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三百九十/你這算是求我嗎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玉堂酒莊。

    金玉堂從酒柜里邊取出一瓶96年的拉圖紅酒,準備和女下屬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品嘗一番。

    他身邊那個穿著紅色旗袍的女人,是這個酒莊的莊主,也是金玉堂多年來珍藏起來,沒有對外公布的情人。

    雖然女人已經39歲了,但充滿了成熟的韻味,是金玉堂最喜歡的類型,她就像是一瓶紅酒,年份越久味道更濃!

    她已經被金老板珍藏10年了,但他從來沒有品嘗過。

    連金玉堂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,可能是太珍貴不舍得吧,自己不品嘗,也不讓他人得到,讓她永遠屬于自己。

    喝著紅酒,偶爾還能很高雅地說上一句:“我和她是帕拉圖式的愛情!”

    在外面玩女無數的花花少爺,瞬間感覺自己純潔得就像是北極的雪花。

    “老板老板,不好了不好了!”馬三急匆匆地從外面跑了進來,他的臉色非常緊張。

    好好地品嘗著美酒,被這狗腿子打擾,金玉堂感覺非常不爽:“沒看見我在喝酒嗎?”

    “老板,真的不好了,方天也做酒類生意了。”馬三語速飛快道。

    聞言,金玉堂的眉頭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如果說,以前的金玉堂根本不把方天這個入贅到金家的男人放在眼里,可輪番的斗爭失利,他終于發現方天的可怕之處。

    除非方天不做,只要被他盯上的行業,都會大洗牌,看看現在的家電,被他一攪局,家電價格瘋狂暴跌!

    用現在某些人的話來說,只要方天走過的地方,都會寸草不生!

    現在,方天殺入酒類行業的銷售,肯定又會帶來一場風暴。

    金玉堂問道:“對我們的酒類銷售造成影響了嗎?”

    “已經影響到了。”馬三憂慮說道。

    他立刻打開了筆記本,接著打開了千金網上商城,然后搜索了一下“酒”這一關鍵字,很快,

    頁面刷新,所有的酒水搜索了出來。

    馬三說道:“你看看,同樣的酒千金商城比我們店賣的便宜20%到50%!”

    “金實商城賣的一瓶800元的拉圖紅酒,他們賣700!。我們這里賣2500元一瓶的茅臺,他們只賣1299元!”

    金玉堂放下酒杯,急促問道:“他們的酒怎么賣這么便宜?平臺給了補貼嗎?”

    馬三想了想,道:“肯定是給了補貼。更關鍵是,他們拿到的都是一級代理,直接從廠家拿貨,賣給消費者。”

    玉堂酒莊,現在是全國最大的酒類代理商,但是,好多都是二級,甚至三級代理?這個方天真他媽神了,他是怎么拿到一級代理的?

    金玉堂飛快問道:“廠家直銷,他們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馬三說道:“具體不清楚。但肯定是利用了他們電商的優勢!”

    又是電商?金玉堂拳頭緊握,都要把杯子給抓爆了!

    和方天的一次次較量,都敗給了電商,他的電商一次次沖擊了金玉堂的核心業務!

    金玉堂一咬牙:“不就是價格更低嗎?我們跟他打價格戰,跟方天死逼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萬萬不可啊。”馬三搖頭:“現在千金商城的快遞網絡已經覆蓋全國,他們的銷售可以覆蓋全國99.9的人口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的酒,可以直接從廠家送到消費者手里,去掉了中間的批發、代理、店鋪租金,等等的銷售環節。”

    “這種優勢,我們是不可能有的。換言之,價格戰,輸的肯定是我們!”

    家電大戰,金玉堂已經輸了,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方天的恐怖,酒類想要和他打價格戰,最終也沒好結果。

    “老板,現在金實商城的酒類銷售已經開始下滑了,你說怎么辦?”

    金玉堂將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,然后將杯子丟下,站起身。“找他算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千金大酒店。

    此刻,方天端著酒杯,和團隊的兄弟敬酒,暢懷大飲。

    突然,大廳的拱門被推開,一群人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正是金玉堂,在他身后一個是出謀劃策的馬三,另一個五大三粗,身高起碼有1米9的是他的保鏢。

    對于他的突然到來,大家都感到了意外,紛紛看向他,出現了短暫的冷場。

    這個人過來肯定沒好事,多半是過來踩場的。

    李啟光走了過去,擋在了金玉堂的面前:“你來這里做什么?我們邀請你了嗎?”

    金玉堂輕蔑的眼神看著他:“你跟我不是一個級別的東西,沒資格跟我說話,滾開。”

    方天端著高腳杯走過去:“金大老板,怒發沖冠闖進來,誰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金玉堂深呼吸了一口氣,道:“沒有。世界上沒有人能讓我生氣。這里這么熱鬧,過來這兒喝杯酒,你該不會不歡迎吧?”

    方天眉毛一挑:“隨便。》

    金玉堂朝著服務員招手,隨即,端著銀盤的服務員走了過去,給他遞過去一杯拉菲。

    金玉堂接過抿了一口,頓時眉頭皺了起來:“這真的是拉菲嗎?品質怎么這么差?30塊的山寨貨吧?哈哈!方天,搞個酒會,怎么沒有82年的拉菲,用這種幾十塊錢的爛貨招待客人?“

    方天抿了一口紅酒,淡淡笑到:“一樣品質的酒配一樣品質的人。以你的人品,只能喝低級的了!”

    高,這話水平實在是高,眾人對方天這話,表示贊同!

    金玉堂搖晃著高腳杯:“沒想到你個入贅到金家的會有這么一天,UU看書 www.uukanshu.com 我承認,有些小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方天知道他過來肯定有目的。“有什么話就直接說。”

    金玉堂也不拐彎抹角了,直接道:“你整天打價格戰,對大家都沒好處。都是同行有錢一起賺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天能猜得到他的意思:“你是希望我把價格拉回去?”

    金玉堂道:“沒錯。線上、線下一個價!我們不再打價格戰。”

    價格戰,他是在玩不下去了,那感覺就像是割肉放血,遲早都要玩完。

    方天嘴角揚起笑意:“你這算是求我嗎?”

    金玉堂的臉色瞬間黑了,握著拳頭想要動手打架,堂堂金大老板,有權有勢,什么時候需要求人?

    他手指指著方天的鼻子:“堂堂金家大少爺,什么時候需要求人?你只不過是金家一個入贅的,我求你,天大的笑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