下門啊?”方天不滿道。

    陳夢雪白眼:“這里是我的地方,想進來就進來。廢話少說,趕緊下來。”

    方天指了指自己的肩膀,道:“我還沒穿衣服啊,你不出去,我怎么下去。”沒穿衣服睡覺?在大明星的房間?陳夢雪瞪大眼睛。“流氓!”

    方天無語了,昨晚要不是你不提供換洗衣服,我會這么睡嗎?再說,大明星是我的女友,哪里流氓了?

    跟不講理的女人是沒法解釋通的。“出去出去,不然我可要下去了啊!”

    陳夢雪瞪眼,轉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隨即,快速推開被子,沖進浴室。

    空掉吹風口前面的衣服已經干了,把它取了下來,快速穿上,細數了一番,然后走出房間。

    客廳的茶機上放著一袋子面包,還有一杯大號的牛奶瓶。

    陳夢雪穿著一身黑色職業套裝坐在椅子上,默不作聲地喝著牛奶。

    方天的精神狀態還算不錯,可她就比較憔悴了,眼睛周圍兩個深深的黑眼圈,估計涂抹一噸化妝品都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方天也沒說什么安慰的話,最重要還是找人,不然說什么都沒用。一坐下來,就拿起一個面包,狼吞虎咽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看著他的吃相,陳夢雪笑了。“你究竟有沒有辦法找到她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方天喝著牛奶補充道:“百分之七巴士還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高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天點點頭。

    陳夢雪苦笑搖頭,真不知他的自信是從哪里來的?

    吃完早餐,方天走回房間上網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占地寬闊的后院。

    一個熔巖絕色的女子朝著大門外逃去,突然,一個高大壯漢站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許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出去逛街,很快會回來的,保證不逃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餓了,出去就餐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吃什么,可以讓人給你買。哪怕你想吃法國廚師親自做的大餐,都可以請他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是別墅后院,七八百平米,你想怎么散步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絕色女子冷聲道:“是不是連我的話都不聽?造反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壯漢低下頭:“沈小姐,你就別為難我了,我也只是奉命行事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后院的大門打開。

    一個身穿灰色軍大衣,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進來,他嘴里叼著一根香煙,表情充滿了威嚴。

    “沈老爺。”壯漢轉身,朝著軍大衣男人恭敬道。

    看著男人走進來,絕色女子怒道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軍大衣男人道:“都是為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為我好?”絕色女子冷笑:“把我囚禁在這里也是為我好?”

    沈石軍呼出一口香煙:“這里不是監獄。若是監獄,相信全世界的囚犯都愿意進來,不想出去。”“我只是讓你在這里反省反省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反省?反省什么?”

    說道這里,沈石軍臉色瞬間變了,變得非常生氣,道:“你別以為我不知道,

    你回來濱海,舉辦歌迷見面會只是幌子。真正的目的,是為了見那個臭小子!”

    沈嫣儀明亮的大眼睛微微一睜,冷聲道:“是的,那是我的選擇,與你無關!”

    “與我無關?你是誰的女兒?”沈石軍大笑了一陣子,臉色很快又冷了下來,道:“婚姻大事父母之命,你不聽也得聽。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年代了,你無權干預我的感情。”沈嫣儀聲音微怒道。

    將煙頭丟在地上,踩滅,沈石軍道:“那你說,嫁給那個出身平凡的臭小子,對你有什么好處?”

    沈嫣儀道:“愛是一種感覺?你是不會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愛情不能當飯吃,這個世界很現實的。”沈石軍緩緩說道:“陸家的大少爺就非常優秀,無論樣貌,才學,家庭背景,擁有的財富和實力,都是無與倫比的。UU看書 .uukanshu 你嫁給他,最適合不過。”

    沈嫣儀冷然道:“你說的那些財富名氣地位,我已經擁有。我喜歡的人根本不需要太多的附加條件,哪怕他只是一個普通平凡的人,只要我喜歡的,就會義無反顧和他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沈石軍怒道:“你太任性了!前幾天,陸家的家主找我,商談你和陸海歌訂婚的事宜。就在這個月訂婚,我已經答應了。”

    沈嫣儀氣得身軀顫抖:“你無權決定我的婚姻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,為什么父親限制自己自由的原因,這就是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沈石軍道:“都是為你好。”

    又是這一句,逗是為你好。

    “我決不會答應!”沈嫣儀語氣堅定道:“當初我要進入娛樂圈,你反對,讓我成為什么政界、商界女強人。可我還是選擇了娛樂圈,現在不也證明我的路走對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對了嗎?我不知道你在娛樂圈有多成功,因為我從來不關心娛樂圈那些破事兒。”沈石軍對娛樂圈沒有半點好感,道:“到現在,我依然認為,當初你選擇了從政或者經商,就憑借咱家的背景,你的成就會更高。至少,不會像現在那么任性。”

    兩父女很有代溝啊,相隔了十萬光年,相隔了一個銀河!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。”沈嫣儀現在已經不行說太多了,她現在只想出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想好了,答應了和陸海歌的訂婚,就可以出去。否則別想離開!”

    沈石軍說完,轉身走出大門。“砰!”鐵門重重關閉。

    一直很堅強的沈嫣儀咬著下唇,傷心的淚水從她的白皙臉蛋滑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