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重生之軟飯王繁體版

一千五百八十八/壽宴

重生之軟飯王
     北極光這個新的品牌,方天會找另外一個人去組建團隊。

    日不落和北極光,獨立發展。

    日不落依然會走高性價比路線,主要的渠道是網上,音樂播放器、電腦,手機等等。

    而北極光走高端路線,接下來,會發布一系列高端產品,配置會更高,價格也相對貴一些。

    說完正事,李啟光喝著茶,笑著問道:“在濱海的時候,經常看到你帶著一個很可愛的小蘿莉,來了京城之后,沒把她帶過來嗎?”

    說起這個,方天太陽穴就有點疼。

    “被她親生媽媽帶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親生媽媽?她的親媽是誰?”李啟光放下茶杯,好奇地看過來。

    小珍珠一直都是她奶奶照顧的,從來沒聽說過她的親媽,都以為她已經掛了,怎么會突然出現?

    方天掏出照片,放在了李啟光面前。“要是你發現她,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照片中的女人很年輕漂亮,是她20歲的時候拍攝下來的。

    她生下葉明珠之后就消失了,一消失就是8年。

    換言之,今年她也不過是28歲。

    方天將她的大概資料告訴了他。

    李啟光微微點頭:“可以嘗試在網絡,發動網友尋找。”

    方天抿著嘴想了想:“我隱隱感覺,她就在京城,只是隱藏了起來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?”

    “不確定,但這種感覺很強烈。”

    葉明珠的媽媽肯定是個非常神秘的人物,她故意躲避,說不定她隨時都會出現,也可能一出現就會消失。

    只是在人來人往兩千萬人的大京城,想要找到她就像是大海撈針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,方天回到了半山豪庭別墅。

    別墅門口,停靠著一輛黑色的加長版紅旗轎車。

    老爺子回來了!

    方天下車,朝著別墅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剛走進去,穿著旗袍的陳善美迎面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老爺子回來了嗎?”方天看著門外那輛紅旗轎車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去蘇杭游玩了一段時間,今早回來了。”陳善美微笑道。

    方天摸了摸下巴:“我考慮要不要買一套房子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半山豪庭是老爺子的家,自己是入贅的,住在老爺子的家里總感覺不太方便。

    陳善美淡然一笑:“如今我的女婿這么利害,誰敢瞧不起你。如今的你,完全可以在金家橫著走。”

    從過去那個沒人瞧得起的入贅女婿,到達今天這個地步,真是不容易啊!

    話也說回頭,雖然現在自己已經不畏懼任何一個金家人,但住在其他金家人的家里,終歸不適合,反正現在又不缺錢,過段時間在京城買套別墅。

    走上二樓的小客廳,轉身就要朝著自己的臥室走去。

    一個蒼老卻聲如洪鐘的嗓音傳了過來:“金家女婿,

    你越來越高傲了,見到我都不跟我打個招呼。”

    方天轉頭看去,一個身穿中山裝的老頭正坐在茶機前面喝著龍井。

    他不是別人,正是這家的家主金華山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呢,我一直對老爺子你很尊敬的啊。”方天帶著笑容朝著他走過去。

    金華山看過來:“我去了蘇杭一段時間,你倒好,在我這里當主人,還把我的孫女趕走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說的是金玉葉。

    方天坐在了他的對面:“沒有,我和她的關系很好,她去國外看望她的外婆。”

    想起機場,金玉葉哭得死去活來叫姐夫的場景,方天還記憶猶新。

    搞定小姨子,其實沒有想象中那么難。

    陳善美走過來笑著說道:“女婿,過兩天是老爺子76歲壽宴,你要好好準備一下。”

    原本金華山想在蘇杭多玩幾天的,但因為壽宴提前回來了。

    他哼了一聲看向方天:“你的好女婿,估計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方天干咳了兩聲:“老實說,真的不記得了。這段時間我很忙。”

    忙嗎?沒心沒肺吧?

    金華山對現在這個孫女婿,總體滿意,但還是有些偏見的。

    陳善美知道這一點,她朝著方天不停眨眼,意思就是,生日晚宴,要好好表現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國際機場。

    衣架從加拿大溫哥華飛往京城的飛機,降落在草坪上,滑行了一段距離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金家大少爺,金玉堂回來了!

    為了逃避罪行,逃到了溫哥華,今天他重新踏足京城這片土地。

    和方天的電商大戰,他找人燒快遞倉庫,這件事當時鬧得很大,可如今,這件事已經擺平了。

    “華夏人真多,就像是加拿大的狼狗一樣的多!”金玉堂走出機場通道,看著機場大廳人來人往的旅客,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老爸金文海、老媽李雪燕,還有她的大姐金玉蓮過來接機。

    金玉堂走過去,和他們抱在一起。“很高興,我終于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金文海淡然說道:“小事而已,就憑咱家在京城的勢力,再麻煩的事兒都可以擺平。UU看書 .uukanshu.com”

    “兒子,你回來就好。”李雪燕看著金玉堂語氣有些激動:“都是那個姓方的,害得你逃到國外。”

    她才不管她兒子做了什么,即便金玉堂殺人放火了也是正確的。

    接著,金玉堂和她大姐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金玉蓮一個40歲左右的女人,身材微胖。

    不是豪門家族的女人都長得好看,這個女人的外貌就很一般。

    所謂的高貴氣質,就是靠那一身珠寶襯托起來的,本身的素質并不怎么樣。

    金玉蓮眼里有一絲淡淡的憂愁,上次,她丈夫被綁匪打成了植物人,現在還躺在加拿大私立醫院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看著她的臉色,金玉堂鄭重道:“姐,你放心,我肯定會替姐夫報仇的。”

    “方天這個挨千刀的,絕對不能放過他。”金玉蓮眼里露出了狠毒之色。

    隨后,四個人朝著機場停車場走去,過兩天參加老爺子的壽宴。

    金玉堂回來京城,有兩個目的,第一,要搞死方天。

    第二,就是要在爺爺面前好好表現一番,爭取他那份家產。

    資本家有300%的利潤就敢殺人放火,800億啊,可以喪心病狂了。

    金玉堂陰狠一笑:“我回來了!方天,你等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