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二百八十七/讓他當快遞哥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這難度也太高了啊!

    方言溪驚訝了,鮮花怎么可能插在牛糞上啊?

    方天看著她的表情,笑道:“你不相信?”

    方言溪道:“鮮花插在牛糞上只是在影視文學,現實中怎么可能?這個社會很現實的啊。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不就是個村花嗎?追她有什么難的?”

    這不一樣啊。

    方言溪道:“要是你,別說村花,比她優秀一百倍的女孩你也能追到手。可牛糞哥,咳咳,我都不想說了。”

    她抽了抽鼻子,嗅到了牛糞哥身上傳來的淡淡牛屎味道,她不由地往后退后兩步。

    方天突然很好奇一個問題,手指指著方言溪,看向牛糞哥:“你覺得她好看,還是村花好看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鮮花妹好看納!”牛糞哥毫不猶豫道,他看向方言溪。“她長得瘦不拉幾的,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方言溪那個氣啊,真想一棒子打死牛糞哥把他拿去做肥料。

    我這是清秀窈窕,城里多少女孩天天減肥都沒這個身材,你個鄉巴佬什么眼光啊?算了算了,不跟土包子爭論這個話題,他一輩子也不會懂的。

    方言溪的臉色有些冰寒,牛糞哥嚇得不敢直視她。

    方天道:“牛糞哥,你現在這個情況,想追村花確實不行。你想不想發家致富?”

    “想啊,可我又沒啥本事。”牛糞哥嘆氣。

    這個牛糞哥非常自卑,怎么說也是鄰居,方天怎么也要幫幫他才行。

    這里的生活實在比較窮苦,這次回來,除了鏟除馬大彪,還真想改變一下家鄉的現狀。

    方天問他:“你想不想出來做事?總不能和母牛生活一輩子吧?”

    方言溪呵呵笑到:“跟母牛生活一輩子也挺好啊,臭味相投!”

    方天真想找個蘋果塞進她嘴巴!

    牛糞哥低著頭:“我沒啥文化,

    能干啥?”

    初衷,為了村花,跟二世祖打了一架,那個人是校長的孫子,結果不用多說,被掃地出門了。

    因為家里比較窮,轉校到別的地方學費又比較貴,牛糞哥就輟學了。

    有想過出去打工,但想到家里的父母年紀已老,想陪在他們身邊,加上人又不自信,感覺出去城里打工也混不出什么名堂,就留在農村種地養牛。

    牛糞哥的真名叫方大力,之所以叫牛糞哥?

    方大力平時除了養牛,還有一份工作,一份很偉大的環保事業——撿牛屎!

    是的,撿牛屎!

    牛屎可不是沒有任何價值,相反它的價值很大的,是天然肥料,曬干了還可以做燃料!

    誰瞧不起牛糞,那真是沒眼光。

    方天道:“我介紹一份工作給你,出來干快遞。知道快遞嗎?”

    牛糞哥雖然沒啥文化,但并不傻。“就是給人送貨的那種嗎?”

    “是,方大力如果你想干就可以上崗。”

    牛糞哥堅持道:“你還是叫我牛糞哥吧。”

    這個花名很光榮嗎?

    方天板著臉道:“出來工作,就別叫這個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想想以后,快遞信息顯示,快遞員牛糞哥正在為您派件。

    這多搞笑啊,小姑娘都不愿意用這家快遞公司了,還沒送到,就感覺有異味啊!

    方大力點點頭:“可我沒啥文化啊。”

    方天清了清嗓子:“這個不需要很高學歷的。”

    方大力猶豫不決,不知該不該答應。

    方天蠱惑道:“你想不想娶鮮花妹做老婆?只要你出來做事,我保證,你以后可以娶鮮花妹做老婆,讓她給你生娃兒!”

    哥真能忽悠啊?方言溪捂著腦門。

    牛糞哥心動了,舉著拳頭道:“我要干快遞!”

    方言溪笑了,一個淳樸善良的老實人就這么被忽悠了,做快遞員就能收了鮮花妹,怎么可能鮮花妹又不是快件。

    不過方言溪也知道自家的哥是真心幫助牛糞哥的,先不說能不能娶鮮花妹,至少能讓牛糞哥的生活好起來,不然以他這個現狀別說鮮花妹了,爛茶渣也不一定會看上他。

    方天事先提醒他:“我告訴你啊,干快遞是個體力活,很累的,你可要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大力拍著胸口道:“我牛糞哥沒啥本事,能吃苦有的是力氣!”

    方天現在才認真打量他,體格非常健壯,長得像頭牛似地。

    掃視了四周,家鄉的小鎮人不是很多,但挺大的。

    “你熟悉這個小鎮的各個地方嗎?”

    “這個鎮子沒有地方我不認識地,也沒有我不認識的人。”

    方大力從小生活在這里,對這里最熟悉不過了。

    方天點頭道:“好,明天早上到好運快遞報到,就在這村子附近,會有人接待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,看了看他身上的衣服,打了不少補丁,有些破爛,看起來還有些扎。

    “既然做快遞員了,這身行頭必須要換掉。還有,你身上的味道必須去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味道啊?”方大力揚起胳膊放到鼻子面前嗅了嗅,也沒感覺有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唉,方天搖頭,整天與牛糞為伴,都感覺不到身上的牛糞味了!

    要是還帶著淡淡的牛糞味去送快遞,客戶還敢收快遞嗎?

    在網上買了一塊蛋糕,嗅到這股味道,天知道里邊會不會是一塊牛屎,雖然形狀差不多!

    “有啥味兒啊?你聞聞。”方大力說著,朝著方天湊過去,這味更加濃烈。

    方天一腳把他踹開,踢在他的肚子上,牛糞哥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撲通!”牛糞哥掉落魚塘。

    “把你身上的牛糞味去掉,再去報到》”說完,方天和方言溪離開……

    買了夜宵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方天和方言溪、奶奶三人坐在家中吃麻辣燒烤。UU看書 .uukanshu

    天氣比較冷,吃這個比較爽,方言溪吃得臉蛋紅撲撲的。

    夜宵過后,兩人各自洗了個澡,然后會房間睡覺。

    問題來了,這個屋子只有兩個房間,一個是方老太的,另外一個是方天的,方言溪住在哪?

    總不能讓她睡大廳吧?誰讓人家是女孩子,方天只好把房間讓給她了。

    將就一下,睡大廳沙發。

    缸坐下來,就收到了柴山發過來的消息,方天打開手機看了看,是兩張照片。

    第一張照片,是恒星地產的老板,錢恒星,要拆自家房子的那個人。

    第二章照片,是馬大彪,一個阻礙自己擴張快遞網點的本地首富。

    方天淡淡一笑,對付著兩個人,整盤計劃都想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