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一百三十七/1起走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呆呆地看著面前的男人,好久好久的時間,沈嫣儀才確定方天來了!

    真的來了!來到了自己面前!

    “你,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希望我過來救你嗎?所以我來了。”方天站在鋼琴前面,笑瞇瞇地看著她。沈天后笑了,笑得特別好看,這是她這幾天第一次笑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激動?有種想要抱抱我的沖動?”方天展開雙臂壞笑道。

    從來只有粉絲想抱大明星的,哪有大明星反過來擁抱粉絲?沈嫣儀皺了皺小瑤鼻,道:“你怎么找到這里來的?”

    這個位置偏僻,估計警察也找不到這里。

    方天笑著說道:“是你的歌聲感動了上天,然后上天派我過來救你。”

    總不能說是通過黑客技術精準定位IP地址吧?說一些女人能聽得懂的。

    沈嫣儀微微一笑,縱使知道他在胡說,但聽起來就是開心!籠罩在喜悅的迷霧中,都忘了現在處于危險境地。

    沈嫣儀臉色一變,站起身推了方天一下:“快點離開。要是被我父親發現,后果會很嚴重的。”

    沈石軍有多憎恨他,沈嫣儀是知道的,曾經沈石軍還說過,要是見到你和方天那小子在一起,肯定一棒子打斷他的狗腿。

    “不怕的,沒人發現我進來。”方天聳聳肩,很淡定從容。

    沈嫣儀抿了抿嘴純,手指輕輕按動鋼琴:“高中時代,誰都知道你是個鋼琴高手。你過來,彈奏一曲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就彈奏一下,或許能找回以前的回憶。”

    “大明星你就別為難我了,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,我的音樂靈魂已經死了,已經不再了。”方天苦笑道:“對于音律,七竅只懂了六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簡單?”

    “一竅不通!”

    沈嫣儀哭笑不得,無語了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,你在里邊嗎?”

    突然間,門外有人叫喊,門外的人就要推門進來。

    沈嫣儀臉色一驚,她立刻轉身,走過去,將大門打開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沈嫣儀飛快問道。

    站在門前的是一個中年女人,她是這里的女仆。

    “老爺說,你和陸家大少的訂婚儀式在明晚舉行。這是晚禮服,讓你明晚穿上。”仆人將一條白色的晚禮服遞過來。

    我答應了嗎?沈嫣儀心中一寒,沒有接那條晚禮服。

    “小姐,這是意大利名師設計的,價值好幾十萬的呢。”女仆說道。

    沈嫣儀無動于衷……

    女仆把腦袋伸進來,道:“我剛才好像聽到有男人的聲音?你跟誰說話呀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你可以離開了。”沈嫣儀飛快奪過她手里的晚禮服,然后關門。靠在門被,拍了拍胸口,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她朝著大廳看去,赫然發現方天消失了?

    人呢?

    窗簾拉開,方天從窗戶跳了下來。

    剛才女仆說的話,方天都聽見了,也終于明白沈石軍為什么要限制女兒的自由了,目的就是為了逼婚。

    唉,都什么年代了啊,沈石軍那老不死真是可惡。

    “和你訂婚的人是誰?”

    “陸海歌。”

    方天震驚,竟然是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陸家別墅。

    別墅門前鮮花盛開,就像是一個花海一樣,非常的鮮艷奪目。

    此刻,身穿格子睡衣的陸海歌坐在大理石桌前面,和他的家父下棋。

    周圍的花海場景,是陸海歌準備的,是為了明晚和沈嫣儀訂婚,到時候肯定會很浪漫。

    還有那一套晚禮服,也是陸海歌送的,特別請來意大利名師設計,造價88萬!

    “能夠娶到嫣儀做妻子,

    是男人畢生的榮耀!”陸海歌將一枚棋子落下。

    “從小我就看得出,你很喜歡她。這次,你終于得償所愿了。”陸海山呵呵笑到。

    “爸,她真的愿意嗎?”陸海歌心里有些不太踏實。

    “放心,她一定會過來的。這次,設施均的態度非常強硬,她不來也要來。”陸海山笑道。

    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,誰也不會看出來,他是陸海歌的老爹。

    陸海歌落下棋子,道:“即便訂婚了又怎么樣?她也可以反悔的。到時候,只會非常尷尬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我早就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陸海山奸笑,從口袋里邊掏出一個小袋子,透明袋子里邊是一些粉狀物體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陸海歌炸了眨眼,疑惑問道。

    陸海山呵呵一笑,小聲道:“讓人欲火旺盛的好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這?”陸海歌驚訝了,一句話足以明白,這白色粉末是什么東西了。“這真的好嗎?”

    “海歌,我從小怎么教你的?”陸海山喝下一口茶,說道:“想要達成目的,就要不擇手段。下藥聽起來很卑鄙,但不這么做?你就忍心看著你喜歡的女人,那個漂亮到極點的女人投進其他男人的懷抱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她是屬于我的。”陸海歌語氣充滿了霸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沈家的大小姐本來就是天生一對……”陸海山晃了晃手里的藥粉:“這一小包東西,你就當成一條紅線,成全你們好事的紅線。嘿嘿,明白了嗎?”

    說著,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滿臉的陰笑。

    “謝謝家父指教。”陸海歌笑著點點頭。

    陸海山將小袋子放回口袋,笑道:“其實這些你都不必知道。到時候我會安排一場好戲。她喝下之后,會有人進去房間,想要侵犯她。到時候,嘿嘿,你就可以以英雄的姿態出現,來個英雄救美,和美人共度良宵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進房間,沈石軍脫下了身上的軍大衣,正要躺下來休息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手機響了,他接通,放在了耳邊。

    “石軍,是不是你把女兒關起來了?”王小雪的嗓音傳了過來,她的聲音是那樣的冰冷。

    今晚原本是沈嫣儀的歌迷見面會,可因為突發事故取消了,王小雪想起沈石軍已經和陸家約好了女兒的訂婚。

    怎么會這么巧?肯定是沈石軍干的好事。

    沈石軍道:“我這么做,都是為她好。”

    “為她好為她好?說道我都感覺惡心了!”王小雪怒道:“你有尊重過她的意見嗎?在感情這個問題上,你就不能給她自由?”

    沈石軍怒了,吼道:“給她自由?難道就讓她跟那個平平庸庸,沒什么亮點的小子在一起?”

    說完,沈石軍直接掐斷電話,將手機丟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昨天早上,沈嫣儀接了父親的電話,心情非常不好,正想一個人出去逛街散散心。

    化了妝,應該沒人認出來才對。

    在馬路邊,攔下一輛出租車,可沒想到,坐進去之后,發現車子走的方向不對。

    被那輛車子一直送到了這里,這一切,都是沈石軍安排的。

    那當然,沈石軍絕不會知道,他的多年老友,陸家的陸海山兩父子正在謀害他女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臨天下別墅后院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在樹下聊天。

    “剛才明明聽見里邊有男人聲音,可小姐說沒有。真是奇怪。”送衣服的女仆說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小姐住的地方不允許男人進去。”護衛保鏢不相信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啊。我明明聽見的。而且,還是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。”女仆肯定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不久前被方天打暈,吃了一把青草的護院保安跑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隊長,不好了,有人混進來了。”護院保安吐掉嘴上的青草飛快道。

    聞言,護院隊長臉色一變,一個轉身,朝著別墅音樂廳跑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其實,你對我是什么一種感覺?愛還是不愛?”沈嫣儀水汪汪,深情的眼神看過來。

    方天不敢直視:“喜歡喜歡,你的歌唱得這么好聽,我一直都很喜歡的。”

    “喜歡不等于愛,你認真回答我,愛還是不愛?不然我就嫁給陸海歌。UU看書 .uukanshu. ”沈嫣儀眼神哀怨。

    有這么逼人的嗎?受不了她的眼神,方天側過頭去,道:“大明星,現在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,我好不容易進來救你,難道你想留在這里?”

    待會兒肯定會有人找過來,這個時候不走那真的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等我換一下衣服。”說完,沈嫣儀一個轉身走到了一邊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的是睡衣,肯定不能穿出去的,剛才傭人送過來了晚禮服,就把它穿上好了。

    不是吧?這里空蕩蕩的,在這里換衣服?

    正想著要不要看看的時候,室內的燈光黑了,沈嫣儀關掉了電燈。

    黑夜中,方天只能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,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啪!”燈光再次亮起!

    沈天后轉了個身,面向過來。

    純白色的吊帶晚禮服,緊身彈性設計,將天后的體形展現得淋漓盡致,修長的鎖骨,看起來就像是藝術品一樣的精致美麗!

    鎖骨網上是她那天鵝般的粉頸和絕色臉蛋!

    太美了!方天看得雙眼發直!

    猶如下凡的仙子那般,明明近在眼前,卻飄渺如在云端!

    此時,沈天后更像是電影中的女主角,她水汪汪的大眼睛,深情看過來:“若是你不愛我,我便永遠留在這里。若是你愛我,帶我走,天涯海角也隨你去!”

    終于做了這個決定,別人怎么說我不理……

    《勇氣》這首歌,又在方天的腦海響起!“走!”方天一把握住她的皓腕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厚重的大門拉開,牽著天后的手,跨過門檻,風一般朝著外面沖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