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二百九十/買古董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幾十斤的紅薯袋子壓在了小飛哥的身上,原本受了重傷的他,疼得齜牙咧嘴。

    方大力好人是好人,但也太粗魯了些。

    方大力瘋狂地踩著三輪車,后面一大幫流氓青年拿著武器,瘋狂朝著他追過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追,揍死他!”

    雙腳跑得再快,也不可能快得過輪子,三輪車飛快沖出了山口村。

    離開了山口村,算是脫險了。

    “給我把他的車砸了!”頭領大喊道。

    隨即,流氓青年轉身朝著電動三輪車沖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十來分鐘的時間,三輪車變成了一堆廢鐵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時,方天正在好運快遞服務網點,和王經理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好運快遞必須在高鶴擴張,馬大彪這人必須鏟除。

    不然的話,永遠都是個威脅。

    “咦?他們出去好久了,怎么還沒回來?”王經理看了看手表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給他們打個電話。”

    王經理點頭,掏出手機給小飛打過去,可是等了好久,無人接聽。

    “該不會有什么意外吧?”王經理擔憂起來了。

    再撥打了幾次,依然沒人接聽。

    方天心里感覺不妙:“你派個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外面有人風風火火跑進來,是方大力,他雙手還捧著一個人,正是小飛哥。“老板不好了,遇到順通快遞那幫流氓了!”

    方大力邊說邊跑進來,滿頭大汗,看起來非常狼狽。

    方天、王經理朝著他看去,頓時眉頭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小飛哥的額頭、身上全都是血,已經昏迷了過去。

    王經理臉色緊張,立刻站起身道:“你應該把他送去醫院啊,抱回來這里干嘛?”

    “哦?”方大力醒悟過來,一個轉身,朝著外面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經理差點暈倒:“你回來。”

    既然已經抱回來,怎么也要包扎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?”方大力又一個轉身跑了回來。

    這一來一回的折騰,都差點把小飛哥給折騰死了!

    隨即,王經理一邊打電話給120,一邊吩咐下屬找來藥箱。

    小飛哥平臺在地上,地上鋪著一張毛毯,白色的毛毯都被鮮血染紅了。

    眾人合力,給他身上的傷口簡單地處理了一下,然后包扎。

    方天也沒閑著,走過去,一把握住他的手腕,將能量輸入他的體內,這股能量可以讓他體內的血液停止外流。

    人意外受傷掛了,很大原因就是因為失血過多,只要讓他的血液停止流失,他的性命就能保住。

    隨著能量進入,他身上的血液已經停止了外流。

    眾人把小飛哥包扎得像木乃伊似的,這時候,救護車來了。

    隨即,眾人合力將小飛哥抬上救護車。

    救護車發動,快速離去……

    看著救護車離去,方天敢看,沒想到啊,現在的快遞競爭這么殘酷,為了多搶幾個訂單,不惜要人命。

    在前世快遞行業雖然競爭也非常激烈,但也不可能找來流氓打擊對手。

    為了爭搶生意,要置人于死地,小飛哥受的傷,必須替他報仇。

    方大力也受傷,但他皮糙肉厚,那點而傷,對他來說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有人勸她去醫院看看,他大手一揮拒絕了,拿了些繃帶胡亂包扎一下就完事。

    然后,走出去看那些紅薯。

    打開了袋子看了看,好在里邊的紅薯都沒事兒,方大力這才放心了下來,袋子已經弄臟了,肯定不能用。

    他找來一個袋子,把紅薯放進新袋子里邊。

    方天走過去,問道:“你是拼命把這東西要回來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要是這些紅薯被那幫人砸了那就慘了。”方大力說道。

    為了救紅薯,身上受了好多傷。

    這些紅薯能值多少錢,值得這么拼命嗎?看起來有些可笑,但對于一個生活在溫飽線的人來說,這可是非常珍貴的食物。

    從這點來看,這個地方的生活實在太貧苦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牛糞哥第一天上班當快遞,他圓滿地完成了任務,不但救了小飛哥,還保護了客戶的“財產”。

    方天吩咐王經理,一定要獎勵一下他。

    好運快遞被對手強勢打壓,暫時網點不會再派快遞員出去。

    今天發生的事情,方天絕對不會就此罷休。

    是時候,要好好反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的時間,方天和方言溪來到城里逛街。

    高鶴縣的城市和農村,完全就是一個天一個地,繁華無比熱鬧無比。

    吃喝玩樂應有盡有,名牌服飾,奢侈品都有。

    怪不得有人說,這個地方城市像歐洲,農村像非洲了!

    在大街上轉了一圈,方天看到了一家頗有規模的古董店,隨即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哥,你對古董也感興趣啊?”方言溪奇怪道。

    一個搞IT的人,怎么會對這些感興趣呢?

    “就是想看看。UU看書 www.uukanshu ”方天道,兩人說著,走進了古董展示大廳。

    玻璃柜臺前面,站著一個手拿放大鏡的老頭,他手里捧著一個小花瓶,很仔細地觀察著。

    方天不太懂古董這些玩意,隨便指了指一個頗為漂亮的花瓶,問道:“那個怎么賣?”

    老頭放下放大鏡,看過去,笑道:“這個乃是宋朝皇帝御用的花瓶,價值128萬一個!”

    方天又隨意問了問幾個古董,這家店動不動就是上百萬的玩意。

    方言溪在一旁看著,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對古董感興趣了?知道他肯定有原因的,也沒問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要是對古董感興趣,就買一個回去珍藏吧。還可以保值升值。”老先生建議道。

    他能看得出方天并不懂得古董,但他能看得出方天是個非富則貴的富豪,縱使他的穿著很普通,他絕對有這個錢買得起的,很耐心地給他介紹。

    方天笑著點點頭:“可這里的古董都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笑道:“雖然我這兒比不上國家博物館,但歷朝歷代,各式各樣的古董都有,總有一個你喜歡的吧?”

    方天笑著,說了一句讓他摸不著頭腦的話。“我要的不是完整的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疑惑了。

    方天壓低聲音道:“我要的是那些破爛的古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