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三百零五/秋后算賬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柴山冷笑,呵呵道:“本地首富,大惡霸,你也有今天!”

    馬大彪什么時候被人這么鄙視過,恨不得拔掉針頭,和柴山打一架。

    “方天是你老板?”

    “沒錯,連他都敢得罪,注定你玩完。”柴山看向門口:“他來了。”

    馬大彪立刻看向門口,一個穿著藍色牛仔褲,米黃色外套的年輕人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他,正是方天。

    “給我滾出去,這里不歡迎你!”馬大彪指著門口憤怒道。

    方天站在了病床旁邊,看著他:“我也不想見你,只是呢,出來混總是要還的!”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一句話,讓馬大彪心里有點慌,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,實在讓人恐懼。

    “還什么?”

    方天臉色冷然:“你派來的手下,砸了好運快遞的快遞車,還把快件砸了,難道不用陪?”

    好運快遞車被流氓青年圍毆,要不是柴山戰斗力強悍,現在柴山也要重傷躺在醫院。

    加上損毀的快遞車,快件等等。

    要是不把損失討回來,那損失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被你打傷,那你是不是也應該賠給我損失。”馬大彪黑著臉看過來。

    方天道:“那是你咎由自取,自作孽不可活!而我的損失,一分也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馬大彪挺了挺胸:“錢沒有,命有一條,有種你就殺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殺了你多沒意思,我喜歡玩折磨!”方天壞笑道:“把你吊在37樓,再來一次你說如何?”

    聞言,馬大彪面部肌肉抽搐,不怕被一刀砍死,就怕這種死去活來的折磨。

    現在外面的天氣在0度以下,只穿著褲頭吊在37樓是什么感覺?馬大彪想想就感覺遍體生寒!

    就別說,

    身體撞大樓了。

    “柴山,拔掉他身上的管子,送她上樓。”方天吩咐道。

    柴山點頭,就要粗魯地拔掉他身上的尿道管,他不是護士,當然不懂得溫柔。

    馬大彪暴汗,趕緊伸手擋住褲襠,道:“行,行,我愿意陪。”

    柴山笑了笑,將被子放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惡霸,你也有今天,被打得生活都不能自理了。”

    馬大彪氣得七竅生煙,恨不得從床上跳起和柴山拼命。

    方天將一張A4紙遞給他:“賠償明細。”

    馬大彪一看,頓時震驚了!

    一千多萬!

    “你他媽趁火打劫嗎?哪有這么多?”他勃然大怒,差點從床上跳起。

    “我給你算一下。”方天拿出計算器,放在床頭柜,開始啪啪啪給他算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小貨車報廢,那輛車價值八萬。小飛哥以及其他的快遞員不同程度受傷,這個賠償50萬!

    嗯,還有那輛三輪車,在山口村被你的手下砸的三輪車,這個價值一萬……”

    “靠,那輛破三輪車價值一萬?”馬大彪打斷。

    “那輛車經過改裝的,發動機非一般的快。”

    三輪車被砸得這么慘,要是只讓他賠償幾千塊也太便宜他了,自家的快遞員差點被打死,沒收他幾十萬的精神損失算是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馬大彪看著賬單上面顯示的數字:“一千萬的賠償怎么來的?”

    方天道:“快件,客戶的快件都被你砸了!損失慘重,里邊有一包紅薯,山口村王阿姨的紅薯……”

    馬大彪氣得差點從床上跳起來:“一包紅薯能值一千萬嗎?這么蒼誑,你怎么不去搶劫銀行?”

    現在的物價都這么貴了,一包紅薯價值一千萬?這他媽也太離譜了。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聽我說完,紅薯當然不值幾個錢,重點是另外兩個快件。”

    “包裝里邊存放的是古董!價值千萬的古董!”

    馬大彪震驚了!“有證據嗎?”

    方天立刻吩咐柴山,柴山轉身走出去,十分鐘后走回來,手里捧著兩個箱子,看起來已經破爛不堪。

    箱子頂部破了個大洞,可以清晰看得見里邊一塊塊破碎的瓦片。

    馬大彪側頭看了一眼:“都爛成這樣了,誰知道是不是古董啊?”

    方天從里邊抽出一張證書扔給他:“自己看,權威鑒定證書。”

    馬大彪不懂古董,但看著上面的印章,很權威的樣子。

    看情況真的是古董了,而且標注的價格還相當的驚人!

    一個花瓶八百萬,一個茶壺兩百萬,都是古代皇帝皇妃用過的珍寶!

    馬大彪動手,就要撕掉證書。

    柴山重重一拳打在他的胳膊上,將證書拿了回來。

    方天盯著他:“這是寄件人的重要財產,現在他的寶貝毀了,找我賠償,我自然要找你賠償。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馬大彪昂起頭顱:“我沒錢,有種你就殺了我。”

    身為本地首富,沒錢?

    “你的命能值一千萬嗎?”方天反問道:“37樓等著你,想上去吹風嗎?”

    “吊吧,趕緊吊我上去。”馬大彪現在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。

    想要老子的一千萬,門都沒有。

    他這個態度早在意料之中,方天沒有再說話,轉身離開了病房。

    柴山將兩個損毀的盒子帶走。

    來到了隔壁的病房,小飛哥就住在這個房間。

    此時,他坐在病床上看書,精神狀態不錯。

    他看見方天進來,就要立刻下床。“老板,你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別下床,好好休息。”方天走過去道。“恢復得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七七八八了。”小飛哥笑道。

    方天笑道:“我過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!馬大彪已經被鏟除,UU看書 .uukanshu.com 他很快就會進監獄。打你的那幫人比你傷得還重,他們都進警察局了。”

    掌握了馬達標多年來的犯罪證據,他不死也要在監獄呆上一輩子。

    “方總,謝謝你。”小飛哥激動得熱淚盈眶,終于報仇了!

    方天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在我公司當快遞員,就是我的兄弟,是我的兄弟,我就絕不會讓你吃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馬大彪的大哥馬橫來了。

    走進病房,看著弟弟的模樣,馬橫呆了呆,然后朝著他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沒有多說什么,大概的情況,馬橫已經很清楚,和弟弟聊了一兩句話,丟下一包煙,然后離開病房。

    走出病房之后,馬橫朝著電梯走去。

    突然,柴山出現,擋在了他的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