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二百一十三/搞陰謀的下場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“表演結束之后發生了綁架事件。據現場人的目擊,綁匪是針對沈小姐而來。”

    “誰這么大膽敢綁架我女兒?”沈石軍震怒。

    “目前還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給我搜,把我女兒找回來。”

    隨即,四五十個手下一起行動,四處尋找。

    是誰?是誰活得不耐煩了?沈石軍從地上撿起飛鏢,用力一甩,飛鏢朝著面包車飛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面包車的輪胎被打爆,車子失控,撞在路邊的電線桿,轟的一聲歪倒在地。

    一群安保人員立刻沖上去,拉開面包車的車門,伸手進去,像是在雞籠抓小雞一樣,將綁匪一個個抓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報道,山下發現一具男是!”手下飛奔過來匯報。

    該不會是方天?沈石軍臉色巨變,他倒不是在乎方天的死活,要是他真的死了,女兒多半也兇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快說。”沈石軍怒聲急促道。

    手下喘了幾口大氣,道:“那具男尸是在黑色奔馳里邊找到的,車神損毀嚴重,在車里找到一張身份證,是一個名叫王子沖的男性。”

    沈石軍一愣,道:“他是誰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聽說是過來賽車的,墜崖了。”

    陳夢雪站在不遠處聽見了,心中沒有絲毫的憐憫,反而感到開心,回想起今晚的種種,都是王子沖和陸海歌安排的陰謀。

    怎么會突然多出來了跳舞環節?當時就感覺不安,總感覺今晚會出事。

    方天在領先的情況下,速度怎么突然變慢,怎么會在死亡彎道突然失控?這一切都太詭異了。

    在陸海歌求愛失敗之后,綁匪就出現,為了錢?確實為了錢。

    但只是為了錢這么簡單嗎?在場這么多玩跑車的富二代,怎么不綁架他們?

    “報告。發現了陸海歌摔在地上,昏迷不醒。”第二名手下飛快跑來道。

    沈石軍臉色一變,道:“他怎么會在這里?”

    “聽說也是今晚的賽車手。”

    “趕緊,送他去醫院。”沈石軍飛快吩咐道。

    陸海歌在沈石軍的心中,形象一直都是非常好的,他絕不會想到今晚的幕后黑手是他。

    手機鈴聲響了,沈石軍立刻接通放在耳邊。

    “女兒是不是出事了?”王小雪緊張急促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沈石軍聲音低沉回應。

    被龍卷風卷起來,還有生還的可能嗎?他心里也沒底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看見她被龍卷風卷到了半空,是不是?”王小雪急促追問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不知道。問什么你都不知道,連女兒都沒守護好,你怎么當人父親?”

    王小雪語氣前所未有的憤怒!

    “她是我女兒,你以為我不緊張嗎?”沈石軍深呼吸一口氣:“現在已經派人搜尋,但愿沒事!”

    此時,

    上千人手拿著手機,手握著手電筒,自發尋找。

    天后失蹤了,讓多少粉絲心碎啊!

    沒人命令,粉絲們也會自己去找。

    鳳凰賽車場在山頂,這座山雖然不高,但是挺大的,現在都接近凌晨了,月黑風高,想要找到她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穿越了,那肯定是在這座山,或者在附近。

    誰也不敢怠慢,要是錯過最佳時機,那天后真的要香消玉殞了。

    她現在是不是奄奄一息,在死亡線上掙扎,等待救援?

    陳夢雪急得團團轉,在跑到上來回跺腳,電話打了一個又一個。

    問的問題都是,找到了嗎?保鏢反饋過來的都是,沒有沒有還是沒有。

    轉了一圈,陳夢雪看到遠處草地一個凹陷位置,她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是低洼地區,一旦遇到龍卷風立刻躲在低洼位置是最安全的,顯然,方天在那個時候頭腦還很清醒。

    草地伸展出來了一條樹根,陳夢雪彎腰用力拉扯了一下,非常的牢固,當時沈嫣儀不松手的話,龍卷風也吹她不起來。

    可是,她松開了,還朝著龍卷風追去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是拍電影啊?分分鐘會沒命的。“陳夢雪嘆息,眼眶濕潤。

    不過回想之前,要不是方天,沈嫣儀已經被綁匪擄走了,現在又是怎么一個境地呢?

    要不是方天,她也不可能躲過龍卷風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只是本能,根本不會想太多,陳夢雪問心自問,要是自己,也會松開樹根追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嫣儀的經紀人?”沈石軍對她有點印象,主動走過去詢問。

    看著面前這個充滿威嚴的男人,陳夢雪恭敬道:“是的,沈先生真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沈石軍道:“不關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這個男人說話硬梆梆的,怪不得沈嫣儀和他關系鬧僵。

    陳夢雪道:“如果我多安排幾個保鏢,早點發現早點撤離,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沈石軍道:“給我說說今晚事情的始末?”

    陳夢雪點頭,將今晚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,UU看書 .uukanshu. 沒有夸大夸張,就把事情的原本說出來就足夠震撼的了。

    當聽到方天拿到車王大賽冠軍的時候,沈石軍驚奇道:“他真的拿到了冠軍?”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這個賽車是個什么級別,但能拿到冠軍絕不簡單。

    賽車是個燒錢的運動,沒有錢是玩不起的,方天是個普通人?

    “的確是他拿到了冠軍。”陳夢雪肯定道:“沈小姐親自給他頒發冠軍的。”

    都說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窮,現代發展速度這么快,根本不需要三十年,一次機會,三年足以讓屌絲成神了。

    難道,這幾年不見,方天發達了?沈石軍嘴上抽著煙,想了片刻,問道:“在你眼里,方天是個怎么樣的一個人,是不是飛黃騰達了?”

    陳夢雪和方天肯定接觸過很多次,對他了解更多,沈石軍很想知道,他是不是土豪裝低調?

    如果是這樣,那真的是錯怪他。

    說道這里,陳夢雪就來氣:“他就是窮鬼一個!“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……”沈石軍被煙嗆到了,連連咳嗽。

    就不應該對那小子抱有希望。

    沈石軍不解道:“那他是怎么參加賽車比賽的?”

    陳夢雪沉默,沒有回應,她腦子里現在只想著方天和沈嫣儀的安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