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二百一十二/人去哪了?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一個是樂壇天后,一個是軟件大王,要是兩人死了,絕對是轟動世界的大新聞!

    龍卷風的威力又突然加大,正在快速墜落的兩人又再次被吸到了空中……

    驚險!刺激!

    神奇的是,沈天后的腰帶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被扯了下來,白色的腰帶隨著暴風的旋轉,纏繞在了兩人的身上,還打了結。

    現在,任由大風怎么吹也不可能把兩人拉扯開了。

    站在臺階上的陸海歌看在眼里,沈嫣儀這一系列的動作都是發自她內心的本能,她并不是去救一個陌生人,她是認識方天的。

    而且,方天還是她一直愛著的人!

    想到此處,陸海歌心臟劇痛,像是被尖刀插入了心臟一樣,痛徹心扉!

    方天,怎么會是你?搶了我的帝國,搶了我的女人!

    陸海歌雙眼冒火,大吼道:“給我射擊,打死他!我給你們一千萬,不,9千萬,給我殺了他!“

    那幫綁匪一直看著龍卷風,都忘了過來綁架殺人這件事了。

    重賞之下必有傻幣,他們立刻舉起發射筒,朝著暴風中的方天射擊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嗖嗖……”烈火飛鏢的亮光,在空中火亮刺眼,像是一群火鳥一樣。

    方天和沈嫣儀才不管,就當放煙花了!

    烈火飛鏢根本打不到他,反而轉彎了!

    是的,飛鏢轉彎了。

    飛鏢打在暴風上,拐了個彎,射向了在場的綁匪。

    現場下著飛鏢雨,加上拳頭那么大的冰雹落下,現場慘叫聲不斷!

    觀眾早已散去,生下來的都是綁匪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”被飛鏢擊中的,被冰雹砸中的,還有被雷暴擊中的,綁匪死傷無數……

    帝國美人,兩大皆空,陸海歌頭發凌亂,仰天狂笑……

    一支飛鏢擊中了他的膝蓋,他從臺階摔了下去,一聲悶響,額頭重重捶在了地面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封停雨歇,龍卷風消失了,賽車場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現場一片狼藉,這個龍卷風的破壞力實在太大了,臨時搭建的舞臺倒塌,一棵棵大樹歪倒,那些綁匪躺在地上,死的死,傷的傷。

    飛鏢,武器散落一地,還有那些不知從哪里吹來的雜物鋪滿了整個賽車場。

    那些到現場賽車的富二代,身上的衣服都被暴風和雜物刮破,站起身一看,渾身臟兮兮,破爛不堪,看起來就像是乞丐一樣。

    看起來,非常滑稽!

    錢包,名牌之類的都不知吹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一視同仁,沒有了窮人和富人之分!

    那個男主持很狼狽地從地上爬起,雖然受了傷但也沒什么大礙。只是,他的假發被吹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主持人原來是個光頭!”

    那些原本看起來是個美女的小妞,臉上的化妝消失了,原來這么丑,她的高鼻梁都歪到一邊去了。

    “切,整容整出來的貨!”

    “唉,一陣大風,出真相了!”

    陳夢雪從地上爬了起來,身上沾上了一些泥土,看起來有些臟,還好的是,除了被雜物刮破,其他都完好無損。

    龍卷風消失了,可人呢?

    方天和沈嫣儀都去哪了?陳夢雪非常擔心,她擔心的是大明星,掃視了四周,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是摔下來了?還是被吹走了?還是進了時空隧道穿越了?陳大經紀人心里雜七雜八的擔憂冒了出來,她很慌亂,朝著現場大喊沈嫣儀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旦被龍卷風卷起來,生還的機率非常渺茫,除非有奇跡。

    陳夢雪立刻掏出手機給沈嫣儀撥打過去,顯然是打不通的,反復嘗試了好多次依然打不通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來,她從舞臺出現之后,還沒來得及換裝啊,根本沒有帶手機。

    慌亂得連這一點都忘了,陳夢雪立刻給方天撥打過去。

    第一次沒打通,第二次沒打通,第三次打通了。

    成夢雪心里一喜,飛快問道:“方天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陳小姐,方天的手機掉了。這應該是他的手機。”

    保鏢走過來,將一部手機遞給她。

    陳夢雪頭有點暈……

    還以為找到他了呢?白色的諾基亞,百分百是方天的了。

    陳夢雪將手機拿在手里,這么大的龍卷風,手機肯定掉下來,不過手機完好無損。

    諾基亞的質量真是不錯,這么經摔,我呸,現在是想這些的時候嗎?

    陳夢雪鄙視了自己一番,將方天的手機放進包包,要是你還活著,手機就還給你,要是你掛了,手機就不給你了,所以,你要活著啊!

    女人的心思,就是這么特別。

    陳夢雪朝著保鏢飛快道:“給我找,挖地三尺……我呸!立刻馬上找!”

    一時口快,將電影臺詞都順口說出來了。

    四個保鏢立刻散去,尋找沈天后……

    那些沒有被打死的綁匪,立刻上車逃離。

    搞出這么大的事兒,治安人員來了。

    其實,治安人員早就來了,只是沒想到發生了這么大的陣仗,根本沒法控制現場。

    一輛吉普車駛入賽車場,UU看書 .uukanshu車門打開,一個充滿威嚴的男人下車,他是沈石軍!

    他身穿灰色風衣,滿臉的嚴肅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他知道女兒回來濱海,會出席一個活動,也知道她必然會和方天見面,但出奇的是,他并沒有阻止。

    這倒不是沈石軍已經認同兩人的關系。

    只是,上一次寶貝女兒被方天擄走,女兒逃婚之后,沈石軍靜下心來,抽了好多根煙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女兒的執著、勇敢、義無反顧,沈石軍內心有些動搖了,既然她如此喜歡,是不是應該成全他們?

    今天兩人的見面并沒有派人去阻止。

    可是,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,這里發生的事,比上一次還要大!

    面包車瘋狂逃竄,安保人員圍追堵截……

    手下跑到沈石軍面前,道:“館長,據現場觀眾的目擊,沈小姐和一男子被龍卷風卷到了半空。然后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聞言,沈石軍眉頭頓時皺了起來:“龍卷風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手下點頭回應道:“就在剛才,這里出現了龍卷風。”

    這里是賽車場,廣闊的空間給龍卷風提供了形成條件。

    沈石軍聲音急促道:“她的表演不是結束退場了嗎?怎么會遇上龍卷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