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二百三十一/精彩演講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聽著大佬的演講,眾人感嘆,創業真的好難啊!

    方天想了想,道:“其實,有一家公司是愿意投資給我的,是日國一家基金公司,代價是我要將一部分的股權轉讓給他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很吸引,但我拒絕了,為什么?你們懂得。”

    眾人明白,要是讓日國公司投資,以后賺到的錢,大部分都要被外國人吞掉。

    “最終,未婚妻給我投資了。兩百萬,就是這兩百萬創立了軟云。”方天說道:“一路以來,她給與了我事業最大的支持,我非常感謝她!”

    羨慕啊!現場的人恨不得自己也有這樣的老婆。

    方天道:“創業之初,團隊只有兩個人,我和另外一個創始人楊凡從‘螞蟻窩’開始的。什么是‘螞蟻窩’。就是那種房間很狹窄的出租屋,蝸居了好多打工者的地方,后來,那個地方發生了火災,很驚險好不容易逃脫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那個地方,成立了‘螞蟻窩工作室’,編寫了第一個軟件《系統維護大神》,一個做垃圾清理和系統優化的軟件。”

    在場很安靜,聽著他的創業故事,聽得非常投入。

    “《系統維護大神》在短短的時間內,就爭取到了上百萬用戶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這款軟件的成功,意義非凡!”

    “借助它,我們拓展了新的應用,做殺毒,從那時候改名了,也就是現在的天使。”

    方天道:“天使殺毒的充公,真正讓軟云在互聯網世界打響了名氣,成為網民都熟知的互聯網品牌。產品一直延伸下去,一場接著一場的互聯網大戰,到達了今天的高度!”

    全場再次響起了掌聲。

    方天清了清嗓子:“有人可能會問,軟云有今天的充公,秘訣是什么?我告訴你,三個字。”

    伸出了三根手指,頓時,全場人都提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顛覆性!”

    方天緩緩道:“軟云成立之初,擋在前面的大公司很多,一個初哥,怎么和這些行業老大相抗衡?答案就是,顛覆它,讓整個行業重新洗牌,讓行業老大不復存在!”

    “在心的模式下,過去的老大不得不跟著走,而我們是游戲規則的開創者,早已搶得了先機,玩得柔韌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就拿天使殺毒來說,軟云開創了殺毒的免費時代。”

    “看著市場份額被我們快速吞掉,對手企業能不跟著做嗎?不做,等死!”

    “做了,結果也是死!”

    全場很安靜,聽著大佬說下去。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一成不變的,規則可以被打破,可以被顛覆。就像一個男人和一個美女出去吃飯,按理說,應該是男人主動付款才對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告訴大家,我和美女出去吃飯,都是美女主動付款的。是的,美女主動。一直都是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全場再次大笑,鼓起掌來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做到的啊?K先生的演講太棒了!

    方天的演講實在太精彩了,有趣、觀點獨特,讓人耳目一新!

    方天笑著道:“這讓我想起了牛頓,研究蘋果為什么會掉下來而不是網填上飛?在那個時代的人看來,牛頓是不是腦子有問題?蘋果當然是往下掉的了,有什么好研究的?”

    “人的思維一旦固化,都不愿意去想,它是否可以改變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生活在地球,每天都要腳踏實地,但有一天我們人類飛出地球之后,才發現,人類可以漫步太空。”

    “說這么多,我要表達的是,不要給傳統思維所束縛,大膽地去想,大膽地去顛覆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世界不只是1234,

    也可以4321,一切規則都可以打破,包括大自然的規律。”

    “人,逃不過生老病死,但隨著科技的發展,我相信人類有一天可以擺脫疾病和災難,永生不死!”

    “轟!”全場爆發出如雷般的掌聲……

    最后那一句話,方天說得鏗鏘有力,聲音在禮堂回蕩,到此,演講結束。

    一走下臺,一群記者圍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K先生,公司什么時候上市?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公司的資金很充足,暫時沒想過上市融資的問題。當然,不排除會把一部分的業務拆分出來,獨立上市。”

    “K先生,許多人很關心軟云的盈利問題,你怎么回應?”

    方天淡然道:“首先我要說的是,現在公司的虧損都屬于戰略性虧損。軟云還在不斷擴張,需要投入大量的錢,盈利不是我當前要考慮的問題。UU看書www.uukanshu.com ”

    “現在,軟云已經把大多數的應用做起來了,下一個目標是不是做操作系統?”

    方天能說,已經在做了嗎?

    “不排除。”

    問完了正事,記者們開始八卦了。

    “K先生,金小姐就是你的未婚妻嗎?”

    “你和金小姐是怎么認識的?”

    “聽說,你和大明星也有關系是不是?”

    八卦問題真是讓人無語啊,方天一笑置之,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IT大會,還有其他內容的,在附近的展覽館舉辦消費電子展,方天就不參與了,走出禮堂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出盡風頭了!”一個老頭出現在方天身旁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方天側頭看去,是陳校長。“哪里哪里,我很低調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這也叫低調,世界上還有比你更高調的嗎?”陳文山道。

    方天哈哈一笑,道:“真的很低調的啊,我連演講稿都沒準備,都沒想過要上臺演講。”

    沒有演講稿也能講得這么好。

    陳文山不得不佩服這小子:“我打算邀請你當濱海大學的可做老師,你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方天笑著好奇問道:“上一節課有多少錢?”

    這小子真是直接,一點義務精神都沒有。

    陳文山道:“以你現在的身家,給你一百萬上一節課,你在乎嗎?”

    還真不在乎。

    方天臉色認真道:“現在沒什么時間,軟云要布局新的版圖了,以后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個版圖是什么?”陳文山充滿了好奇。

    他做的事情總是那么充公,很讓人期待。

    方天神秘一笑:“很快你就知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