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二百八十六/牛糞哥和鮮花妹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方天笑著問道:“這個村花很好看的嗎?”

    “這個,怎么說呢。”方言溪笑道:“反正村子里邊的人都覺得她最好看,是村里的一枝花。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他們肯定沒把你算在內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來就不是這里的人啊。”方言溪笑道。

    方天站著不動,眼睛朝著窗戶看去。

    方言溪看著他,笑道:“哥,你身邊美女無數,該不是連村花都不放過吧?”

    方天暈倒!“我只是好奇而已,啥時候對村花感興趣了。”

    方天真想拍她腦袋一下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方言溪笑著笑著,咳嗽了兩聲,道:“呵呵,我還以為哥你吃膩了大城市的山珍海味,想常常農村土特產的味道呢!”

    這妞也是個極品,不過性格和我倒是挺相似,怪不得能成為兄妹。

    突然,一輛灰色寶馬出現,在房子門前停下。

    一個身穿藍色西裝的白胖男子下車,手里拿著一份禮物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方言溪拉了拉方天的衣袖,飛快道:“他就是錢恒星!”

    拆我房子的人就是他?

    方天認真打量了一下他,由于身材比較肥胖的原因,停著大肚子,穿著西裝的他怎么看都覺得滑稽!

    沒有那種有錢人的貴氣,怎么看都像是個暴發戶,年紀看起來不大,二十來歲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認識他嗎?”方言溪問道。

    方天搖頭:“這種人渣認識他干嘛?”

    “可他是你們村子的人啊。”方言溪道。

    方天一愣,道:“怎么可能?方家村不都是姓方的嗎?”

    方言溪道:“他父親是這里的人,可后來父母離異,他跟隨母親離開,姓也跟隨他母親姓了。”

    這么說,他也算是同村人了,那就奇怪了,干嗎要強拆迫害家鄉父老?

    方天道:“既然是這里人,為什么還能做出這么沒人性的事情?”

    方言溪皺了皺鼻子:“他對家鄉沒什么感情,從來不干好事,可他經常口口聲聲說為了家鄉好,忽悠人家支持他的大開發。方家村沒人對他有好感。”

    原來如此,方天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對這個村似乎不怎么了解啊?”方言溪感覺奇怪。

    方天能說,我是重生過來的嗎?身體原主的奶奶是自己的奶奶,他家鄉就是我的家鄉,他老婆就是我的老婆嗎?

    “哈哈!”方天大笑道:“我從小在外面讀書,成年之后在外面工作,很少回來,對于家鄉的人和事了解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依然很熱愛家鄉,你比錢老板強一多了!”方言溪贊道。

    這是真的,方天心想,雖然自己是靈魂附體而來的,對這里也談不上有多深的感情,畢竟才第一次來這里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說,身軀的根就在這里,家鄉就在這里,即便是靈魂附體,也是改變不了的事實。

    雖然到來這里的時間不長,

    但這里的人給自己的感覺都不錯,民風淳樸善良,突然想起了牛糞哥,呵呵!

    事業有成了,就應該回家鄉投資一下,方天已經決定了,要在家鄉投資。

    村花出來了!

    錢恒星拿著禮物,站在門口等了一會,村花終于出來了。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土特產出來了!”

    “噗哧!”方言溪忍不住笑出聲。

    方天非常好奇村花是啥樣的,長得像土豆還是蘿卜?

    一個穿著紅色外套,身材微胖的女孩走了出來,她就是村花。

    身材有點胖,至于五官,眼睛是眼睛,鼻子是鼻子,耳朵是耳朵。

    沒啥特別啊,圓圓的臉,看起來很普通沒啥出眾的地方。

    方天呵呵了:“這就是村花啊?”

    方言溪笑道:“哥,你可不能以大城市的美女和她對比,在村子里她已經是最好看的了。”

    方天道:“她的身材是不是有點胖?”

    “那不叫胖,叫好生養。村里的小伙最喜歡這種類型的。”方言溪笑道。

    村花就是村花,跟校花就是不一樣。

    看看圍在她周圍的小伙,一個個眼神火熱。

    錢恒星對她很有意思,笑盈盈地將禮物遞給她。

    村花笑著點了點頭,接過禮物邀請他進去。

    “這個錢恒星喜歡村花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全村的人都知道。”方言溪點頭道:“人家可是開著寶馬回來,威風到不得了,村里好多姑娘都想嫁給他呢。”

    方天撇嘴,開著幾十萬的國產寶馬就回來裝逼了,我的幾百萬奧迪都沒開回來呢。

    “哥我發現你也挺低調的。”方言溪笑道。

    回來家鄉,也不過是開一輛面包車回來。

    方天呵呵笑到:“做人還是低調點兒的好。”

    兩人說著,就要回家,現在天冷,到了晚上風挺大的。

    可走了兩步,突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遠處。

    是牛糞哥,他牽著一頭牛站在遠處看著村花的家。

    他想進去,又不敢進去的樣子。

    方天走過去:“牛糞哥,干嗎不進去啊?”

    每次這么稱呼,都感覺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牛糞哥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鮮花妹不讓我進去啊。”

    他說的鮮花妹自然是村花了。

    方天看著他的模樣:“你該不會喜歡村花吧?”

    這么一說,牛糞哥臉紅了!“喜歡又有什么用啊,她又不喜歡我。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喜歡就去追啊,不追,怎么知道人家喜不喜歡你?”

    牛糞哥搖頭,道:“她說了,不會嫁給我的,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!”

    “噗哧!”方言溪笑了,還真是這樣啊,牛糞哥和鮮花妹,兩者的結合不就是鮮花插在牛糞上嗎?

    方天哈哈大笑:“你告訴她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牛糞又怎么了?牛糞有營養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方言溪大笑,這么極品的話也只有自家的哥能說出來。

    牛糞哥笑了:“她不可能喜歡我的,她喜歡的是錢胖子。錢胖子有錢,在城里有房子,還有寶馬。”

    而牛糞哥,家里什么都沒有,最多的就是牛屎了,人家金玉滿堂,他牛屎滿堂!

    交通工具他有,母牛一頭!

    房子他有,二十平米,而且還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的那種磚瓦房!

    牛糞哥和鮮花妹的差距也是在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方天清了清嗓子:“現在的你確實太那啥了些。想要鮮花妹喜歡你確實難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知道。”牛糞哥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方天問他:“你想不想娶鮮花妹做老婆?”

    “想啊,我天天都想,她給我生七八個娃兒!”

    七八個,方天感覺有些頭疼。這簡直就是牲口邏輯啊!

    不過,貌似這個地方的人都這樣,沒什么大志,也沒文化,人活著,就是為了繁衍后代。

    牛糞哥很有自知自明:“想也沒用啊,她不可能喜歡我的。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我幫你,鮮花插在牛糞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