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靈鳥中文 > 天阿降臨繁體版

第1章 我是誰

天阿降臨
     引子:

    《淮南子·天文訓》:“五星八風,二十八宿。五官六府,紫宮,太微,軒轅,咸池,四守,天阿。”

    又有清王念孫謂:天阿即天河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一陣悅耳的音樂將他從熟睡中喚醒,“現在是起床時間,您的早餐已經準備好。穿梭機將在45分鐘后抵達,請不要錯過出發時間。”

    他翻身而起,看看周圍。

    這是一間寬敞的公寓,柔和的燈光正在逐一點亮。床在房間一角,旁邊墻壁上是內嵌的衣柜,柜門上有一塊方形的觸控區。

    他伸手在衣柜柜門上一觸,銀色的輕質合金柜門就自動滑開,露出里面成排的衣服。

    全是同一款式。

    房間另一側是連在一起的開放式廚房和客廳,島臺上放著一臺自動制餐機。他走過去,在幾個有著不同食物標識的按鍵上猶豫了一下,還是選擇了‘隨機’,想看看今天是否會有驚喜。

    制餐機發出柔和的蜂鳴,一分鐘后簾門打開,從里面送出一份三明治。

    “又是這個。”他默默的接受了命運,拿起在三明治,幾口吃完。

    老實說,三明治口感還不錯,但是最大的問題就是味道永遠都不會變化,正如森林食品公司那句著名的廣告語:品質永恒如一,原來味道也是一樣。

    不過他早就知道,不管選什么,三明治還是熱狗、肉包,味道其實都一樣。除開萬年不變的口感,合成食物的營養和熱量還是足夠的。這樣一塊手掌大小的三明治,熱量甚至超過了同等體積的純脂肪,足夠支撐他一上午的活動。

    他打了個響指,客廳一側的遮光窗簾自動打開,露出后面的落地窗。窗外已是陽光明媚。

    公寓位于頂層,視野非常好,可以將下方的海灣和遠處延伸到海中的山地盡收眼底。海岸線上,是一道白色沙灘,上面有成排的躺椅和太陽傘,自高處也可看到身材惹火的比基尼少女,或在跑步,或在曬著日光浴。而海很藍,上面已經灑落著點點白帆。這個城市的富人們似乎都很勤勞,時間還很早,不少人就已經駕著游艇帆船出海了。

    一架老式飛機慢吞吞地從海灣上空飛過,后面拉出一條彩帶,然后凝聚成一行大字:深空能源。

    灣區雖然是無敵景致,但天天看著,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習慣性地看了眼窗外,走到工作臺前,拎起整理好的工具包,再看看今天的行程日志,就向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出門是長長走廊,一處設備蓋板后好象飄散出隱約的焦味,讓他本能地覺得有些不舒服。他看看蓋板,再看看時間,打消了查看一下的想法。反正設備出了問題,半小時內就會有維修人員趕到。

    不過,這座有循環自檢,具備關鍵設備自動維修與更換能力的大樓會出設備問題?

    手腕上的計時器開始發出輕微震動,提醒他時間快到了。他于是加快腳步,自電梯來到天臺,一架雙螺旋扇漿的穿梭直升機已經等在那里了。當他出現時,艙門就自動打開。

    他登上穿梭機,坐在熟悉的靠窗位置。

    “請您坐穩,全程約需要八分鐘。”柔和的電子合成聲還是那么熟悉,已經聽了不知道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“也許該讓深空設備換個配音員了。”他在心中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穿梭機內并無駕駛員,一切依下載好的路線飛行。飛機在海灣上空兜了一圈,將灣區美景盡收眼底,才開始加速,飛向市中心。

    穿棱機飛近一座大廈中部,前方玻璃幕墻向兩邊分開,露出內部的停機坪。

    他走出穿梭機,沿著熟悉的路線穿過曲折走廊,來到接待大廳。

    一名穿銀色外袍的女研究員已經在門口等著了,她看看手中的資料板,道:“你永遠都這么準時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欠身,表示敬意。

    女研究員領著他走進另一個房間,連續經過三道不同顏色光線掃描后,指著房間盡頭,道:“從那道門進去,里面有你今天需要用的設備。”

    他點了點頭,穿過自動門,看到房間內工作臺上已經擺放了一把手槍,一面臂盾,以及一個長方形,手掌大小的自動注射儀。

    這時自動門關閉,鎖定。然后一種含著特殊頻率的電子合成音響起:

    “實驗體1120號,請使用標準接口接收今日實驗程序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聲音,他瞳孔深處顏色相應發生變化,細看的話是由無數極微小數字組成的藍光。從這一刻起,他所有的感情全都消退,只剩下機械冰冷的意識。

    他將手伸向墻壁上的方型設備,按在指定區域。一根金屬探針伸出,刺入他的手心,一段數據傳輸過來,今天實驗程序便出現在他視野中。

    “今日實驗流程:

    1)下載近戰槍械格斗術0.1a版本……下載完成。

    2)注射微光視覺強化劑。

    3)進入格斗室,測試近戰槍械格斗術。

    4)測試完成后,進入3號房間,進行智能人格測試。”

    隨著數據下載完成,他意識中自然而然的多出了這把電磁驅動手槍的所有數據,合金臂盾的全部數據,以及槍盾結合后數百種不同的姿態和戰法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的自動注射儀,對準前臂,按下開關。隨著撲的一聲輕響,射針刺入手臂,注射完成。他感覺有些酸脹,片刻后視野開始變化,房間似乎變得更亮了。

    按照程序,他拿起手槍,裝好臂盾,走進相鄰的格斗測試大廳。大廳很空曠,等他走進后燈光就開始變暗,最后只剩下天花板四角的四盞暗紅小燈。

    若大的大廳中,幾盞小燈只能照亮自己周圍一米范圍,中間地帶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視界隨著光線變化開始調整,大廳內一切盡收眼底,只是細節略有模糊。

    “傳輸視覺數據……傳輸完畢。格斗測試第一項,基本攻擊,準備開始,三,二,一!”

    大廳墻壁上突然出現數個暗門,從里面飛出十余架小無人機,剎那間多個暗紅激光點就打在他的頭上。

    當瞄準激光落在頭上的瞬間,他突然一個側滑步,甩掉所有激光鎖定,持槍的右手飛起,帶出一片虛影,槍口瞬間噴吐幽幽藍火,電磁爆炸聲連成一片。

    空中的無人機一架架被凌空擊中,起火燃燒。幸存的無人機開始拼命機動,可是都逃不過鎖定,被一一點爆。

    “第一項測試成功,第二項測試準備。”

    一架雪茄型的大型清潔無人機飛入,機腹打開,將地面上的殘骸全部吸入,然后飛出。

    “測試第二項,基本防御。”

    大廳墻壁上又伸出一個自動炮塔,一束瞄準激光照在他身上。炮塔隨即噴吐火光,以一秒三發的低速開始射擊。

    這是使用老式火藥彈藥的炮塔,并且刻意放緩射速。

    在炮塔鎖定自己的瞬間,他就以近戰槍械格斗術中的一個標準后撤步,退后三米,剛好避開了炮塔鎖定,讓子彈落了個空。雖然是老式炮塔,但瞄準程序卻是先進版本,一擊不中,炮塔開始動態改變策略,不再緊盯他的頭胸要害,會時時改而瞄準他的四肢,甚至會預判他的動作,提前封鎖空間。

    避過第一波攻擊,他就不再單純閃避。因為炮塔射速開始提升,而且出現了更多的炮塔。

    在他視野中,炮塔的射擊路徑顯示成根根直線,而他意識中則會自動浮現好幾個近戰格斗術的姿勢,或閃避或格擋。

    他連續幾個移動,避開大多數射擊,實在避不開的攻擊則是以臂盾護身。彈雨不斷在臂盾上激打出火花,很快就被打得坑坑洼洼。不過這套格斗術的效果確實非同凡響,在數個炮塔這無死角的圍攻下,居然還能應對的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但隨著炮塔射速再一次提高,他終于有顧此失彼的時候。危機時刻,他擋下射向胸口的兩發子彈,然后悶哼一聲,大腿上中了一槍。

    “測試二結束,評價優秀。”

    隨著合成音宣布結果,所有炮塔停止射擊,又縮回墻壁。大廳中又飛進一架無人機,懸停在他大腿傷口處。三根如鋼絲般纖細的機械臂伸入傷口,鉗出彈頭,然后噴上醫用凝膠。

    他動了動腿,已是行動自如。

    大廳盡頭打開一扇門,合成音提示道:“請到三號房間,進行智能人格測試。”

    “智能人格?”他冰冷的情緒中忽然冒出一個微不起眼的疑問。

    合成音音調突然提高,而且變得急促,:“檢測到程序外異常數據波動!警告,檢測到程序外異常數據波動!”

    他驀然一驚,竟然有種危險預感。他本能地將所有情緒波動壓下,恢復機械冰冷的狀態。

    從暗門內沖出十幾名全副武裝的戰士,將他團團包圍,隨后幾名研究員匆匆趕到。帶他進來的那名女研究員仔細看著他,慢慢靠近,伸手摸向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一動不動,視野中正不斷跳出紅色的危險警告。

    女研究員撐大他的眼睛,仔細看了看瞳孔,然后回頭道:“數據沒有異常,應該是誤報。警報解除,實驗繼續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松了口氣,武裝戰士則魚貫而去,消失在暗門里。

    旁邊一名研究員小聲道:“要不要先停下來,再檢查一下?”

    “沒有必要,我們的進度已經落后15%了。“

    男研究員攤了攤手,道:“你說了算。“

    他繼續向前,走進三號房間。

    這是一間以白色和淺藍為基調的房間,除了一張椅子外什么都沒有。椅子前方是一面空墻。

    他走過去,自然而然的在椅子上坐下,手放在扶手上,完全標準的筆挺坐姿。

    房間燈光暗了下來,前方墻壁顏色變幻,變成整面墻的屏幕。屏幕上出現很短的一句話,只有三個大字。

    你是誰?