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三百一十八/拜祭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離開公司之后,方天開著奧迪回到家中,接送陳善美去銀河公墓。

    今天大部分的金家人都會聚集在那兒,拜祭玉顏的父親。

    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,縱使遺憾,但也是逃脫不了的事實。

    不過,方天有系統,以它的強大,永生不死是有可能的,有空要問問系統。

    小珍珠想要跟過去,也把她一起帶過去了。

    雖然小珍珠年紀還小,但也知道去做什么,她安安靜靜地坐在車后排。

    一個小時后,奧迪停在了銀河公墓山下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,一輛蘭博基尼在旁邊停下,是玉顏的車,她趕回來了。

    車門打開,方天下車,陳善美抱著小珍珠下車。

    金玉顏下車,今天她穿著白色外套,白色長褲,系著一條白色圍巾。

    隨后,一輛黑色奔馳開了過來,停在奧迪旁邊,車門打開,一雙黑色皮鞋落地,是好久沒見的金玉堂。

    接著,他的弟弟金玉庭下車,然后是大伯和大伯母。

    “咦?你也來了啊?”金玉堂看向方天,他奇怪的臉色看過來。

    往年,方天是沒有到場的。

    方天道:“岳父的誕辰我怎么不來?”

    金玉堂嘴角揚起,笑道:“跟你有關系嗎?你又不是金家人,你跟三叔有血緣關系嗎?你是他的親人嗎?”

    方天毫不客氣反駁:“拜祭先人,不在于親,最重要是有心。某些人表面是親人,內心卻是假惺惺!”

    “反駁得好!”陳善美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如今的贅婿,在金家不畏懼任何一個人。

    金玉堂臉色頓時不好看了:“入贅金家,一點規矩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率先上山。

    老爺子還沒到,陳善美掏出手機正要給他打個電話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輛黑色加長版紅旗轎車緩緩駛來,停在了蘭博基尼旁邊。

    這是老爺子的座駕。

    車門打開,劉管家先下車,然后拉開后排車門。

    一個滿頭白發,一臉皺紋的老頭下車,他手里握著一根拐杖,身穿灰色中山裝。

    他,正是老爺子金華山。

    只是,這次見到他,他似乎蒼老了許多,都要拄拐杖了。

    真是歲月不饒人。

    “老爺子,我扶你吧。”方天快步走過去,就要攙扶他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金華山瞬間板著臉,不高興道:“我的身體還見狀得很,哪需要你來攙扶。膝蓋有點傷,有跟拐杖走得舒服點而已。”

    這老頭還是相當傲氣的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,方天也就算了。別看他一把年紀了,發起火來還挺嚇人。

    金華山看了看周圍,金家人基本都到齊了,除了二叔那一家。

    二叔金文川并不是住在濱海,拜祭三兒子的事情,金華山病沒有要求每個人都要來。

    “上山。”金華山聲如洪鐘道。

    隨即,金家人跟隨他上山。

    山路崎嶇,走了大概半個小時之后,終于來到了目的地,玉顏父親的墳前。

    墓碑上貼著一張黑白照片,照片中的男人相當的英俊,濃眉大眼,高鼻梁。

    方天看了看岳父的照片,再看了看陳善美,怪不得能生出玉顏這么漂亮的女兒,基因真是強大。

    他名叫金文昌,樣貌不但出眾,才華橫溢,是金華山三個兒子當中,最優秀的一個,被譽為商業天才!

    二十歲那年憑借他超強的商業嗅覺,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,創辦了千金集團。

    就這一點,金華山其余的兩個兒子就遠遠不如他。

    如此優秀的男人,一個好父親,好丈夫,好兒子,對朋友兄弟非常友善的一個人,短命,英年早逝!

    實在讓人感到遺憾,直到現在金老爺子都有些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如果如果,他去世之前能為家族留下一男孫也好啊!

    他這么優秀,生出來的兒子肯定也能成就卓越,可惜,那場大病讓他身受重傷,雖然勉強活了下來,但再也無法生育。

    也就只有玉顏一個了。

    雖然金玉顏很優秀,但終歸是女兒身。

    再后來,金文昌終于之城不住,與世長辭。

    劉管家打掃了一下金文昌的墓碑,然后陳善美送上果盤,都是生前丈夫最喜歡的。

    其余的金家人送上花圈。

    眾人都安靜地看著金文昌的照片,氣氛有點壓抑。

    方天突然打破了沉默:“有沒有發現墓碑有些不正常?”

    “你猜不正常呢。”一聽見他這么說,金玉庭不高興道。

    現在是什么時候,人人都在默哀,可方天竟然語出驚人,死不休,一個墓碑有什么不正常的?

    “確實不正常。”方天臉色非常的認真。

    “你還說。”金玉堂也說話了,這個入贅進來的究竟動不動規矩?

    陳善美也覺得這個時候方天說話似乎不太恰當,但直到他肯定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哪里不對勁了?”陳善美側頭看過來。

    方天走上前,將果盤移開,再把一些雜草撥開,眾人看去,赫然是一個洞口。

    雖然不深,但明顯能看得出是人為破壞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說什么?”金華山道。

    方天皺著眉頭:“有賊,UU看書 .uukanshu.com 有盜墓賊!”

    聞言,眾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你看盜墓小說看多了吧?”金玉庭鄙視道。

    方天站起身道:“不是盜墓賊挖出來的坑,難道是狗?或者說是你?”

    “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金玉庭臉色漲紅,這方天說話太牙尖嘴利了,竟然拿本少爺和狗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金華山道:“別吵,趕緊把坑埋了。”

    這個坑不是很深,換言之盜墓的那個人并沒有成功挖進去。

    方天立刻找來工具,把坑填埋了。

    “里邊有什么貴重東西嗎?”金華山看向陳善美。

    陳善美搖頭:“都是一些很普通的東西,沒什么價值的。”

    金文昌是億萬富翁,盜墓賊以為他的墳墓肯定會有貴重的東西陪葬,可事實就是,里邊什么貴重的東西都沒有。

    金玉庭握著拳頭,咬牙切齒,道:“誰這么可惡挖三叔的墳!”

    挖了三叔的墳?方天突然想起了《盜墓筆記》的作者南派三叔,人稱三叔?不知讓南派三叔聽到這句話,會作何敢想?

    小說的話,看男主挖墳覺得有趣,但要是現實中,盜墓賊挖的是自己親人的……

    眾人臉上都露出了憤怒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