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二百九十八/誰的身手更強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半個小時后,1號小貨車開到了好運快遞位于方家村附近的服務網點。

    因為被對手威脅打壓,這兩天這個網點都沒有開門營業了,大門緊鎖。

    光頭男跳下車,走到鐵門前面敲了幾下,大喊了幾聲。

    沒人回應,也就是里邊沒人了。

    隨即,光頭男掏出工具,把鐵門的門鎖撬開,這人以前估計是做賊的,速度很快,幾十秒的時間就把門鎖撬開了。

    打開門,光頭男朝著里邊看了看,隨即轉身快速走到小貨車后面,將里邊的箱子搬出來。

    短短的一兩分鐘,光頭男便把四個大箱子搬進了里邊,最后關門,退了出來。

    搞定!

    光頭男一笑,好運快遞你完了,運輸炸藥,珍惜保護動物、等著關門大吉吧!

    “干什么!”一個男人突然出現朝著光頭男沖過去。

    光頭男臉色大驚,趕緊跳上車,一塊磚頭朝著他的腦袋飛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光頭男的腦袋被砸中,頓時頭破血流!

    光頭男顧不了這么多了,立刻上車關門,發動車子逃跑!

    車子左拐右拐地離開,顯然腦袋疼得厲害,都沒法正常操控車子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方天大笑,丟下另外一塊磚頭。“算你跑得快。”

    光頭男開車到這里,方天暗中跟隨他,由始至終,他都沒發現。

    走進店鋪,里邊放著四個紅色箱子,方天打開看了看,已經不是走私貨。

    成功掉包之后,變成一瓶瓶名酒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名酒,你怎么處理?”伊莎波娃出現,站在身旁。

    “當然要好好慶祝一下了。”方天笑道:“慶祝鏟除馬大彪。你說,我們是不是該感謝一下他,他送來這么多的好酒,讓我們慶祝!”

    伊莎波娃笑了,那張冰冷的臉露出非常好看的笑容。“方,你真狡猾!”

    方天哈哈大笑!

    “這不叫狡猾,叫機智。”

    “不也是一個意思嗎?”

    “伊莎,你的中文水平有待提高!”

    伊莎波娃道:“我的中文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在外國人當中,你算好的了,但你的中文水平還不算好,例如發音有些不準。”方天很認真地跟她說:“不如這樣,你當我的保鏢,我教你中文。”

    伊莎波娃道:“想我當你的保鏢,你真敢想。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我可以給你很高的報酬!”

    外國人對于錢的表達很直接,不會像華夏人那樣含蓄,不好意思,所以,方天直接跟她談錢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錢的問題。”伊莎波娃搖頭道:“我不在乎錢,我喜歡的是自由。”

    方天道:“當我保鏢也很自由,不會有任何的約束。”

    真心希望她能當自己的保鏢,她的身手實在太強了。

    就說這次鏟除馬大彪,有她幫忙,

    解決速度就是快。

    伊莎波娃想了想道:“可以考慮,但暫時不會答復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方天點頭,沒有再勸說,她愿意就愿意,不愿意也不能勉強。

    “咱們也算熟悉了,能不能告訴我你的真正身份?”一直以來,方天對她的身份充滿了好奇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會說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伊莎波娃側過頭去:“不該問的不要問,知道了對你沒好處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,或許知道了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。沒有再問。

    柴山那邊已經搞定,方天給他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很快的,柴山開著面包車過來了。

    他走進店鋪,方天吩咐他將幾個箱子搬回家。

    柴山點頭,正要將箱子搬起來,可他赫然發現,不遠處站著一個洋妞,模樣還相當好看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真厲害啊,連洋妞都泡到手了。”柴山笑道。

    聞言,伊莎波娃臉色冰寒,目光像冷箭一樣射向他。

    冷,實在太冷了,柴山不由地渾身打了個機靈!

    靠,真是見鬼了,我一個堂堂純爺們還會怕一個娘們?

    “別亂說,她是我的朋友,過來幫我的。”方天說道。

    很想伊莎波娃當自己的保鏢,但貌似她不是個缺錢的主,她不太可能答應。

    這外國娘們不給好臉色看,柴山不高興,不滿道:“一個娘們能幫什么忙啊?”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她的身手很強,很能打的。”

    柴山有些驚訝,語氣輕佻笑道:“一個娘們能有多強啊?能打死蟑螂還是蒼蠅?”

    伊莎波娃捂住了拳頭,她平生最厭惡的就是那些瞧不起女人的男人。

    方天呵呵笑到:“這樣吧,你先把東西搬上車,然后跟她對打幾招。”

    柴山還真產生了興趣,將四個箱子搬上車,然后來到了一片空曠的地方。

    兩棵樹下,站著兩個人,柴山和伊莎波娃面對面。

    柴山哥笑道:“我從來不打女人,很實在地說,贏了也不怎么光彩,所以,你乖乖叫我一聲柴山哥,我就放過你了。”

    伊莎波娃面無表情道:“瞧不起我,你會付出很大代價!”

    這洋妞真是驕傲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有意思。

    柴山目光落在了伊莎波娃的那張臉上,真是好看啊,就想是從漫畫書跳出來的頂級洋妞。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道:“我跟你說啊,待會兒要是破相了,別怪我動手粗魯啊。”

    伊莎波娃道:“有本事碰到我再說。”

    靠,這也太瞧不起我柴山哥了,怎么說縱橫江湖多年,打架無敵手,連你個娘們都打不過,可以找塊豆腐撞死了。

    “小妞,接招!”柴山一出手,朝著伊莎波娃快速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速度很快,但伊莎波娃的躲閃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柴山哥連續攻擊了幾招,都落空了,連人家皮毛都沒碰到。

    可伊莎波娃一出手就抓住了他的胳膊,然后用力一扭。

    一陣劇痛傳來,柴山疼得冷汗流下,正想反擊,他的小腹被踹了一腳。

    整個人倒飛出去,砸在了樹上。

    “啪啦啪啦!”樹枝折斷,他掛在了樹上。

    樹枝刺穿了他的T恤后面,把他的T恤掀了起來,柴山哥就這樣可憐兮兮地掛在了樹上。

    身體在風中搖擺,樹葉落下。

    他的這個樣子,就想是一只被吊在火爐上的鴨子!

    伊莎波娃瞥了一眼,轉身離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