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二百六十一/快遞大佬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<tent>

    聘請這么低素質的司機,這個老板絕不是什么好鳥。

    方天搖搖頭,走進展覽館。

    其他的快遞大佬也到場了,全國運輸脈絡的掌控人都云集在了這里。

    展覽館。

    一個個展位,擺放著許多跟快遞物流有關的硬件設備,掃描儀,打印機等等,還有一個迷你的自動分撥系統。

    方天有些小驚訝,這個時代原來已經有自動分檢系統了。

    所謂的分檢,說白了,就是把一大堆快件分到不同地區的貨車進行運輸,先是分撥到每一個省,貨車送到那個省,然后分撥到每一個城市。

    送快件的時間,就是耗費在了層層分撥上。

    相比于人工,自動分檢的出錯率更低,分檢速度也會快許多。

    但要做一個自動分檢倉庫,投資太大了,方天搖頭,要是在全國各個倉庫都搞一個自動分檢系統,公司都要破產了。

    暫時,還不現實。

    “方天老板,歡迎歡迎啊!”

    一個,身穿白色立領襯衫的男人笑著走了過來,他是快遞協會的會長,姓馬。

    “你好,馬會長。”方天笑著,伸手過去和他握了握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紀,能把公司做得這么大,不簡單啊!”馬會長贊賞道。

    “一般一般而已,這次我過來只是學習的。”方天謙虛道。

    “上樓再說吧,行業內的快遞大佬都到來了。”

    馬會長招手,隨即方天和他朝著展覽館二樓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方天遇到了不少快遞老總,還真是快遞大佬都來了!

    這些快遞公司的名字,都是什么通啊什么達的,感覺都沒啥創意。

    知道方天是快遞新人,馬會長很熱情,很耐心地給他介紹這些快遞老總的身份。

    方天問道:“現在行業內做得最大的是不是順通快遞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馬會長點頭:“無論從哪方面來看,順通都是最強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叫什么名字?”方天追問。

    這么有名的人都不知道,看來他對于快遞行業真的不怎么熟悉啊。

    馬會長道:“他叫馬橫!”

    馬橫,方天心里記住這個人了。

    一邊說著,來到了二樓,方天和馬會長正要走進會議大廳,就在這時,迎面走來了兩個男人。

    為首的男人身材魁梧,胳膊肌肉隆起,看起來非常健壯,里邊穿著白色運動衫。

    外面穿著一件休閑西裝,這個人,方天不認識,但他身后的那個人,就在剛才發生過沖突。

    這個高高瘦瘦,尖嘴猴腮的男人,就是奔馳車的司機。

    “是你?你來這里做什么?”奔馳司機看過來,臉都黑了。

    “這應該是我問你才對。”方天反問:“你來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陪同老板過來參加會議的。”男人看了看身邊的西裝男。

    頓時,方天將目光轉移到了這個西裝男身上。

    雇傭這么低素質的司機,這個老板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鳥,很好奇,他是哪家快遞的老板?沒猜錯應該是順通。

    看起來很年輕,二十來歲的模樣。

    馬會長笑呵呵道:“方天,你面前這位就是順通快遞的大老板,

    馬橫先生。你們握個手吧!”

    靠,世界真是小啊,順通快遞老板竟是他。

    “之前見過面了,這個就免了吧。”方天面無表情。

    馬會長一愣,道:“你們都見過面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印象還很深刻呢。”方天道:“馬總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馬橫說話了,笑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感覺氣氛怪怪的,但馬會長也沒有多問。

    “都進去吧。”說著,馬會長走在前面,進入會議大廳。

    “我認識你。”尖嘴猴腮男人盯著方天道:“你不就是軟云公司的老板嗎?這里是快遞大會,跟你有個毛關系?”

    方天隨口回應:“有規定,開發軟件就不能做快遞嗎?”

    尖嘴猴腮男道:“你不是口口聲聲說吃軟飯的嗎?繼續做你的軟件啊?搞快遞干嗎?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吃軟飯吃多了,轉一下口味,吃吃快餐!”

    尖嘴猴腮差點一個趔趄栽倒,這回答真他娘的有水平。

    一邊說著,走進了會議大廳。

    里邊非常寬廣,中間擺放著一張碩大的橢圓形桌子,上面擺放著鮮花。

    到場的嘉賓,圍著桌子坐下。

    馬橫和他的尖嘴猴腮助手坐到了另一邊,并沒有和方天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方天心想,馬橫雇傭這樣的人當助手,他公司的快遞員素質肯定也高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第一次見面,對這個馬橫一點好感都沒有。

    隨便找了個不太起眼的位置坐了下來,方天沒打算發表言論,在快遞這個行業,自己只是個新人。

    馬會長站在最前方,掃視了眾人笑道:“很激動,一年一度的快遞行業大會召開。對整個行業的喜與憂,大家可以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這年頭,快遞行業的日子確實不怎么好過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排名前十的快遞,十家有九家虧損。

    許多快遞公司都存在“吃不飽”,“長不大”的狀態。

    所謂的“吃不飽”,就是快遞量太少了,往往一輛貨車走一趟,也就幾個快件,上千公里地走,怎么會有錢賺?

    想發展壯大,根本壯大不起來。

    快件量少,成本高,提高快遞費……

    快遞費貴了,快件更少,快件少了,成本更高……

    如此這般,惡性循環……

    一家名叫“八達”的快遞公司老板站起身,憂慮道:“現在的快遞實在不行啊。

    咱們國家的人口雖然多,但人均的快件量實在太少了。

    八達快遞現在,除了幾個發達省市的物流勉強維持個收支平衡,其他地方的快件都是虧損的,運輸路途越長,虧的就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,八達快遞虧損了五千萬之多。”

    “綠龜快遞”的老板站起身,道:“以前的人喜歡寫信、寄信,現在通訊這么發達,可以上網,可以發短信,都沒人寫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信件每年以40的速度萎縮,快遞啊越來越慘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驢子快遞”老板站起來搖頭嘆息:“我看啊,現在的快遞沒法做了,夕陽產業,日落西山!”

    整個行業唉聲嘆氣的樣子,都感覺不到希望了。</tent>

    重生之軟飯王 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