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二百六十/龍爭虎斗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<tent>

    有人不理解了。

    一個的男人站起身:“既然我們已經有了好運快遞,為什么還要多弄一個快遞品牌?這不是多此一舉么?”

    方天緩緩道:“兩個不同的快遞,提供的是差異化的服務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,快遞這個行業逃脫不了的就是低價競爭,好運快遞肯定也逃脫不了這個現實,考慮到成本的原因,快遞的運輸配送速度肯定也會受影響,口碑也會受影響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們很有必要再新建立一個快遞品牌,主打高品質服務,航空飛機送貨,高速收件,高速派送!自然,收費也要高一些!”

    這個問題,方天想了好久了。

    現在的云朵商城就類似于淘寶,要是快遞費太高,商品的銷售價就會很高,和實體店對比,就沒什么優勢了,所以,好運快遞肯定逃脫不了低價競爭,自然的,服務水平也會受到影響。

    10塊的快遞費,你還想你的快件坐飛機,怎么可能?

    所以,很有必要再成立一家主打高品質服務的快遞品牌,這不得不提起順豐,方天想要打造的就是類似順豐這樣的。

    順豐這種模式,不但贏得了口碑,也是行業內利潤最豐厚的,賺錢轉口碑,這種模式必須做。

    但低價競爭的快遞也要做,畢竟這是最受網絡商家歡迎的。

    最后,方天道:“一個公司有兩個品牌很正常,主打不同的品質和服務。兩手一起抓,兩個快遞一起做!”

    “嘩啦啦……”會議室想起掌聲……

    會議結束,方天走出會議室。

    趙一明快速跟隨過來:“新成立的快遞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方天抿了抿嘴,道:“暫時還沒想好,想好了再告訴你們。或者你們有什么好的建議,也可以給我提出。”

    趙一明笑道:“名字有什么要求嗎?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不要叫‘烏龜快遞’和‘蝸牛快遞’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方董一如既往的幽默,眾人大笑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時間,方天都在好運快遞。

    趙一明加入好運快遞之后,憑借他高超的管理水平,好運快遞的運作速度肯定會大幅提升!

    運作效率提高了,快遞成本也會降低,隨之而來的是,快遞費也會更加實惠。

    至于,快遞管理系統,方天已經推送給技術部門了,未來的快遞,攬件,打印,裝車,中專,配送等等所有環節都會聯網。

    隨著,網購平臺誕生,現在好運快遞的快件量也在漸漸提升,但還沒到爆發的時候。

    方天和趙一明在轉運中心各個地方查看,聊了好多快遞方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讓趙一明不得不佩服的是,方天的想法理念真是超時代的!

    “對了。”方天問道:“現在最大的快遞公司是哪家?”

    “從快遞量,服務網點數量,以及營收來看。”趙一明想了想,道:“都是順通!”

    “順通快遞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順通快遞。它是民營快遞老大。”

    趙一明在商界混戰多年,對快遞行業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順通這個名字,方天感覺很陌生,前輩子沒聽說過,估計是重生之后的蝴蝶效應吧?

    “好運呢,好運快遞現在能排在第幾位?”方天關切問道。

    好運是收購了馬達快遞組建起來的,

    排名應該不會低。

    “好運能排在第幾位還真不知道。”趙一明道:“國內的快遞是按梯隊來劃分的,第一梯隊只有一個,就是順通了,它是最突出的。

    好運快遞現在的快件量和營收,應該算是快遞行業的第二梯隊吧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梯隊也不差啊。”方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。”趙一明搖頭道:“第二梯隊和第一梯隊相差很大很大,順通在國內的快遞行業是獨樹一幟的,遠遠地把其他快遞甩在了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吧。順通快遞的營收比第二名快遞的三倍還要多!”

    換言之比郵政還要牛x!

    方天瞠目結舌:“這么牛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人說,順通快遞就是國內快遞行業的老大,無人能撼動的。”

    方天摸著下巴想了想,道:“這么強?不過這樣才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聞言,趙一明眉毛抖動了一下:“你該不是想超越他吧?”

    “對!”方天打了個響指,道:“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老大!”

    真是雄心勃勃啊!

    只有你不敢想的沒有方天不敢做的,趙一明很期待,他怎么擊敗行業老大順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方天來到了濱海博覽中心。

    一年一度的快遞行業大會,就在這里舉辦!

    事業越做越大,各種邀請函就越來越多,身為公司的最高領導者,不一定要上班。一年下來,光是到全國各地,世界各地參加會議,出席活動就夠了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生很精彩!996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進去展覽館的停車場之后,才發現里邊的車位滿了。

    方天將奧迪調頭,開出去在附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停車場,UU看書 .uukanshu.com 將奧迪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然后,下車步行了十分鐘走到展覽館外面。

    手機鈴聲響了,方天看了看號碼,是陳善美打來的,隨即站在路邊的樹下接通了電話。

    突然,一輛白色奔馳從身后開過來,然后緊急停下。

    這條道路比較狹窄,司機看到前面有人擋住,他非常不滿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奔馳司機按動喇叭。

    方天還在打電話,沒有留意。

    司機怒了,腦袋從車窗冒了出來,張口就罵人:“你他媽沒聽見嗎?讓開啊!”

    這下,方天聽見了,不過只是眼角看了他一眼,繼續打電話。

    這條路很狹窄,本來就不是給車行駛的,這個司機想開進來亂停放,還張口罵人,才懶得理他。

    “你他媽沒聽見嗎?你耳朵聾了,滾開啊!”司機繼續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方天依然沒有理會,慢悠悠地掛斷電話。

    “再不讓開,信不信我撞過去?”司機威脅道。

    方天還真不怕他,轉過身,道:“那你就撞過來吧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有種!”

    司機一拳頭打在方向盤,然后將車子倒退,調頭離開。

    方天看到副駕駛位還坐著一個人,西裝革履的,看模樣,好像,好像是順通快遞的老板。

    跟快遞行業老大,會有一番龍爭虎斗了。</tent>

    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